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9-03(Mon)

砂鍋丸子短篇 10


單以外表年齡來說,本篇殿下為10歲,布列實際與外表都是16歲。

然後,因為種種前置設定(之後應該會寫所以請讓我保密,雖然應該也不算難猜),布列在伯恩面前的態度和心理狀態不是很正常,所以態度異常是正常的。(??

然後就是,本篇是架空。

另外,伯恩X布列CP含有,請留意。





「喂,你。」

陌生的聲音響起時,布列依斯正坐在床上翻閱著伯恩哈德送給他的生日禮物——由月光姬所編撰的,紀載了眾多煉獄生物種族、外貌與弱點——總有人認為這根本是月光姬挑選伴侶的參考依據——的惡魔誌,還沒來得及分辨話語的內容,布列依斯反射性的掀起了床單並順勢滾下床,抽出擺放在床頭的白銀之劍握在手中,低聲念誦起祈禱文。

「真沒禮貌,我是古魯瓦爾多,隆茲布魯王國的三王子。」

微微皺眉,布列依斯慢慢站起,剛好看到一顆小小的銀灰色的腦袋從床單中探出,抿抿唇,握著白銀之劍的手仍沒鬆懈力道,微微弓起的背脊和四肢仍然能做到瞬間的躲閃與攻擊。

攏了攏床單,似乎不排斥被包裹的感覺,古魯瓦爾多眨眨眼,石榴紅色的眼睛直盯著布列依斯,然後吐出一點禮貌都沒有的話語,「那個凹臉的傢伙呢?嗯,就是伯恩哈德。」

「......老師他出門了,你是誰?」猶豫了一下,布列依斯邁步向前,將古魯瓦爾多從被單的包裹中撈到自己懷裡,然後不由自主的揉了揉對方的頭髮——他一向喜歡小孩子。

「我剛剛自我介紹過了吧?」古魯瓦爾多皺起眉,然後雙手環抱住布列依斯的頸項以讓自己在對方懷裡待得夠穩當。

有些錯愕的瞪大眼睛,遲疑了一下,布列依斯才想起,方才的確有聽見男孩的自我介紹,「你是......古魯瓦爾多?我不記得聽說過隆茲布魯王國有叫這個名字的三王子。」

「你幾歲?」古魯瓦爾多歪了歪頭,任由布列依斯將他抱到床上,然後接過對方遞來的糖果,拆開包裝後丟進嘴裡咬的喀喀作響。

「......16歲。」替古魯瓦爾多打理了下有些凌亂的頭髮,布列依斯雖然對對方的問題有些疑惑,還是老實的回答。

「嗯,那難怪你不知道,我是隆茲布魯王國三王子的時候,大概是......150年前吧。」繼續喀喀的咬著糖,古魯瓦爾多盤起腿。

望著怎麼看都只有10歲左右的古魯瓦爾多,布列依斯瞇起眼睛,重新拾起白銀之劍抵上對方的脖頸,「那麼,我應該要感謝你愚蠢的自曝身分了?惡魔。」

「我可不是惡魔——你剛剛給我吃的那個,還有嗎?」

和古魯瓦爾多對峙了半晌,握著白銀之劍的手微微鬆動,布列依斯再次收回劍,轉身從櫃子上拿下了一個罐子拋給了古魯瓦爾多,「我不知道你來找老師做什麼,也不想管你是什麼生物,我討厭惡魔,你最好現在就從這裡滾出去。」

古魯瓦爾多打開罐子看到裡面的糖後點了點頭,又拿出一顆扔進嘴裡喀嘣喀嘣的咬的歡快,「我是魔鬼,嗯,一半的。」然後從床上拿起布列依斯方才在翻閱的惡魔誌,刷啦啦的快速翻閱到了某個部分,然後轉到布列依斯的方向。

「喏,魔鬼和惡魔還是差很多的。」用力點點頭,古魯瓦爾多明顯對被誤認為惡魔有些不快。

將書本闔上,布列依斯望著古魯瓦爾多半晌,才拉過椅子坐到了古魯瓦爾多面前。

說到底,會如此輕易相信對方的說法,還是因為布列依斯對古魯瓦爾多的第一印象真的不算差的關係——布列依斯不自覺的對小孩都比較寬容,古魯瓦爾多至少在外表年齡上就占了優勢。

「不管你是什麼,在老師回來前最好快點離開。」

古魯瓦爾多歪了歪頭,拉住了布列依斯的手,感覺到對方只是稍微掙扎了一下就放棄了抵抗,就順勢朝對方懷裡撲去,不意外的又被撈到了對方懷裡。

滿意的蹭了蹭布列依斯的胸口,古魯瓦爾多仰起頭,「如果你是擔心凹、伯恩哈德會殺了我的話,不用擔心——我是弗雷特里西的遺產,那傢伙不可能會去傷害和弗雷特里西有關的東西。」

「——就算如此,我也不喜歡有煉獄生物侵入我的地盤。」一柄帶著些許鏽色的暗紫色長劍穿過布列依斯頸邊,抵上了古魯瓦爾多的額頭。

「我要煉獄的地圖。」伸手推開橫在自己額前的劍,古魯瓦爾多仰頭。

伯恩哈德輕哼一聲,收回了劍,「我這裡沒有那種東西。」

「有的喔,那是弗雷特里西說過要給我的禮物。」環抱住從伯恩哈德出現起就全身僵硬兩眼發直的布列依斯,古魯瓦爾多將下巴靠在對方肩上,凝視著伯恩哈德。

回想起什麼的伯恩哈德抿起唇,「拿了就滾。」

「那我可以順便借走這個人嗎?」望向伯恩哈德再次變成金色豎瞳的眼睛,古魯瓦爾多吐了吐舌頭。

「隨便你。」

當伯恩哈德轉身走出房間,布列依斯才像解除了什麼限制一樣的鬆懈了下來,他抱緊古魯瓦爾多,將頭埋進男孩不甚寬闊的胸膛。

「我還沒問你名字呢。」拍拍布列依斯的肩膀,古魯瓦爾多如是說。

收緊還抱著男孩的手臂,直到伯恩哈德離開才能恢復正常運轉的大腦總算接收到了對方的訊息,調整了一下呼吸,布列依斯開口,「我是——」

「布列依斯。」

背後傳來了呼喚。

反射性的站起身,挺直了背脊,卻連轉身都做不到——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依賴、孺慕、敬愛都轉化為恐懼和更深的......

「——你就和古魯瓦爾多一起走吧。」

欸?

總算操控著恢復知覺身體撲向前抓住伯恩哈德的衣襟,布列依斯一臉驚惶,話語也幾乎沒了邏輯性,「老師?您、我......您不要我了嗎?」

伯恩哈德伸手撫上了布列依斯的臉頰,望著這個繼艾伯李斯特之後,陪伴了自己十來年的學生,如同以往的,低下頭就是近乎撕咬的親吻,當伯恩哈德再度直起身,布列依斯已經沒了意識。

將手中的羊皮捲扔給古魯瓦爾多,伯恩哈德開口,「拿著這東西,帶著布列依斯滾出這裡。」

接住了卷軸並將它塞入袖子裡的古魯瓦爾多踩著輕快的腳步往前,握住了布列依斯垂在身側的手,然後從口袋中拿了個東西扔給伯恩哈德,「這樣我就完成和弗雷特里西的契約了。」

話尾才落,古魯瓦爾多就拉著布列依斯消失在房中,而接住了一對鑲嵌著黃玉的純銀戒指的伯恩哈德則是盯著戒指,難得露出了近乎哭泣的表情。


Fin.

tag : Unlight 光影組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