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13(Sun)

砂鍋丸子短篇 15




這是篇遺憾,也是對於兩人結局的另一種新想法。

大概來說是這樣吧。

心目中的布列和猛禽很像......所以我喜歡用猛禽代表他。

那麼,閱讀愉快。(艸








古魯瓦爾多伸手拍下斗篷上蓄積的層層白雪,口中呼出的煙霧被包裹在雪花之中,隨著風掠至遠方,他有點艱難的踩著雪挪至樹幹後,微喘著氣,仔細對照著地圖和指南針,試圖在這看起來哪裡都別無二致的雪白景色中辨別出正確的前進方向。

重新拉緊厚重卻保暖的斗篷,古魯瓦爾多隨手撈了點積雪送入口中權當補充水分,將圍巾上拉遮住大半張臉後繼續在雪地中小心翼翼的前行。

入夜前,古魯瓦爾多慢慢地用雪築起了一層雪牆,用著收集來的樹枝和樹皮勉勉強強升起篝火,拉緊斗篷曲起身體,盯著雪地上扭動的光影小口小口的咀嚼起乾糧,遠方響起了狼嚎,古魯瓦爾多乾脆將劍解下出鞘,並放在他能隨時取得的地方,做好了警戒的準備,古魯瓦爾多蜷縮在火堆旁入睡。

然後他做了夢,在夢裡,他依舊身處於白茫茫的雪地之中,當他茫然地仰望天空,一頭雪白的獵鷹從天而降,牠展開的雪白的翅膀遮蓋住了古魯瓦爾多所有的視野,柔軟的羽毛拂過耳邊,輕輕軟軟的,卻比雪花還要冰涼,古魯瓦爾多因此哆嗦著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感覺不到了寒冷,觸覺消失了。

坐在原地思量了半晌,古魯瓦爾多決定放棄思考這個問題。他用雪將昨晚的餘燼殘骸掩埋,將行囊收拾好,再次用斗篷裹緊身軀,拿著地圖和指南針又是一番研究,這才選定了前行的方位。

今天風和雪都停止了,天空是淺淺的藍色,雲朵絲絲拉拉的平舖其上,讓陽光顯得微弱不少,滿地的厚厚積雪並沒有融化的跡象,奮力地將腿從雪中拔出,半爬半走的總算走到了一個比較踏實的位置,坐在地上的古魯瓦爾多吐了口氣,不怎麼愉快地拍了拍眼前的雪堆。

還有、四天。

試著踩了踩腳下的雪,古魯瓦爾多再次站了起來。

他必須趕路才行。

一步一步,古魯瓦爾多在雪地上留下了長長的蜿蜒足跡,偶爾還有幾個因為雪地實在太過難走而失去平衡栽倒在地而印出的人印子,空曠的銀白世界,只有偶爾響起的鷹嘯聲、和竄過雪地的白兔和雪狐讓古魯瓦爾多知道自己並不是在夢中的那片雪原上——他依舊存在於這個有生命的世界之中。

依舊是燃起篝火的夜晚,今晚可以看見天空的星斗,盯著滿天星辰與銀河,古魯瓦爾多不禁恍惚起來,這是他第一次這麼長的時間都沒試圖奪走任何一條生命,他原本以為自己的理智已經在那場戰爭中被混沌元素侵蝕殆盡,但這片雪原卻讓他覺得安寧——空曠、寂靜、冰冷,一如死亡。

拿著煮到蒸騰起煙霧的紅茶小口啜飲,迴盪在遠處的狼嚎似乎又更接近了點,依舊做了陷阱和隨時戰鬥的準備,古魯瓦爾多再次蜷縮起身體,閉上了眼睛。

——還是夢境,四周的冰壁映照著古魯瓦爾多的倒影,隨著一個動作、一個角度的變換而挪移著,讓人眼前發暈,踩著積雪走著,偶爾抬頭上望,如絲線一般細長的天空逐漸開闊了起來,當他走出冰之峽谷,那個一直盤旋在古魯瓦爾多頭上的黑影就又落了下來——留下的依然是一片羽毛,輕輕觸於唇上就迅速的化為粉塵消散。

被取走的,是味覺。

在紅茶裡加了五匙糖後發現依舊嚐不出半分甜味的古魯瓦爾多將紅茶一次喝乾,將手試著握了握拳,拍掉身上沾染的雪花和雪水,走入已然揚起的風雪之中。

風發出了嘯聲,擦過大地捲起大片積雪,夾帶著新雪重擊地面與一切矗立於大地上的事物,古魯瓦爾多左手緊壓斗篷,放低重心,邁出的每一步都更加小心,但饒是如此,還是好幾次被風絆住腳步,在雪地上砸出了好幾個人印。

