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19(Thu)

砂鍋丸子短篇 8




絕對OOC了。(遮臉)

應該算得上意識流吧。

其實......描寫景物帶故事的文寫完都會有點疲倦,因為思維很累。

總之很久沒嘗試了,果然不能一直寫一種寫法,想法會被固定呢,總之現在要開始練習替換了,希望能更有進步點。w

啊、這篇應該是偏向姬王子的w雖然布列出場很少。





古魯瓦爾多行走於森林之中,樹木的枝幹每每都要被扭轉個三四圈才能朝上伸展似的彎扭而猙獰、葉片是詭異的黑紫色,與古魯瓦爾多身上的衣著大致相同,因此古魯瓦爾多一跨入其中就良好的融入了背景,地面偶爾有些小水坑,鞋底和草葉、泥土、石礫摩擦出沙沙的聲響,細緻瑣碎的如同一條蛇蜿蜒而過。

跨過路旁的高高低低大大小小顏色鮮艷的菌菇,無視了正在抽菸的毛蟲們,古魯瓦爾多繼續走著,偶爾,會從眼角瞥見一雙紫色的貓耳朵,顫動著、擺動著、然後當他的視線溜過,像是被驚嚇到一樣,波的一聲,耳朵瞬間消失在視野之中,但依舊感覺的到那種微弱的氣息悄悄跟隨在後。

古魯瓦爾多始終沒有停下腳步,就算茶會的主辦人正一邊拉著裝有輪子的茶會餐桌,一邊疾步跟隨在他身邊不斷遊說也沒有得到古魯瓦爾多的一個正眼,倒是那位主辦人被其他坐在固定於桌邊只好一起被拖著走的幾位茶會參與人拿著東西砸了好幾次。

或許平時古魯瓦爾多會稍微施捨給他們一個側目鄙視的餘光、或者更直接一點,讓這些糾纏著的無禮者直接血濺當場,但現在的古魯瓦爾多有著明確的目標,他緊緊跟隨著那股似乎只有自己聞的到的淡淡香氣、還有偶爾會出現在自己面前的移動光點前進、追趕,無暇去顧及這些不重要的事物。

在這段追逐的過程中,古魯瓦爾多感到幾乎滿溢的興奮,他幾乎沉浸在狩獵的感覺之中,尤其是在他發現那股氣息似乎也已經發覺到自己的存在時,那種興奮感更加擴大,像是身上的所有限制都剝除殆盡,野獸舒展開身子盡情的活動。

為什麼古魯瓦爾多會感覺的到?直覺、緣分、似乎都無法解釋——不,古魯瓦爾多身邊有一個最大的幫手不是嗎?那時淺時濃時遠時近的黑影,正悄聲無息的在古魯瓦爾多身邊述說著什麼,來自死神、直接給予靈魂的最真實的話語。

跨出森林,眼底立刻映入一望無際的翠綠田野,漆黑的森林在古魯瓦爾多背後化成了顆顆粒子消散開來隨風飄盪,被吹得越來越遠,有些則是稀稀落落的滾進了草地與泥土融合為一,在森林中緊跟著古魯瓦爾多的帽子人、和只有耳朵的貓的氣息也消失了。

這片曠野除了一片綠色和燦爛的陽光以外,什麼都沒有,除了遠方有個細細長長的黑影像向上伸展,古魯瓦爾多做出了嗅聞的動作,他哼笑著繼續跟著那股香氣前進。

撲稜稜的聲響自左側而來,感覺左肩一重,臉頰感覺到了有個溫暖、柔軟、毛絨的物體正依偎著,接著是有些柔和的咕嚕低鳴在耳畔響起,古魯瓦爾多側過頭去,一隻全身雪白的鳥兒正停棲在他的身側,被陽光照耀的羽毛看起來像在發光。

尖銳有彎鉤的喙、銳利彎曲的爪,一頭美麗的猛禽。

察覺古魯瓦爾多的目光,猛禽歪了頭,以頭頂挨蹭了古魯瓦爾多的臉頰好幾下,難得沒有動手將如此美麗的生靈化為身邊的一具標本,古魯瓦爾多有些笨拙的伸出手摸了摸猛禽的頭,然後有些好奇的伸手觸碰尖銳的喙部,然後被輕咬了一下。

一聲像是口哨的尖銳嘯聲響起的同時,猛禽振翅而起,隨著落下的羽毛,古魯瓦爾多嗅聞到了與先前相比濃厚的多的香氣——讓古魯瓦爾多跨越了眾多奇妙的世界追尋至此的那個人所留下的。

古魯瓦爾多頓時瞪大了眼睛,他緊盯著天空中的白影奔跑了起來,成年以後除了戰鬥,古魯瓦爾多幾乎沒有這樣奔跑過,這讓古魯瓦爾多恍恍惚惚的覺得回到了幼年,會因為一隻兔子而跑過大半個森林的時候。

