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24(Fri)

閃喵短篇




這篇是洛琳的點文,是這篇這篇的相關系列w

雖然說主要是閃喵,但因為私心光影組搶戲非常,甚至閃度翻倍。w

其實寫一寫有一度差點推翻原本正常世界設定轉靈異向。(遮臉





「梅莉亞,艾茵有跟你說她要去哪裡嗎?」布列依斯從廚房探出頭來,卻沒在餐桌邊發現家中另一名女性成員的蹤影,於是轉向自家妹妹詢問。

「艾茵姊姊之前只有跟我說她要出門散步一下——我來幫哥哥的忙吧。」梅莉亞眨眨眼,跑向自家兄長。

布列依斯淺笑著點頭,「那就拜託梅莉亞了,艾茵的分就先幫她留著吧。」

『幫她留什麼,那傢伙最近都吃得油光水滑的才回來。』再次穿透牆面的古魯瓦爾多輕哼了一聲,明顯對布列依斯的舉動有些不滿,化為實體跟著拿起了碗筷,補充道,「思春期啦,貓的思春期。」

「那是發情、——古魯瓦爾多,別瞎說。」反射性地反駁後才發覺不適宜之處,布列依斯瞪了古魯瓦爾多一眼,套上手套從烤箱中拿出焗菜,然後揚揚下巴,「不要都擠在這裡。」

「誰說不是,那傢伙最近身上沾染了其他人的味道。」皺皺鼻子,曾經的君王一臉不快。

「古魯瓦爾多,你是狗嗎?」

「古魯瓦爾多哥哥聞得出來嗎?」

兩兄妹的和聲頓時取悅了古魯瓦爾多,他拉開椅子坐下,把疊在一起的碗筷分別放到他們主人的位置,「把味道當作氣息、氣場一類的東西吧,那只是一種感覺。」

「每次都覺得好不可思議喔......啊、謝謝哥哥。」接過被布列依斯裝進焗菜的碗,梅莉亞雙手合掌,「我開動了。」

「也不用覺得不可思議。」雖然對布列依斯撈進碗裡的花椰菜皺了眉,但還是塞入口中咀嚼的古魯瓦爾多擺擺手,「這世間的不常理也不是那麼稀有的。」

「欸?真的嗎?」從親眼見過艾茵在貓與人型間轉換的時刻起,就對神祕學與民俗學起了很大興趣的梅莉亞一臉興奮,「告訴我嘛——古魯瓦爾多哥哥。」

「嗯......這麼說吧......」

「好了、吃飯,有什麼事吃完再說。」布列依斯硬生截斷了兩人的對談。

古魯瓦爾多不甚贊同的皺起眉,一臉嚴肅,「布列依斯,學問始於餐桌。」

「哪裡來的這種說法?閉嘴吃飯。」

古魯瓦爾多聳聳肩,對著梅莉亞擠了個苦臉,梅莉亞則是偷偷向古魯瓦爾多吐了吐舌頭。

對兩人檯面下的小動作心知肚明的布列依斯挑眉,「你們兩個要是再玩下去就負責一個月的整潔工作。」

而此時的艾茵正面對著小魚罐頭掙扎。

好、好想吃......可是、可是......

艾茵抬起頭望著眼前正拿著打開的魚罐頭在自己眼前晃的青年。

「來嘛。」弗雷特里西拍拍自己的大腿,「我都餵你這麼多天了就讓我摸一下有什麼關係?別害羞啊,漂亮的小淑女。」

尾巴左搖右擺,艾茵試探性的舉起前爪,然後就被青年一手托住腹部抱了起來,僵直了四肢,艾茵澎起了尾巴的毛,然後被安放在柔軟有彈性的大腿上,本來還不太自在,但因為青年的拍撫實在太舒服,不禁屈服於本能發出了呼嚕聲。

「欸啊,我告訴你唷小淑女,伯恩那傢伙超過分,自己養章魚卻不讓我養寵物,結果害我只能在這裡餵餵貓狗安慰心靈——什麼叫毛絨絨的看起來很詭異,那隻滑溜溜光禿禿的章魚才詭異吧?明明是他審美觀奇怪!」

說到激動處的弗雷特里西一時忘了艾茵還在自己膝蓋上,起身忿忿地揮拳,艾茵驚叫了一聲落地,然後咬住對方的褲管表達了被無故摔下的憤怒。

「啊啊抱歉抱歉。」摸了摸貓咪的腦袋,結果卻被尾巴狠狠拍開,「對不起嘛——我明天多帶點貓薄荷給你玩?小淑女就別生氣了?」

貓、貓薄荷......

說實話,目前家中的成員都將自己當作人看待雖然很讓自己開心......但是、但是她也真的很喜歡貓薄荷、毛線球、貓抓板啊......可是她怎麼好意思說出口想要這些東西呢......

如果是貓薄荷的話......

