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9-29(Sat)

萌動


嗯、前傳。w

感謝閱讀唷w





布列依斯將注意力從手中的書本中移開,目光落到坐在自己對面的古魯瓦爾多身上,嘆了口氣,語氣中的無奈遠遠大過於被騷擾的不耐煩,「怎麼了?」

原本布列依斯是不太想理會古魯瓦爾多的,但黑王子試圖獲取注意力的舉動越來越激烈,從一開始輕微的拉衣袖、扯頭髮,到剛剛的扔東西,布列依斯只得妥協於古魯瓦爾多的不屈不撓。

……要是他再繼續維持不理會對方的態勢下去,等古魯瓦爾多的耐性徹底耗盡,大概就會直接撲上來強迫執行什麼了吧。

「欸……布列依斯,你覺得親吻是什麼感覺?」古魯瓦爾多沒去在意布列依斯那幾乎微不足到的些許不快,目光依舊沒從對方的嘴唇上移開,表情異常認真的提問。

「……啊?」布列依斯不禁有了想掏耳朵確認自己的耳道是否是被耳屎塞住而導致聽力殘缺的衝動,抱持著一點僥倖的心理,重複提問:「什麼親吻?你剛剛是問這個問題?」

黑王子以一個乾脆俐落的點頭打碎了布列依斯的希冀,「弗雷特里西說親吻是一種很棒的交流感情的方式,他還說親吻會很舒服。」摸摸下巴,回想起之前被布列依斯親吻額頭的感覺,古魯瓦爾多更加躍躍欲試了幾分,然後像是要強調可信度一樣的點點頭,「他也身體力行給我看了,效果的確不錯。」

「……教官他身體力行給你看?」瞪大眼睛,尾音略微拔高,布列依斯不由得挑起眉來。

——明明每次應付古魯瓦爾多突發奇想的倒楣對象都是自己,憑什麼啟發人的弗雷特里西教官可以消遙自在?何況……親吻這種事、這種事是能在別人面前做的嗎?

布列依斯有些怨念的想著。

「嗯。」點了點頭,大概知道對方的思考方向已經歪曲,但古魯瓦爾多也絲毫沒有解釋的意思——應該說,這也算是他刻意造成的結果,「所以——」

禍水東引是最好的,讓布列依斯把怨氣發洩在自己身上可是很麻煩的事。

很快的發現自己的思維又被古魯瓦爾多帶歪,布列依斯搖搖頭,試圖把偏移的思緒甩掉,又嘆了口氣,單手撐頰,單刀直入的切斷古魯瓦爾多想賣關子的打算,「……所以,你想做什麼?」

略仰起頭,指了指嘴唇,古魯瓦爾多的表情溢滿期待,「你親我一下,或是要我親你也行。」

猛然摀住臉,總算注意到古魯瓦爾多方才目光落點的布列依斯瞇起眼睛瞪了過去,「兩種你都別想。」

「為什麼不行?」皺起眉,黑王子頗為不悅的質問。

重新將目光放回書頁之上,布列依斯給出了完全不想討論此事的罐頭回答:「因為不行。」

「你說過的,我一但有了任何問題就先找你的,你一定會幫我。」古魯瓦爾多相當不滿的控訴,「布列依斯,我照做了。」

開始覺得自己先前的承諾根本是自掘墳墓,布列依斯板著一張臉,瞪視著古魯瓦爾多,「你剛剛說了親吻有分很多種,你要我吻哪裡?」

抱著幾分僥倖,布列依斯打算重新確認,但古魯瓦爾多乾脆指向嘴唇的動作讓他非常想掐著對方的脖子大力搖晃一番。

——最好能就此把那顆腦袋給晃到正常。

不,古魯瓦爾多平時的思維邏輯還是挺正常的,但當必要時,他也能非常不可理喻——比如現在。

布列依斯有些頭痛的想著。

古魯瓦爾多歪了下腦袋,開始扳起指頭,「弗雷特里西說……吻手背是禮節、吻額頭是長輩對小輩的關心、吻臉頰是親暱朋友的打招呼、吻嘴唇是表示喜歡……」說到這裡,黑王子微微皺起眉,「你之前都親我額頭。」