跨開步伐奔跑後,古魯瓦爾多才發現,這片綠原並沒有想像中的廣大,跑動起來,隨著角度變換,可以發現鏡面的反光,反射的光束撒在地面,朦朦朧朧的,連飛揚的塵土在其中都看似價值千金,緊跟著猛禽飛翔的路徑奔跑,很快就來到那時在古魯瓦爾多眼中是小黑點,現在卻是參天巨木的樹下。

站在樹下的古魯瓦爾多非常渺小,這棵樹最細的一根枝幹都比古魯瓦爾多來得龐大,而且還隱約能聽見木質伸展的聲響,這棵樹依舊在成長,以相當可怕的速度,近乎貪婪的奪取一切生長著,古魯瓦爾多繞著樹走了一圈,間中仰起頭往上望,卻都沒發現那頭雪白的猛禽。

喘了口氣,古魯瓦爾多靠著樹坐下,涼風吹來了草原的氣息,厚重的青草香中夾帶了些許濕潤的味道,覺得有些疲憊的古魯瓦爾多慢慢地閉上了眼睛,聽著樹葉沙沙作響、意識像被風帶走一樣擴散開來,不斷的上升、上升、上升......

當古魯瓦爾多再度睜開眼睛時,發現自己已經移動到樹上了,縱橫蔓延糾結盤雜的枝幹構成了另一個世界,古魯瓦爾多探頭往下望去,只依稀見到一片模糊的夜色,把頭縮回,古魯瓦爾多四處張望了起來。

樹葉像是天空、上面星星落落的有著一點一點、像是星星一樣在散發光芒的東西,從枝葉間依稀可以看到遠方有個發光體,覺得光芒有些刺眼的古魯瓦爾多轉頭看向另一邊,那裡有一個銀色的、散發著微光的物體像是懸掛在枝葉之間。

枝幹上垂落了一些氣鬚,拉扯了幾下後,古魯瓦爾多繼續邁開腳步——他依舊聞的到那股香氣,走沒多久,古魯瓦爾多就發現前方有塊與自己所踩的樹枝平行的亮面,他好奇地走了過去,發現那片亮面是潭湖水,湖面映射著像是星空的樹葉們,因為沒有風,平靜的像是可以踩踏上去一樣。

試探性的伸手碰了一下,水面漾開陣陣波紋,觸感很冰涼,古魯瓦爾多捧起水喝了幾口——他也的確是渴了,然後順手摘下聞起來也頗為香甜的果實放入口中咀嚼。

幾片羽毛掉了下來,在水面打著圈,古魯瓦爾多看見了那頭雪白的猛禽正拍著翅膀,背對著落在離他不遠的枝枒上,高度也與他相差無幾。

古魯瓦爾多壓低了走路的聲響、收斂了呼吸,悄悄地接近到背後,然後猛力一撲,直接懷抱住那頭猛禽,又是一聲尖銳的嘯鳴,古魯瓦爾多突然覺得腳下一空,下墜的失重感讓他不禁將臉埋入懷中猛禽的羽毛中,但很快的又抬起頭向四周望去,他似乎掉入了樹幹上不知通往哪裡的洞中,洞很深很深,至少古魯瓦爾多到現在都還沒落到地面,路徑周圍的景色也變換了,從和掉落前所見相同的夜空景色,逐漸轉成深沉的黑,光線越來越稀少,到最後,古魯瓦爾多只能以觸覺來確定手中還抱著東西。

猛禽柔和的低鳴,古魯瓦爾多在持續下墜的過程中,覺得手中的柔軟物體似乎從手中溜走,但很快的就像是被什麼東西包裹了起來,周圍充滿了那股淡淡的香氣,似乎是被擁抱著一樣,很溫暖、溫暖的足以讓他再次失去意識的沉睡過去。

直到古魯瓦爾多聽見有人向他道早安。

古魯瓦爾多茫然地眨眼,發現他像是隻八爪魚一樣纏抱著布列依斯,而布列依斯大概是因為實在是甩脫不開,只好用披風將兩個人一起裹了起來,盯著布列依斯看了半天,又把頭埋回布列依斯懷裡,古魯瓦爾多蹭了蹭,聞著夢中不斷聞到的香味打了個淺淺的呵欠,幾乎又要睡了過去,在布列依斯又道了一次早安之後,才抬起頭向布列依斯布列依斯道早。



Fin.


講一下用到的素材、首先是愛麗絲夢遊仙境w

再來是北歐神話的世界樹,承載世界,星辰、月亮、太陽、密米爾之泉、兀爾德之泉......

用到的東西不算多,但其實殿下已經跑過很多地方w

只是要全部寫的話、我腦袋應該會乾掉吧w

那麼感謝閱讀~


tag : Unlight 姬王子 砂鍋丸子 布列依斯X古魯瓦爾多 王子受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