2013-01-21(Mon)

惡夢


前傳~

灑糖溫馨走向。

小朋友臉皮還沒長厚所以......(????)







古魯瓦爾多睜開眼睛,夢中的自己被渦中的異形一點點吞噬殆盡的感覺似乎還留存著,雖然夢中感覺不到疼痛,但一醒來四肢就像是真的被撕裂過一樣,麻木而疼痛。

四肢被咬住、身體被壓制、從胸口被撕開,喉管被扯斷,一寸一寸被拆吃入腹……

就算是看著自己的身體一點點被撕成數個肉塊,古魯瓦爾多也不覺得有什麼好害怕的,但那種歸於『無』的感覺對他來說是全新的體驗,說不上好或不好,就是相當奇特,眨眨眼,在床上翻了個身,摸了摸胸口——心臟依舊跳動著;握了握手——感覺得到肌肉的力量,然後坐了起來,抱著被子盯著牆面發楞。

這是古魯瓦爾多第一次體驗到的,伴隨著死亡的虛無而來的安寧。

從第一次接觸鮮血的那一刻起,古魯瓦爾多就明白這將會是他竭盡所能追求的東西——溫熱、黏稠、鮮紅,代表生命流動歷程的液體在古魯瓦爾多眼中是多麼地美麗。

慢慢地曲起腿,下顎擱上了併攏膝間的彎處,古魯瓦爾多瞇起眼睛,暫時不想回到睡夢中的黑王子開始百無聊賴的拉扯起被單來,既是發洩那種蔓延開來的小小不安,也是想獲得房內另一人的注意。

「你半夜不睡在鬧什麼?古魯瓦爾多。」被窸窸窣窣的瑣碎聲響吵醒的布列依斯帶著濃厚的睡意和不悅看向了古魯瓦爾多的方向,但已然習慣照顧對方的布列依斯卻不自覺的用上了哄小孩的語氣,「明天還有訓練,乖乖睡覺。」

「——我做了一個夢……」眨眨眼,古魯瓦爾多轉頭看向布列依斯,迅速的提起精神。

古魯瓦爾多石榴紅色的眼睛在黑暗中盪漾著鮮血的暗色,對視半晌,拗不過對方幾乎是溢於言表的期待,布列依斯嘆了口氣,坐正身體,「你做了什麼夢?」

歪著頭回憶起夢境,似乎再次回到了半夢半醒的狀態,古魯瓦爾多的音調開始有些恍惚,「被吃掉了……」

「嗯?」皺起眉,布列依斯發出了催促的單音。

「那些生物一點一點地把我撕成碎片吃掉了。」又縮了下身體,古魯瓦爾多舉起手,詳細描述了夢中的過程,「——那些生物的爪子撕開我的胸口、扯斷我的氣管、咬斷了我的骨頭、撕扯我的肌肉、掏出了我的內臟……」

「停——古魯瓦爾多。」越聽越覺得頭痛的布列依斯按了下額角叫停,然後拍了拍床墊,「過來。」

赤著腳,抱著被子跳下床,古魯瓦爾多迅速的溜到了布列依斯床上,然後被抱進對方懷裡摸摸頭拍拍背,略顯單薄的織物無法阻擋體溫的傳遞,臉貼在布列依斯胸口,黑王子滿足的蹭了蹭,「總算活過來了……」

「這又是你從弗雷特里西教官那裡學來的?」一邊訝異於古魯瓦爾多對惡夢的反應居然也和其他同年齡小孩差不多,但這樣偶爾的孩子氣才讓布列依斯覺得更加貼近平常表現頗為老成的黑王子——反正就是鬧脾氣不想再睡回去怕又做惡夢——一邊重新抖開被單蓋住兩人,挑眉。