無法否認自己先前都是用哄小孩心態在親吻古魯瓦爾多額頭的布列依斯立刻轉開了目光。

古魯瓦爾多那雙石榴紅色的眼睛將布列依斯的反應看的相當清楚,嘴角微微勾起,「所以……你不親我嗎?我很想知道親吻的感覺呢,你就不好奇嗎?布列依斯。」

其實三觀發展雖然有被古魯瓦爾多影響的傾向,但大部分還是隸屬正常人範圍的布列依斯正處於會對親暱互動好奇的年齡,古魯瓦爾多的疑問正巧擊中了他的要害,「……過來。」

對黑王子篤定自己一定會答應的表情感到相當不快,布列依斯的態度惡劣了不少。

完全不介意布列依斯的怒氣,古魯瓦爾多應聲竄了過去,硬是和對方擠在同一張椅子上,把臉湊近。

半報復的捏了一下古魯瓦爾多的臉,順勢捧住,布列依斯傾身向前,雙唇貼了一下後又分開,微微別過頭,遮掩住自己有些發紅的臉,反問:「所以呢?有什麼感覺?」

眨眨眼,古魯瓦爾多似乎有點失望,「就只是軟軟溫溫的……沒什麼特別的感覺。」

被騙了。

古魯瓦爾多臉上是明明白白的不滿。

雖然知道剛剛的吻和自己所知的不大相同,但為免節外生枝,布列依斯並沒有對黑王子的感想發表什麼意見,「滿意了就快點起來,很擠。」

古魯瓦爾多含糊的應了一聲,就順著布列依斯的意思站起,坐回原本的位置,也從桌上扯了本書翻閱起來。

用眼角餘光瞟著似乎是安份下來的古魯瓦爾多,布列依斯覺得頭依舊隱隱作痛,不知從哪來的直覺,他總是覺得有些不安——以布列依斯對古魯瓦爾多的了解,對方現在一定在盤算些什麼。

正如布列依斯所猜測的,翻閱著書本的古魯瓦爾多正思考著他們方才的親吻和記憶中,弗雷特里西與伯恩哈德的親吻究竟有哪理不同。

……時間和……方式?

在腦中一遍一遍的重複影像和畫面,古魯瓦爾多正不厭其煩的一次次比對著之間的差異,然後黑王子迴轉過身扣住布列依斯的肩膀,再次吻了上去,並一一更正了他先前所思量過的所有不同——先是咬上布列依斯的嘴唇,趁著對方因為疼痛而想躲避開來並張口斥責的瞬間將舌頭探了過去。

兩人貼的極近,在這樣的親密接觸下,溫度高的不可思議,心跳猛然加速,全身的血液像是集中到了頭部一樣,帶來強烈的昏脹感,幾乎要糊了人的大腦與神智。

「你……」趁兩人短暫分開換氣的時候,布列依斯推開了古魯瓦爾多,然後一拳敲下,「鬧夠了沒有?」

「會痛。」雙手抱頭,古魯瓦爾多擺著一張無辜的表情控訴。

紅著臉的布列依斯楊眉,「不痛我打你做什麼?」

鼓起臉,古魯瓦爾多揉著自己被打痛的頭,轉了下眼睛,「剛剛那樣呢?」

「嗯?」剛端起茶杯想喝茶壓驚的布列依斯動作一頓,皺眉回望。

「剛剛那樣的吻,我滿喜歡的。」舔舔嘴唇,古魯瓦爾多盯著布列依斯想求得答案。

手收緊再鬆開,布列依斯深吸口氣,沉聲警告:「我不認為我們的關係有親密到可以做這種事……總之——沒有下次。」

「可是我很喜歡——」

「沒有下次。」

拖拉著椅子,趁機蹭到布列依斯身邊的古魯瓦爾多望著對方仍未褪紅暈的臉,眨眨眼睛,「你剛剛心跳好快。」

「……彼此彼此。」一次將茶水飲盡,總算稍微緩過氣來的布列依斯冷哼。



Fin.

題目 : Unlight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tag : Unlight 光影組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No title

我忍不住要吐槽

一點都不早喔,閃閃
你在我心中永遠是個有活力的大叔(拇指

Re: No title

>大媽

其實那時閃閃應該還挺年輕的......應該。(被打)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