緩慢的在風雪中移動,但成效甚微,最後古魯瓦爾多不得不放棄在這種天氣前行的打算,就地紮營,今天的夢境或許是因為古魯瓦爾多白晝消耗了過多的體力,來的有些早,像是迫不及待一樣,逕直將古魯瓦爾多拖進了他們的世界。

——又是一片羽毛,絨毛被吸進鼻腔的搔癢感實在不佳,古魯瓦爾多不由得打了個噴嚏。

再次醒來,古魯瓦爾多已經再也無法嗅聞到空氣中松針的氣息,用手拍拍臉權當醒神打氣的象徵動作,甩掉頭上的積雪,古魯瓦爾多微微垂下眼簾——剩下兩天。

今日沒有下雪,只有風孤寂的偶爾刮過地面捲起雪浪,在古魯瓦爾多總算達到一處高地而回頭俯瞰的同時,在白晝的情景下,廣闊的雪白大地一如布列依斯的髮色,刺眼的讓他的淚腺不由得分泌出淚水緩和有些刺痛的雙眼。

『這是什麼奇怪的故事?』

『……我故鄉流傳的童話。』

『騙小孩的故事。』

『逼我浪費一整晚的時間講完整個故事的人有資格說嗎?你喜歡聽這些故事的話就坦白點也沒什麼關係吧,我又不會笑你。』

所以說……相信這種故事真是相當愚蠢的行為。

古魯瓦爾多輕聲哼笑,攏緊了斗篷,繼續向前——然後被腳下的東西絆倒,那是馴鹿的角,頭骨上還黏連著一些血絲,這片雪地上也是每日都有生命死去的,古魯瓦爾多發覺了這點,然後勾揚起嘴角,再次踩穩了腳步踏出了下一步。

積雪越來越結實,踩踏起來也越發輕鬆,古魯瓦爾多前進的速度因此加快了不少——他不需再小心翼翼維持搖搖欲墜的平衡感、不用再和積雪拔河爭奪自己雙腿的控制權,地面上也開始出現生物明顯的足印,交互錯落或大或小或遠或近,又或稀稀落落又或密集的排列著。

這是古魯瓦爾多第一次在如此平穩的精神狀態下感受到生命與死亡的距離。

「……所以說如果有一天我做了平常不會做的事一定都是你的錯啊……布列依斯。」

站在原地停留了一會發了會呆,古魯瓦爾多奔跑了起來,石榴紅色的眼睛逐漸喪失了焦距,古魯瓦爾多將精神收進了意識海裡,只留下最表層的本能主宰身體的行動——奔跑、跳躍、並本能的躲避前方可能會有的危險,隨著體力不斷的流失,古魯瓦爾多覺得呼吸開始急促了起來,但對行動上並沒有太大妨礙就也沒放在心上。

——在古魯瓦爾多夢到自己踩在一片冰川之上時,那頭雪白的獵鷹總算願意收起翅膀暫時停留在他的肩膀上,那頭雪白的獵鷹溫柔的以柔軟的腹部親暱摩擦著古魯瓦爾多的臉頰,但卻又以著尖銳的喙和勾爪撕扯下了他的外耳。

世界是如此安靜,沒有風的喧囂、沒有鷹嘯、就連自己的喘息聲也被濃稠的黑暗吞沒,古魯瓦爾多下意識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停頓了半晌,然後放下。

還剩下最後一天。

拋棄了所有行囊,只裹著斗篷並將劍掛在腰間,古魯瓦爾多蒼白的臉頰因為奔跑染上紅暈,低沉的嗡鳴傳來,腳下的積雪有些微震顫,在遠方有片雪坡滑落,如同巨浪掀起,而後瞬間填平了微凹的谷地,空氣中似乎還留有共振的波頻,古魯瓦爾多皺起眉,試探的踩了踩腳下——相當結實的積雪,古魯瓦爾多為此微微放鬆些許,然後繼續了他的行動。

滑下短且稱得上平緩的雪坡,古魯瓦爾多找到了一處類似廢棄廟宇的遺跡,撥掉雕像上的雪,那是一尊聖母像,手的部分似乎是因為長年未曾修繕而毀壞,但其餘部分尚稱得上是完整。

繞著廟宇的遺跡走了一圈,古魯瓦爾多走近廟宇,靠在中央的祭臺上緩緩坐下,然後拿出地圖,確認這裡的確就是他在尋找的地點後放鬆的吐了一口長氣,接著勾起一抹有點嘲諷的笑意。

古魯瓦爾多依稀記得母后在掐住他脖頸時落在他臉上的滾燙淚水,他第一次看母后哭的如此沒有儀態,所以他說他想離開隆茲布魯、想在最後的一段時間做些什麼,母后因此哭得更兇了——但她還是找了洛斐恩把自己送出布隆海德城。

