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01(Sat)

牌組妄想總集




整理了一下發在噗浪上的牌組私設定背景文扔上來了。

我家牌組的話,設定就和官方有或多或少差異,主要CP也是姬王子,但互攻是有的。

基本總結有兩大點:布列備受敬重、殿下備受寵愛。

那麼、請往下w






R卡取消對應角:


中午時,人偶讓所有的戰士集中到大廳,糾結著一張臉公布了據說能更加輕易取回記憶的儀式——只要殺戮的足夠,恢復記憶的速度將會是可預期的快速。

由於大多戰士已經習慣人偶拿到碎片第一件事就是先替黑王子、審查官以及暴風駕馭者保留的這件事,對於此消息也沒有太震盪的反應——畢竟他們大多都只取回第一階段的記憶,這麼拖延著也早已看淡。

人偶多少還是有責任心的,只是大多心思都放在一開始就陪著她闖過大小戰役的三人身上而已。

於是消息宣布後,所有戰士目光互相交織了一會,便決定要將當下的局面扔給了那三個吞掉最多碎片的人收拾。

然後人偶一臉糾結掙扎痛苦的望向了剛巧是對應關係的審查官與黑王子,然後又看向暴風駕馭者,一臉的欲言又止。

黑王子打了個哈欠,懶洋洋的開口,「反正也只剩下一份需要布列依斯的記憶——」然後在看到人偶幾乎要哭出來的表情立刻收住了接下來的話語,將審查官扯到自己身前,示意對方開口。

「小淑女不用在意啦——取消這個也沒什麼不好啊——」暴風駕馭者拍拍人偶的腦袋,一把將對方抓到了自己的肩膀上放著,「之後就能專心只存碎片而不用分神去抓分靈,這也能提高儲存碎片的效率。」

相較於其他戰士,暴風駕馭者是頗清楚帶領著他們的人偶其實是有著喜歡蒐集發光閃亮物品的巨龍潛質的。

所以會習慣性的囤積遠超過需要數目的碎片、除了是想讓他們三人能取到最後階段的記憶以外,就是想囤積閃亮物品的本性在作祟。

就暴風駕馭者本人的觀點來看,不用每次要找回記憶都得和某個據說是自己師傅的大叔大眼瞪小眼的在那邊僵持個半天,或許也是緩和他們關係的機會。

「大小姐。」一旁的審查官在黑王子的催促下總算出聲拉走了人偶的注意力,「這只是媒介的更改,少了對應的祭品也無所謂——除了生前的記憶,我們在這世界中所經過的一切也都是牽繫。」

趴在暴風駕馭者頭上的人偶歪了歪頭,看著審查官牽起了黑王子的手,「雖然你一開始是因為要與古魯瓦爾多相對、才將我們放在一起培養,但我們會走到一起、並非全是因為彼此的對應關係。」

審查官親吻黑王子的手背,然後將目光轉向了暴風駕馭者。

兩人對視的同時火花四濺。

黑王子將自己的手抽回,一把將人偶從暴風駕馭者的肩上拎下,然後就著提拎的姿勢甩了甩,一臉鄙視,「總之、你想太多了。」



Fin.




傳說中等於那誰的貝姐:


從逐漸取回記憶後、只要見到那個男人,情緒就像是浮動在胸口,隨時能噴湧而出。

——這種感覺是什麼呢……?

記憶的破碎畫面中依稀有這樣的一人,握著自己的手,以相當溫和的語調說著一些瑣碎的事。

在充滿死亡、鮮血、硝煙、悲鳴、與眾多驚恐表情的記憶中,這份回憶的存在真是相當有趣……

臉上的微笑並未褪去,貝琳達端著茶杯,聆聽著其他女性吱吱喳喳的細碎交談,不發一語。

「貝琳達小姐?」艾茵抖了下耳朵,似乎是查覺到女將軍的注意力似乎飄移到了其他地方,悄悄的湊向前,勾了勾女將軍的手臂,小聲叫喚,「妳怎麼了嗎?」

聽說貓對人的情緒很敏感……?

