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31(Tue)

十日談之四:自由




嘛、布列被單方面壓著打(?)幾回後總算口才上有點進步。

維持了十日談一貫的哲學隱喻調調。

我一直認為,殿下會是個好國王,因為雖然他不喜歡,但他仍去接受去承擔,能有這種心理的,有素質成為成功的君王。

最後啊、那個滾床啊、請自行腦補。(奔逃)

那麼、感謝閱讀w






審查官曾想過,拉著年輕的君王到一個誰也不知道他們的地方生活,所有的一切紛擾都將與他們無關。

「真是美好的夢,布列依斯。」

年輕的君王不帶任何貶抑意味的陳述,純粹只是發表感慨。

「我一直以為你作夢的能力早已死去。」

「你沒有想過嗎?古魯瓦爾多,這一切的紛擾都與我等再無關聯。」

審查官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神情臉色是難掩的憔悴疲憊。

年輕的君王放下了蛋糕叉,依靠在椅背上,雙手交握在腹前,懶洋洋的瞇眼。

「我可是一直都在想著,布列依斯。」

然後年輕的君王歪了下頭,不排除有向審查官賣乖的成分。

「不過我遠比我認為的還要有責任感。」

拿起了桌上的水晶西洋棋把玩,年輕的君王如是說。

「……我居然無法否認這點。」

審查官嘆了口氣,然後同樣向後依靠在椅背上。

「啊、看來這便是我的成功之處。」

年輕的君王嘲諷似的淺笑。

「不過布列依斯,你終於覺得累了?我以為你不會有感覺到累的一天。」

「別說蠢話。」

審查官嘆了口氣,閉上了眼睛。

年輕的君王站起,走至審查官面前後雙手按著椅背俯下身去,目光飽含興味。

「怎麼?你後悔了嗎?」

「……不後悔。」

「布列依斯,你親手扣上的鎖總算快壓垮你了嗎?」

「……不。」

「你想擺脫一切獲得自由了嗎?」

「不想,古魯瓦爾多,不用拿這種問題諷刺我,想和做是兩回事。」

審查官按了按額角,重新睜開眼睛對上了君王的目光。

年輕的君王歪了歪頭,屈膝將腿擠入審查官的雙腿之間,湊近調笑。

「惱羞成怒是不對的,布列依斯。」

「……你明白的,古魯瓦爾多,就這點來說,你和我是一樣的,所以,原話奉還。」

這世界從來沒有真正的自由,我們都是甘願把翅膀鎖在名為責任的鎖鏈之下的囚徒。

「我無法否認,布列依斯,你進步了。」

自然知道審查官話語的含意,年輕的君王露出讚賞的表情,然後蹭了下審查官的臉頰,伸出手將對方往自己懷裡壓,審查官並沒有拒絕,順從的偎向君王的胸前,然後環抱住君王的腰際。

「所以接下去你就別說話了,古魯瓦爾多。」

年輕的君王輕哼一聲,將頭埋到了審查官肩膀上,但安分沒多久,年輕的君王就啃咬起審查官的脖頸和耳廓,然後被審查官一掌拍上屁股。

「……我以為接下去你會說你想要的。」

年輕的君王一臉委屈。

「古魯瓦爾多,閉嘴、不用裝可憐,這招對我無效。」

藉著姿勢之便,審查官扭轉起君王腰側的皮肉。

「嘖……布列依斯,這可是抒發壓力的好方法,讓疼痛和歡愉暫時把這些煩人的事情洗去有什麼不好。」

回咬一口可以見血的傷痕以示報復,年輕的君王刻意將聲音弄得相當無辜。

「你的下限徹底沒了嗎?古魯瓦爾多。」

審查官咬牙。

「又不是沒做過,裝什麼純情。」

年輕的君王一臉不滿。

審查官頓時反駁不能,然後年輕的君王順勢得寸進尺,將手順著審查官的衣襬探入衣內摸索著。

「………………」

審查官瞇了下眼,因為腰部被輕撫而微微一縮,然後扯緊了君王的領巾,把人用力扯下後頗為凶狠的咬上了對方的嘴唇,順便將君王半是抗議的話語全部吞下。




Fin.


tag : Unlight 光影組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