「嗯,弗雷特里西每次都在喝完酒後這麼說——感覺大概很像吧。」又往布列依斯懷裡鑽了幾分,黑王子的聲音很快就黏糊了起來。

「古魯瓦爾多。」看向古魯瓦爾多抓在自己衣服上的手,布列依斯抿抿唇,出聲叫喚。

略略抬起頭,黑王子打了個小小的哈欠,迷迷糊糊的應聲,「嗯……?」

「好夢。」略略低下頭在對方額上落下一個輕淺的吻,為了要掩飾自己突來的衝動行為,布列依斯很快地動手把古魯瓦爾多的腦袋壓往自己懷裡,「好了,快睡覺。」

揮著手撲騰幾下,古魯瓦爾多總算從布列依斯的懷抱中掙脫出了一點呼吸的空間,「喂、這樣我不能呼吸……」

「抱歉。」立刻鬆了力道,布列依斯拍了拍古魯瓦爾多的背,有些赧然的道歉。

「沒關係。」趴伏在布列依斯身上,嗅聞著對方身上淡淡的薄荷香氣,古魯瓦爾多打了個哈欠,然後撐起身,同樣在布列依斯額頭上落下親吻,「晚安……嗯、好夢。」

布列依斯一邊思考古魯瓦爾多究竟是何時養成依照自己的行動依樣畫葫蘆模仿的習慣,一邊抿著唇默默紅了臉,「……晚安。」

古魯瓦爾多本以為一切到此結束,但這個惡夢像是開啟了某個開關,古魯瓦爾多開始每晚都會夢見自己的各種死狀——身軀被撕裂、脖子被扭斷、氣管被壓迫到逐漸失去呼吸的力氣、大量的鮮血從自己的血管中噴湧而出……最讓古魯瓦爾多覺得不快的,還是夢到自己一點點的衰弱,體內的器官臟腑慢慢失去生機,慢慢的死去。

藥物、問卜等各種科學不科學的方式輪番上陣,卻挽回不了自己的身體一天天衰敗的速度。

黑王子將手掌攤開,這是一雙蒼白卻有力的手,未來還有成長機會的骨節修長、可以依稀看見皮膚下的血管、肌肉平整而強健的覆蓋其上——這樣的手會變成像夢中看到的……乾枯的皮膚、萎縮的肌肉、充滿暗沉的斑點、如同屍體一般的膚色,從皮膚底層透出了腐敗的氣味。

絕對不能以那種面貌死去。

體會過那種一點點邁向死亡的感覺,古魯瓦爾多就覺得全身發冷。

再次一劍洞穿眼前的異形,古魯瓦爾多任由鮮血澆的自己滿頭滿臉,帶著些微憔悴的眼睛閃爍著隱約的紅光,用手背抹去沾染在唇邊的鮮血,粗喘著換氣,古魯瓦爾多往前走著,尋找下一個獵物的途中,與地面相接的劍尖隨著黑王子的移動,在地上拖拉出一道長長的劍痕。

幾個小隊會合後,布列依斯快步走到依舊被他人隔離開來的古魯瓦爾多身邊,皺著眉小心翼翼的替一臉恍惚的黑王子把臉擦乾淨,然後推了推對方的肩膀,叫喚,「古魯瓦爾多。」

薄荷的味道……銀色……

眨眨眼,古魯瓦爾多猛然伸手抱住布列依斯,將臉死死埋進對方懷裡,「布列依斯……我不想死……我不想那樣死去。」

揉了揉古魯瓦爾多的腦袋,然後猛力敲下,試圖打醒黑王子難得的傷春悲秋,布列依斯冷聲回應,「你離死亡還遠的很,古魯瓦爾多,所以清醒點。」



啊啊——吵死人了。

黑王子像是幽魂一般的走在布隆海德城的暗道內,輕巧的腳步使回音也只有窸窣的摩擦聲響,在黑暗中依舊閃爍著金屬冷光的劍上還不斷的滴下鮮血。

他還想要更多,只有這點程度的鮮血一點也不夠……他想要更多的、斬殺敵人時所飛濺的血肉、擊斷骨骼的聲響、呼吸像是泡沫一樣『啵』的破碎停止的瞬間,他想索求更多的……殺戮。

大腦中滿滿是這樣的聲音。

古魯瓦爾多有些煩躁的晃了晃腦袋,手指抹過石牆上的苔面,染得了一手濕黏,冰冰涼涼的感覺讓大腦中的聲音消退了一些。

熟門熟路的打開暗門回到房內,快速的梳洗完畢,古魯瓦爾多將自己整個人裹進被子裡,從枕頭底下拿出一個小巧的瓶子,並從裡面滴了些許液體到松木屑中,再將松木屑放進小小的布袋內。

頭靠在枕頭上,將小布袋放在身邊,嗅聞著薄荷的冰冷香氣,伴隨著在棉被的籠罩下逐漸升高的體溫,古魯瓦爾多閉上了眼睛。

『你離死亡還遠的很,古魯瓦爾多,所以清醒點。』

『今晚並不是為了殺你而來……但我總有一天會殺了你……』

——真是可惜呢,布列依斯,或許你永遠也等不到親手殺了我的這一天也說不定……戰場上最廉價的東西就是死亡。

不過,如果能活著從戰場回來……就這樣被布列依斯殺死……似乎也是件不錯的事。

黑王子如是想著,然後慢慢的陷入了夢鄉。



Fin.

題目 : Unlight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tag : Unlight 光影組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No title

天....使.....^Q^
布列果然是保母屬性嗎 撒嬌的古魯瓦爾多ㄜㄜ 好想蹭蹭喔//

Re: No title

>與院
這麼美好嗎wwwwwwww
我家布列以設定來說,他會照顧殿下就是從連隊開始養成的習慣了。
畢竟以他的個性來說碰到一個需要照顧的對象實在是很難就放著不管w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