屈服於渴望的艾茵僵硬了一下,然後舔了舔青年的手指,甩甩尾巴權當道別。

「那就明天見啦小淑女。」

回過頭看向對自己揮手的弗雷特里西,艾茵跳上圍牆快速奔跑起來。

從貓洞鑽進屋內,艾茵就和半飄浮在空中的古魯瓦爾多對上了目光,被古魯瓦爾多那種像是在觀察什麼奇妙事物的眼光打量的炸了毛,艾茵低吼著警戒了起來。

只要古魯瓦爾多每次露出這種表情都一定沒好事。

盯著艾茵看了幾秒,輕哼了一聲的古魯瓦爾多轉身飄離房間,『午餐在廚房裡——對了,妳要是每天都這麼吃,遲早會變的和對面的那團脂肪一樣吶。』

......欸?

當古魯瓦爾多飄出房間,才從房內傳來恍然大悟的艾茵的怒吼,「我才不會變得和那隻豬哥貓一樣呢——!!!!」



因為等弗雷特里西而曬了一下午太陽的艾茵打了個哈欠,在長椅上滾了半圈後跳下椅子,甩了甩尾巴,歪了下腦袋,在原地轉了幾圈。

雖然也是有幾次這樣的經驗,但這次莫名的總覺得不安。

身為貓靈的艾茵還是相當信任自己的直覺的,於是她決定去找弗雷特里西。

跳上了圍牆,艾茵順著感應跑了起來,迅速的奔跑著,快的讓人只能補捉到殘影,順著氣息躍上了弗雷特里西房間的窗台,四下張望了一下,就穿透了玻璃進入了房間。

輕巧的落在床上,湊近躺在床上青年的臉頰。

發熱了呢......難怪很多小病鬼。

拱起背脊低吼,將圍繞在床邊的那些低級靈物趕開後,艾茵蹭回了弗雷特里西身邊,舔了舔對方的臉頰,然後盤窩了下來。

弗雷特里西在恍惚間覺得身體的沉種感不見了,雖然仍然不太舒服,但腦袋變的清醒的多,支起手扶上額頭,手背卻被毛絨絨的物體一掃而過。

有些訝異的轉過頭,弗雷特里西眨眨眼,「欸......?小淑女是怎麼進來的......我記得窗戶是關的?」

艾茵喵了一聲,跳回了窗台上,尾巴拍了拍窗戶。

「嘿欸——伯恩那傢伙居然會忘記關窗戶啊......」撐起身關上了窗戶,弗雷特里西嘿嘿傻笑了起來,「小淑女居然能找到我住的地方......超厲害的唷——」摸了摸艾茵的頭,低咳了幾聲,弗雷特里西又躺回了床上。

「抱歉啦,一定是讓小淑女擔心了吧?抱歉啦......但是我現在也不能陪妳玩......」閉上了眼睛,弗雷特里西摸了摸又趴到自己身邊的艾茵的腦袋。

「晚安啦......」

艾茵歪了歪頭,伸出前爪搭上了弗雷特里西的額頭,卻在同時感到一股異常感。

糟......

而當感到異常重量的弗雷特里西硬是撐著睡意睜開眼睛,就和忙著捲被單的貓耳少女對上了視線。

還沒弄清楚自己到底是怎麼突然變成人型的艾茵只想著道歉,「對、對不......」

但弗雷特里西卻笑了開來,「小淑女還真的是個淑女呢——很漂亮唷。」

『既然這樣,你不覺得你該負責嗎?』毫不客氣的穿牆進入室內的古魯瓦爾多撐著下巴笑的意味深長。

「所以我會突然變成人型......」艾茵立刻抬頭怒瞪古魯瓦爾多,「你什麼時候做手腳的!」只有掌握了和自己契約的古魯瓦爾多有這個能力,絕對就是這傢伙搞的鬼。

『啊......你猜?』古魯瓦爾多淺笑著,相當大方的承認,臉上表情滿滿你奈我何的得意,『嘛——我只是來解決這個小問題。』然後彎下身逼視弗雷特里西,『你看光了我寵物的裸體,你不覺得你該負責嗎?』

「等、等一下......」艾茵想站起身抗議,但剛將手掌貼上地面就驚覺到自己目前正一絲不掛,只好縮在原地繼續狠瞪古魯瓦爾多。

而弗雷特里西不知道是燒糊塗還是沒睡醒,對於古魯瓦爾多的詰問如是說:「好啊——我會負......。」

「古魯瓦爾多你不能拐著普通人簽下言靈——」紅透臉的艾茵此時大聲抗議,硬生生截斷了弗雷特里西的話語。

冰冷的目光掃向艾茵,『閉嘴。』下一秒又轉過頭去盯著弗雷特里西,加重了語氣,這次順便連選擇權都刪除了,『你願意負責對吧?』

「嗯,我會負責。」

聞言,古魯瓦爾多滿意的勾揚起嘴角,『那就別忘了你說的話。』然後身形消散在空氣中,留下又沉沉睡去的弗雷特里西和已經呆傻在原地的艾茵。



而第二天醒來又活蹦亂跳的弗雷特里西就直接將這件事當成笑話說給了他的兄長聽,最後還做了總結,「欸欸——伯恩,你說我是不是該交個女朋友啦?」

伯恩哈德看了自家弟弟一眼,「如果你真的如你夢中那麼飢渴的話——我都不知道你口味如此重,弗雷特里西。」

「——伯恩你居然會開我玩笑!??嗯,我還是回去睡覺好了,我應該還沒醒。」弗雷特里西一臉驚恐。

他到底做了什麼會讓自家弟弟認為自己完全沒有幽默感的事?