微微側頭,女將軍睜開了眼睛,盯著貓耳少女看了半晌,才又重新勾起微笑,「 嗯——沒事唷。」

眨眨眼,貓耳少女似乎沒有死心的打算,「那、那個啊……」欲言又止的猶豫著,勾著女將軍手臂的手微微用了些力氣,「貝琳達小姐、最近是不是很在意布列依斯先生呢……?」

由於緊張而沒控制好音量,其他女性都因為貓耳少女的發言而將注意力轉了過來。

赧然的垂下頭,貓耳少女如是說:「貝琳達小姐最近一直都在看著布列依斯先生……所以我覺得、……」

「哎呀……這可真傷腦筋。」貝琳達輕笑,但神色間並沒有顯示出多少困擾,「——說在意也是在意沒錯呢。」

「如果貝琳達小姐不介意、又對此有些困擾的話,要不要試著說出來呢?」瑪格莉特推了下眼鏡,似乎對此事有相當程度的興趣。

「這個啊——是秘密。」

「「欸——?」」

人偶雙子同時發出了遺憾的嘆息,瑪格莉特點點頭,如果忽略她眼中一閃即逝的可惜的話,相當大度的理解了貝琳達的迴避。

「啊啊——直接出擊還是比較合乎我的作風吶。」女將軍的眉眼彎彎,目光投向正背對著女性下午茶區的審查官,卻正巧撞上一雙石榴紅色的眼睛,轉動著手中的金屬長杖,話語中滲入不少銳利的殺氣。

「那就先祝賀妳旗開得勝了,貝琳達小姐。」輕輕放下茶杯,瑪格莉特如是說。

「呵——那就承妳吉言了,瑪格莉特小姐。」



收回和貝琳達對視的目光,趴在審查官肩上的黑王子出聲,「布列依斯。」

「什麼事?」將手中的書籍翻至下一頁,布列依斯輕拍著古魯瓦爾多的背脊,回應道。

「……那個女人又在看你了。」扯著布列依斯的頭髮,黑王子微微皺眉,「而且眼神很奇怪。」

拍撫的動作停下片刻,布列依斯揉了揉古魯瓦爾多的腦袋,「我大概知道她盯著我的原因,大小姐有向我提過這件事——但在徹底確定之前我不想說。」

「這樣啊……所以——確定後會告訴我對吧?」

「當然會告訴你。」

暫且滿足的黑王子將姿勢從趴臥改成仰躺,「那我就姑且等著你的解釋——那女人真的不是喜歡你?」

「啊……這點我能保證不是。」布列依斯發出了短促的輕笑,但隨後又繃直了唇線。

「既然你這麼說了。」點點頭,古魯瓦爾多安然地閉上眼睛。

調整了姿勢讓黑王子能躺得更舒適一點,想到先前人偶與自己的私下談話內容,布列依斯輕輕按了按額角。



尖銳物體劃破空氣的嘯聲傳來,最近老是聽見這樣聲響的審查官微微向旁側跨半步,看著擦著自己臉頰釘入牆面的冰錐,手搭上劍柄後旋身,果然看見了那個正以手支臉,笑的一臉意味深長的女將軍。

「啊啦——居然躲過了……真可惜,下次我會記得再瞄準一點的,布列依斯……先生。」

審查官微微瞇起眼睛,卻又因為人偶先前的話語而無法升起太多怒氣。

「……還請注意妳的行為,貝琳達小姐。」

套上人偶給出的情報,此時的女將軍在審查官的眼中也不過是個正在鬧脾氣的孩子而已——雖然這樣的聯想說出來會嚇壞不少人,但審查官的確是如此認為。

一身雪白的女將軍嘴角揚起了更大的弧度,卻又因審查官臉上有些無奈的表情而讓情緒微微翻湧起來。

——為什麼不發怒呢?這樣就能痛快的廝殺一場了吧?血的對談比什麼都還要真實。

貝琳達如是想,但在審查官轉身離去後卻也沒有更進一步的動作,只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的右手發楞。