摩娑了一下自己的頸項,古魯瓦爾多有些疲憊的閉上了眼睛。

——他再次回到了雪原之上,空中的白影在陽光下顯得刺眼萬分,長長的鷹嘯在耳邊盤旋,那頭獵鷹再次接近了自己,翅膀攏蓋住他的頭顱——像是在擁抱一樣的動作,然後世界一片漆黑,古魯瓦爾多感覺得到自己眼眶內的空洞,甚至感覺到臉上有黏稠的液體滑落,還嗅聞到了鐵鏽的腥氣,也嚐到了鹽與鐵的味道。

看不見聽不到沒有感覺沒有味覺沒有嗅覺,這是他為了延緩自身崩潰所做的交換,用藥物控制、壓制崩毀的速度,但會對感官造成毀滅性的影響。

古魯瓦爾多並不知道自己還能支撐多久,醒來後他根本連自身的存在與否都無法確定,更不可能處理生活瑣事,何況他也早將那些物資拋棄。

死亡是睡眠的雙生兄弟,死亡前所迎來的不過只是永恆的沉眠。

當古魯瓦爾多發覺自己的意識逐漸被什麼所吞沒時,他這麼想著,然後勾起極淺極淺的微笑。

——他只是想知道,布列依斯會不會記得而已。


補完:


替睡著的梅莉亞蓋好被子,布列依斯坐在床邊靜靜望著自家妹妹的睡顏,不由得摸著被拿來當作床邊故事的書籍書背發起愣來,盯著書本嘆了口氣,布列依斯悄悄的走出房間,小心地將門帶上。

梅莉亞少見任性的纏著自己唸床邊故事,這讓布列依斯回想到在連隊的那段時光,古魯瓦爾多也喜歡纏著自己唸故事,並且一邊聽還會一邊丟出一堆奇怪的問題,每每都要自己強制鎮壓才肯扁著嘴安靜下來聽自己將故事說完。

壁爐的火光跳躍著,屋內的空氣很溫暖,坐在椅子上盯著壁爐,布列依斯總覺得有些不安,帶著梅莉亞回來這裡前,他曾因為獵殺的命令去見過古魯瓦爾多一次,對方的精神狀況總讓自己有些擔心,但擔心又如何呢?布列依斯在心底嘲笑自己的虛偽,最後還是要處理掉的,因為自己絕對不會放棄梅莉亞,那麼再多的擔憂也是沒必要的。

強行中斷了思考,翻開了書籍,看著有些熟悉卻又陌生的故事內容,布列依斯抿抿唇,心中那種莫名的不安卻越發擴大,越想避開就越容易被勾起任何相關的記憶,他知道古魯瓦爾多現在應該正在與古朗德利尼亞交戰的戰場上快樂地將所有活著的生物絞碎,前些天還有聽說古朗德利尼亞被聯合軍擊退的消息,但布列依斯依舊覺得恐慌。

——為什麼消息中沒有提到隆茲布魯的黑王子?前幾次的情報中都有提到黑王子彪炳的戰績,但這次卻是一反常態的沉默。

是古魯瓦爾多發生了什麼事嗎?

布列依斯按在書上的手不由自主地增加了力道,使骨節有些泛白。

不能再想下去了,布列依斯不斷的告誡自己,但意識此時似乎並非是他所控制的,不斷的朝著他所不願意的方向思考了下去。

『那個地方真的有神蹟降臨過嗎?你說過這是實際存在的地方吧?』

『是實際存在沒錯……但神蹟的話、有時也只是以訛傳訛。』

『那為什麼故事裡的人還是想在死前前往那裡?』

『……想得到安慰與救贖啊,人類面對死亡總是恐懼的。』

『那我死前也到那裡一趟好了,我想知道這是不是真的,或許也能狩獵呢,神啊……』

『你也設想得太早了點……對未來樂觀點不好嗎?古魯瓦爾多。』

『你也一起。』

『呃?』

『死前就到那裡去啊。』

『人無法預知死亡吧……好吧,鬆手、古魯瓦爾多,好吧好吧,我死前會前往那裡,這樣你滿意了?』

『……姑且接受。』

『接受了就快點回自己的床上睡覺。』

布列依斯猛然驚醒,冷汗爬滿了背脊,心中空落落的焦躁不安,他無法理解為何會突然回想起這個玩笑似的約定,夢中古魯瓦爾多有些執拗的表情歷歷在目,讓布列依斯莫名肯定了古魯瓦爾多已經出事的猜想,好不容易平穩了紊亂的心跳與呼吸,布列依斯依著模糊的記憶,用古魯瓦爾多教的方式與暗語聯絡了那位在古魯瓦爾多心目中算的上重要存在的宮廷學者。

等待的時間比想像中要漫長,當梅莉亞再次倒下,布列依斯因而再次回到潘德莫尼時都沒有收到洛斐恩的回訊,雖然依舊不安著,但也逐漸將此事拋諸腦後。



Fin.



tag : Unlight 布列依斯X古魯瓦爾多 姬王子 砂鍋丸子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