伯恩哈德沉默不語,然後將杯中剩下的咖啡一口飲盡,然後起身拎起放在椅背的外套,「如果你還覺得不舒服,今天的聚會我幫你請假。」

弗雷特里西連忙跳起,「我要去啊!好久沒看到那群小鬼了——我去拿外套,伯恩你等我一下!」一邊說著一邊跑進房間。

看弗雷特里西風風火火的跑走,伯恩哈德微微皺眉,「不要撞到門,弗雷特里西。」

伯恩哈德話才剛落,就傳來了撞擊的悶響,過沒多久,弗雷特里西一手揉著額頭,一手拿著外套走了出來,「我就說門要改高啊......」

「那是你太冒失了,弗雷特里西。」伯恩哈德打開了玄關大門,略略低頭走出。

「改高一點有什麼不好啊?我們又不是沒錢......」接著走出大門的弗雷特里西將門反鎖後立刻向自家兄長抗議,「就改高一點嘛。」

「......等你把門撞壞再說。」伯恩哈德臉上幾乎寫上了浪費可恥四個字。

「伯恩你超過分啊——我每次都撞的很痛欸。」

「你只要記得進門前低頭就沒這問題了,弗雷特里西。」

「伯恩哈德我要和你絕交。」鑽進副駕駛座,弗雷特里西雙手環胸。

「......弗雷,我們是兄弟,沒辦法絕交。」嘆了口氣,伯恩哈德發動了車子。



當到了聚會地點,弗雷特里西瞪著跟在布列依斯身邊的古魯瓦爾多,很快的拉過伯恩哈德,湊近對方耳邊「伯恩,那傢伙我在夢裡看過......就我昨天的夢。」

伯恩哈德按了一下胃,按著弗雷特里西的肩膀把人壓回座位上,「弗雷特里西,你這次是去哪家醫院拿的藥?下次別去了。」

「啊?」

古魯瓦爾多自然發現了弗雷特里西的視線,他蹭了下布列依斯的臉頰,輕笑,「嗯——看來他對我有印象呢。」

「你收斂點吧,別玩得太過分。」嘆了口氣,拍拍古魯瓦爾多的腦袋,將切好的牛肉送進對方嘴裡。

古魯瓦爾多笑而不語的拍了拍布列依斯的肩膀,然後提起外出籠走向弗雷特里西。

「嗚喔!伯恩,他走過來了耶!怎麼辦?」用力扯著伯恩哈德的衣袖,弗雷特里西一臉驚恐。

「先打招呼。」已經完全放棄和弗雷特里西溝通的伯恩哈德丟了個頗為敷衍的答案就去找艾伯李斯特聊天了。

「日安,你好。」噙著一抹懷有不少惡意的淺笑,古魯瓦爾多向弗雷特里西點頭致意。

「呃、你好......」

古魯瓦爾多提起了外出籠,輕輕晃了晃,然後遞向弗雷特里西,「因為我和布列依斯還有梅莉亞最近要出遠門......能麻煩你暫時幫忙照顧嗎?」雖然是疑問句尾,但語氣表情仍然是命令式的強硬傲慢。

「欸?呃......怎麼會想到我?」雖然對方的要求很奇怪,甚至相當沒禮貌,但基本上算是熱心人士的弗雷特里西還是接下了外出籠。

「因為我家艾茵說之前你在公園都會餵她東西吃,還會陪她玩,所以她很喜歡你——那就拜託你了,請負起責任吶。」拋下了一大串話,也沒管弗雷特里西有沒有消化掉話語含意,古魯瓦爾多腳步輕快的離去。

一頭霧水的弗雷特里西低下頭看了外出籠裡,看見一隻熟悉的貓正蜷縮在角落似乎是在熟睡,「原來是小淑女啊——咦?」突然意識到哪裡不對勁的弗雷特里西猛然抬頭望向古魯瓦爾多,又低頭看向籠子,慢慢臉紅了,「——不會吧......?」



Fin.


小劇場:

布列依斯看著古魯瓦爾多弄暈艾茵並將貓型的她裝進外出籠裡,皺眉,「你到底想做什麼?古魯瓦爾多。」

古魯瓦爾多輕笑,「嫁女兒。」




tag : Unlight 光影組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