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9-05(Wed)

引信




前傳w

這篇就......一些、引子吧嗯嗯。

我真的很喜歡他們的互動/////艸






並不如往常的將全副精神都投入戰鬥,古魯瓦爾多抽出了一些精力思考著、琢磨著。

布列依斯於他而言是相當有趣的存在,那傢伙的行事、個性充滿了矛盾,而且……布列依斯似乎和那些畏懼著自己的人們不同,他看著自己的目光、或者說他看著自己收藏品的神色,或許更接近自己的兄長們一些……

這是古魯瓦爾多離開城堡後第一次碰上這樣的人。

黑王子露出了微笑。

啊啊……或許他找到了同類也說不定,他非常想知道,布列依斯到底能和自己多相像、到底能多接近自己。

黑王子抽出了劍,無視其他隊員有些驚恐的表情,乾脆的踏過已經被弄得血肉模糊的矮人屍體邁步向前。

「喂,艾茵,你找的到那傢伙吧?給我找到他。」隨著古魯瓦爾多的話語,盤窩在他肩上的貓輕巧躍下,低低的喵了一聲,像是在抗議古魯瓦爾多把貓當成狗的無良舉措,又像是在應承古魯瓦爾多的要求。

甩了甩劍上的血,古魯瓦爾多歪了下頭。

那麼、那個傢伙現在會哪裡呢?話說回來,這真像布列依斯之前和自己說過的那個、叫捉迷藏的遊戲……總之,在他弄清楚這些事情之前,可不能讓布列依斯就這麼死了呢,還是得快點找到那傢伙才行,要和那些傢伙算帳的話,之後有的是時間。

「給本王子跑快點,短腿貓。」

艾茵一邊發出抗議似的淒厲貓叫,一邊快速的越竄越遠,而古魯瓦爾多也跟著邁開步伐跑開,一人一貓很快的就消失在渦的煙霧之中。

拼著最大的力量殺死了來襲的狼群,嘗試著挪動手腳卻依然無法達到應有結果的布列依斯猜測著造成目前現況的原因。

應該是暫時性的神經麻痺……吧……

然後有些挫敗的嘆了口氣。

真是無妄之災,自己就不該和古魯瓦爾多替換任務的……回去一定要好好揍古魯瓦爾多一頓——想到這裡,布列依斯微微瞇起眼睛,他一直沒有想過,古魯瓦爾多直面的會是怎麼樣的惡意。

看來先前自己碰上的圍堵、以及那些流言蜚語和躲避排斥的舉動不過只是小兒科,真正危險的時候,是那些人在任務時耍小手段使絆子的行為——這麼回想起來,布列依斯就從以往的任務中發現了一些他當下並沒有在意的小細節,然後不得不承認,在這方面,古魯瓦爾多的確應對的比自己好的多。

但一想到這可能是應對經驗過於豐富所造成的結果,布列依斯就覺得像自己這樣或許還是頗好的。

「真是……那時就不該多管閒事的吧……」自從被人把自己和古魯瓦爾多牽扯在一起之後,自己似乎倒楣了不少,雖然也不是沒有好的回憶,而自己也沒有太過在意他人的想法,就只是、偶爾總有種無奈感。

布列依斯翻了個白眼,然後就看見了站在不遠處靜靜望著自己的古魯瓦爾多,莫名有種心虛感湧上,布列依斯抿唇,對古魯瓦爾多擠出一聲乾巴巴的招呼。

就算是不具任何意味,只是單純含了幾分抱怨的牢騷,布列依斯也明白這樣的話語其實對古魯瓦爾多頗有傷害性。

「你後悔了嗎?布列依斯。」

蹲在自己跟前歪著頭凝視自己的古魯瓦爾多神情很平靜,但布列依斯卻可以明白感覺到對方的怒氣值正在直線上升,看著對方額角的汗水,越來越覺得底氣不足的布列依斯嘆息,「你就不能先扶我起來嗎?回去我保證和你解釋清楚。」