「布列依斯?」看著癱倒在自己身上的審查官,古魯瓦爾多有些茫然,感覺到對方加諸在自己身上的力量又大了一些,很乾脆的放棄了掙扎。

「我只是……有些情緒失控。」收緊了手臂,「就像一齣荒腔走板的可笑鬧劇一樣……哈。」

「這齣劇有足夠引我發笑的價值嗎?」

「你會狠狠的笑出來的——嘲笑我的自欺欺人與愚蠢。」

「都由我接收,說好的吧?」

「啊啊……都給你吧。」吻了吻古魯瓦爾多的眼角,以臉頰蹭了蹭對方的腦袋,長舒一口氣,「再讓我抱一下。」

「——隨你要抱多久都可以,但之後要好好說給我聽。」

「嗯。」



坐在大廳的沙發上,白衣的女將軍露出了墨金的眼瞳,嘴角勾揚著扭曲的弧度,毫不掩飾自身的惡意,每當有人試圖離開大廳,那雙冰冷的眼睛就會立刻轉移過去,偶爾還會附送幾發落點極準的冰牙。

才剛跨進大廳,審查官就立刻感覺到了那股壓抑的氣息,趴在沙發上的利恩——身為宅第的元老之一,多少也從人偶那裡得到了一些最近變動的信息——就立刻瞪了過來。

『快點解決你的麻煩。』

讀著對方的口型,布列依斯暗嘆口氣,跨步走向了貝琳達。

在女將軍面前站定,審查官抿著唇猶豫了一下,還是伸出手,像以前安撫鬧脾氣不想喝藥的妹妹一樣,摸了摸對方的頭。

「抱歉。」

女將軍嘴角的笑容已然消失,她凝視著站在自己身前,表情有些糾結的審查官,沒有出手扭斷那隻正按在自己要害上的手。

輕輕嘆了口氣,布列依斯微微揚起嘴角,「我無法否認這個可能性,但這對我來說並不是那麼容易接受的事。」

「如果妳是,那麼不管妳是什麼樣子都一樣。」

「我會等著最後的答案。」

話落,也沒等女將軍的後續反應,審查官直接轉身,向其他戰士宣告了人偶接下來的任務分配。



Fin.




家裡很多王子和布列:


設定:


L1:基本上總是默默安靜待在一起的兩人,一個角落可以待上大半天,互動單純無邪氣組(???)。

L2:王子開始到處亂跑,布列默默跟著行動,偶爾出點差錯(?)逼迫王子回頭幫忙。

L3:習得鞭子與糖果技能的布列開始軟性誘導王子的行動,默契配合無間組。

L4:布列對王子的保護慾、獨佔慾變強,會主動拉著王子行動。

L5:最常一言不合直接開打但又不太喜歡分開的組合。

R1:相處最彆扭的一組,幾乎以單獨行動為主要模式。

R2:常見模式是王子把又陷入憂鬱狀態的布列拖走,難得是王子照顧布列比較多(此時期的布列對小孩完全沒辦法)。

R3:哲學組,老是在探討彼此人生(死後)存在意義。

R4:目前對外性格上最為扭曲的一組,相當排外,大概只和R4利恩稱得上有交情。

R5:(未知)


正文:


「——古魯瓦爾多。」

當R4布列依斯帶有壓抑意味的嗓音響起時,或站或坐散落在大廳中各自做著自己的事的戰士們像是開啟了某種警報的開關,開始三三兩兩的逐漸從大廳撤離,而R3的古魯瓦爾多和布列依斯則是齊齊皺了下眉,互望一眼。

『麻煩。』

『……深有同感。』

由於本身的惡趣味,人偶並不會特別將分靈變化成卡片,於是大宅中常會看見面容相同但擁有不同年齡段外貌與記憶的戰士四處活動——古魯瓦爾多與布列依斯的族群是其中數量最龐大的——新到來的戰士對此通常都需要花點時間來適應,並不是每個人都能那麼安然地接受複數的自己、或是他人。

R3的布列依斯和古魯瓦爾多站起身,連同R2的布列依斯和古魯瓦爾多一起將其他等級的自己帶離暴風圈範圍——只留下了專注於眼前甜點的L1古魯瓦爾多,而有幸被帶走的L1布列依斯在被L2的古魯瓦爾多拉著走的同時還頻頻回望,皺著眉努力想掙脫對方的手。

「他不會有事的。」R3的布列依斯回頭淺笑,「——以這點來說還真是讓人忌妒呢。」

「你在忌妒什麼?布列依斯。」R3的古魯瓦爾多側著頭回望。

端正了表情,R3的布列依斯回過頭去,「沒什麼。」

先不提撤離可能擴大的暴風圈範圍的布列依斯和古魯瓦爾多們,此時滯留在大廳的R4布列依斯和古魯瓦爾多之間的氣氛又更加詭譎了些。

「真麻煩——」皺著眉靠在沙發上,R4古魯瓦爾多任由R4布列依斯將他壓制著,「像個女人似的。」

「我以為最清楚我是不是女人的莫過於你。」手指刮過對方的臉頰,R4的布列依斯瞇起眼睛。

「我的腰是滿清楚的——不要轉移話題,布列依斯。」

「是誰先開始的?」挑眉,布列依斯夾帶著幾分怒意伸手一指,「你就不能像他那樣可愛點嗎?」

專注在蛋糕上的L1古魯瓦爾多叼著叉子一臉茫然的回望,臉上還有著奶油的殘餘。

R4古魯瓦爾多順著布列依斯的目光轉移視線,盯著L1的自己看了半天才又回轉注意力,「……你想我那麼做就直說。」

「什麼那麼做?」一開始有些不解的R4布列依斯在看到R4古魯瓦爾多指了下嘴,還有臉上帶了幾分某種意味的淺笑後頓時理解了對方的意指,「……你夠了。」

「無所謂,反正感覺也挺有趣的,試試?」

「再重複一次,不要轉移話題,古魯瓦爾多。」

R4古魯瓦爾多按按額角,傾身向前抱住R4布列依斯的腰,蹭了蹭,果斷裝死。

抿抿唇,揚起眉瞪了R4古魯瓦爾多半晌,R4布列依斯嘆了口氣,彎身親吻對方的額頭,「下次再這樣就來找我,不要自己亂跑——古魯瓦爾多,回答。」

被命令句砸上腦袋的R4古魯瓦爾多掐了掐R4布列依斯的腰,感覺到對方身體頓時繃緊,愉快的輕笑幾聲,「——好啊。」然後揚起頭反身將R4布列依斯壓到沙發上,低頭吻了上去。

「這樣做很舒服?」

突如其來的疑問讓R4古魯瓦爾多探進R4布列依斯衣服裡的手一頓,正試圖轉換壓制位置的R4布列依斯動作也霎時停了下來,兩人同時轉頭看向仍然坐在另一邊沙發上,慢條斯理解決其他剩下蛋糕的L1古魯瓦爾多。

「這樣你還覺得他可愛?」R4古魯瓦爾多揚起嘴角,笑的惡意。

「…………回房間。」



Fin.



tag : Unlight 光影組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No title

我的腰是滿清楚的-----這句話好有腦補的空間ㄚㄚㄚ!!!

Re: No title

>啞啞
不需要腦補啊wwwww殿下只是陳述事實而已。(艸

No title

不www殿下可愛殿下過頭了啦www螢幕好礙事啊啊啊
你也太誠實w雖然對當事人好像沒隱瞞的必要就是w
L1的古魯好純真^\\\^話說布列知道被解釋自己妹妹這件事應該會震驚吧ww完全不一樣啊ww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w

Re: No title

>與院
螢幕?(歪頭)
應該說他不覺得這些東西需要遮遮掩掩,喜歡就是喜歡、有做就是有做......坦白的很可愛w
L1在家裡都是寶,是治癒系wwwww
所以布列去找殿下求安慰了。

No title

想衝進去蹭蹭報報揉揉捏捏舔舔(被降魔
但是螢幕擋在中間(妄想症末期

No title

L1麻吉治癒系!!
丸子團好可愛歐~
我感覺到就算是R4利恩布列還是敵意重
炫耀意味超明顯得你!!

Re: No title

> 與院
這樣是真的會被布列降魔wwwwww

Re: No title

> 路貝
雖然敵意重但感情算的上不錯喔。
至少有把利恩劃進自己人的範疇wwwww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