盯著布列依斯看了半晌,最終接受布列依斯承諾而非當下發難的古魯瓦爾多打橫將似乎是喪失行動力的布列依斯抱起,體溫隔著衣服傳來,古魯瓦爾多頓時覺得自己的心跳快了半拍。

皺著眉不自在了半晌,但基本沒什麼心理負擔的布列依斯還是放鬆了身體的肌肉,順勢靠向了古魯瓦爾多,然後首先示弱道歉——布列依斯很清楚古魯瓦爾多的軟肋,自然不會乾擺著不用,「抱歉,古魯瓦爾多。」

「哼。」彆扭的冷哼,黑王子看來是餘怒未消。

「謝謝。」布列依斯並沒有為古魯瓦爾多的反應氣餒,他繼續以溫和的語調和軟性的言語安撫著對方的情緒。

「…………」古魯瓦爾多皺起眉,扯了扯嘴角,最後還是提出了疑問,「這種時候要怎麼回應?」

「嗯?」

以前也不是沒有被布列依斯道過謝,但當時都不是非給予回應的狀況,但現在沒有給予回應就會有種莫名的不自在,不太確定該如何應答的黑王子微微鼓起臉頰,嘟囔:「被說謝謝的時候。」

低笑幾聲,布列依斯輕咳一聲,將聲音調整成正常的狀態才開口,「說不客氣、或不用謝就行了。」

「喔……那你再說一次謝謝。」

打從心底覺得這樣的古魯瓦爾多相當可愛的布列依斯頷首,「啊啊……謝謝你來找我,古魯瓦爾多。」

「不用客氣,布列依斯。」

當他們回到集合地點,不意外的見著了難得板著一張臉的弗雷特里西。

「好小子,敢獨自脫隊行動,毛長齊了?連艾茵都讓你帶來了,膽都養肥了你。」吃準古魯瓦爾多正抱著無法行動的布列依斯,所以不會有太大的躲避動作的弗雷特里西狠狠敲了古魯瓦爾多腦袋一下,看向布列依斯時就放緩了語氣,「布列依斯這次的意外我回去會報告上去,也辛苦你了。」然後摸了摸布列依斯的頭。

帶著布列依斯往後跨一步,古魯瓦爾多瞪向了弗雷特里西,大有絕不善罷干休的氣勢,「……他們太過分了。」

「我應該教過你:都先記住,時間很多不是嘛。」又拍拍古魯瓦爾多的腦袋,弗雷特里西笑了開來,「不過你可別以為你沒有處罰,回去寫三千字悔過書,給我想清楚你這次行動會造成什麼後果——不準讓布列依斯幫忙。」

「……嘖。」

古魯瓦爾多咂舌,因為地利,布列依斯倒是能頗清楚的看見低著頭的古魯瓦爾多的表情——明顯不太服氣而且相當不高興,對上布列依斯的目光後,古魯瓦爾多僵硬了一下,然後別開了頭,「知道了。」

「好啦,給我滾上飛船,就剩你們兩個了——布列依斯就先跟我去醫務官那裏檢查吧。」說著,弗雷特里西就想從古魯瓦爾多手中接過布列依斯。

「我也一起去。」又後退一步,同時收緊手臂的古魯瓦爾多一臉警戒。

而為此被古魯瓦爾多敵視的弗雷特里西心情頓時有些複雜,抓抓頭,弗雷特里西誇張的大嘆一口氣,「知道你們感情好,但古魯你也太……嘛啊算了,你就帶著布列依斯跟我來吧。」

眨眨眼,布列依斯這時才後知後覺的有些不好意思起來,於是他試著活動四肢,結果換得的依舊是古魯瓦爾多收的更緊的力道,抬起頭,正想開口讓古魯瓦爾多放自己下來的布列依斯在看到對方的表情後,還是選擇了保持沉默。

……算了。

滿意的看布列依斯放棄掙扎,古魯瓦爾多的心情頓時好了不少。

「布列依斯,記得解釋。」

還以為他會忘了的……算了,本來也打算解釋的。

微微閉了下眼,布列依斯點頭,「我會記得。」


Fin.

tag : Unlight 光影組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