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08(Sun)

匯聚(廢棄)




布列你、不要一見面就對殿下動手動腳啊XDDDDDDDDDDDD

嗯嗯、總之如內文,布列的精神狀況目前不太穩定、大概是處於安全感極度缺乏的狀態......吧w

很想確認什麼的情況。

然後我在思考正篇要寫到哪個地圖為止..................(糾結)


以下牢騷:

官方你們快點把時間確定我看著布列和殿下的時間線糾結到一個不行欸前前後後亂七八糟的看不懂啦!






人偶捧著布列依斯煮好的蜂蜜加熱牛奶小口小口的啜飲,然後藉著杯緣的遮擋偷看從召喚成功的隔天開始,精神狀況就每況愈下的布列依斯。

到今天,布列依斯的狀況和臉色雖然看起來比之前好上了不少,但與布列依斯也有著些許牽繫的人偶知道:布列依斯的狀況仍然極差。

「有什麼事嗎?大小姐。」臉色比起前幾天好了不少的布列依斯很快就注意到了人偶的舉動,牽起一抹相當溫和的笑,審查官出聲詢問。

「咳嗯。」正著表情將杯子放到了桌上,人偶望著布列依斯,「我感覺到了古魯瓦爾多的氣息,這代表他很接近這裡了。」

布列依斯的動作猛然停滯。



黑王子微微瞇起眼睛望著不遠處那個穿的一身鮮紅的人影,有先前對上阿貝爾人形經驗的古魯瓦爾多把手搭上了劍柄。

沒想到會如此快速見面的布列依斯抿著唇,望著古魯瓦爾多。

那個身影一如以往,站姿筆挺卻仍帶著大半的閒散與漫不經心,只有神色是在生前布列依斯從未在古魯瓦爾多臉上見過的——帶著幾分懵懂幾分茫然的平和與安寧。

布列依斯一直記得古魯瓦爾多的每個表情,在古魯瓦爾多死去後,他不斷的從記憶中挖掘這些來懷念著,就算每次回憶都讓自己的理智更瀕臨潰滅。

看著這樣的古魯瓦爾多,布列依斯總覺得胸口酸澀的疼。

死後獲得的、安寧……

將自己的想法暫時拋諸腦後,深深吸了口氣,布列依斯邁步朝古魯瓦爾多走去。

審查官並沒有告訴人偶,他的記憶在這幾天不斷的夢境之下幾乎已經拼湊完整,他能詳細的描述自己與黑王子的所有過往、還有梅莉亞病情惡化之後所有的事……雖然仍有缺損,但已經足夠讓審查官拼湊出許多事情。

布列依斯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如何取回記憶的,在短短幾天他幾乎被記憶和洶湧混亂的情緒壓垮,他只得將這幾天的時間全耗在了穩定情緒上。

他必須克制自己,死前的瘋狂像是陰影一樣籠罩在他身上,要不是知道古魯瓦爾多也在這個世界,布列依斯完全不知道要怎麼去壓抑被瘋狂侵蝕成那種程度的自己。

——就算是現在,布列依斯也知道自己的精神狀況依舊不太穩定,一半仍舊沉浸在那份瘋狂之中;另外一半則是被自己壓抑下來的平靜。

布列依斯曾想過無數種和古魯瓦爾多見面時應採取的行動,但最終、他只是按捺住落淚的衝動,低聲嘆息似的叫出對方的名字:「古魯瓦爾多……」

本來因為對方靠近自己而想拔劍,卻因為被呼喚名字而停下動作的黑王子望著眼前樣貌端麗的銀髮青年,微微皺眉。

並不討厭被這個人叫喚自己的名字、甚至可以說是喜歡這個人在叫喚自己時,語氣和語調中夾雜的感覺。

可是——為什麼要用這種很糾結的表情看著自己?

手慢慢的從劍柄移開,古魯瓦爾多這麼想著,然後開口,「你是誰?嗯、我應該要認識你吧?因為你知道我的名字。」

完全莫名的邏輯,卻讓布列依斯捕捉到了一絲熟悉感。

「……布列依斯——而在我所擁有的記憶之中,是的,我們彼此熟悉。」一邊這麼說著,一邊牽起古魯瓦爾多的手,布列依斯又向前跨了一步,讓兩人幾乎相貼,「只有你一個人?」

本來應該是要甩開布列依斯的手的,但潛意識的反應似乎占了上風,古魯瓦爾多相當自然的反握住對方的手,動作極為流暢,然後湊近布列依斯,一邊思考著自己的反應,一邊回答,「不、阿貝爾和利恩在準備紮營,我只是無聊來探路。」

「……那麼、你要和你的同伴一起來嗎?我暫居在前方不遠的修道院裡——而且、在修道院,你有可能獲得為何出現在這世界的答案。」放任了古魯瓦爾多的動作,布列依斯輕聲詢問,並拋出了誘餌。

確認布列依斯對自己並沒有任何敵意——應該說是相當有好感,加上黑王子對目前站在自己跟前的布列依斯也是莫名的想親近、接觸,於是黑王子只是猶豫了一瞬,很快就同意了布列依斯的提議。

「——我的確想知道是誰打擾我的安眠……嗯、那你先跟我去找阿貝爾和利恩。」黑王子轉過身,卻沒有放開拉著布列依斯的手,而是就著雙手交握的姿勢拉著審查官準備前行。

聞言,布列依斯的動作一頓,拉過古魯瓦爾多,並伸手攏過古魯瓦爾多的頭髮,替對方將頭髮弄整齊後,望著黑王子透露出不耐的表情勾起微笑,「我們走吧。」



「我說——阿貝爾,古魯瓦爾多這次是不是離開太久了?」將夜間紮營的準備都做好的利恩在閒下來後皺起眉,張望了下四周。

「欸?是嗎?我覺得還好。」一邊將樹枝削成羽狀,一邊將碎木屑堆在起火處的阿貝爾含糊的回應。

「以往那個傢伙都不會跑太遠的……」利恩皺眉,盤算著要不要去找人的想法。

「你這種愛操心攬事的個性還真是一點沒變啊。」阿貝爾笑著出言調侃。

盤腿坐在一邊的暴風駕馭者頓時抗議,「我才沒有。」

劍聖臉上的笑弧變得更大了,聳聳肩,不置可否的保持沉默,然後側頭避開暴風駕馭者扔來的小刀。

「你真的、很找揍啊——」

在暴風駕馭者又和劍聖打成一團的同時,拉著審查官出現的黑王子微微挑眉,語氣中似乎帶了點鄙視的意味,「你們又在幹嘛?」

「喔喔——回來啦,利恩都緊張的要去找你了呢。」劍聖毫不客氣的拆台。

「我才沒有啊——阿貝爾你不要胡說!」暴風駕馭者再次撲了過去。

「古魯瓦爾多……你的同伴真有趣。」審查官平緩的聲音像盆冷水直直澆下,劍聖與暴風駕馭者齊齊轉頭,看著站在黑王子身側的陌生人,又將視線轉向黑王子。

「他是布列依斯。」古魯瓦爾多作了簡單的介紹,然後開口,「布列依斯說前面布遠有幢廢棄的修道院,我們可以去那裡休息。」

利恩立刻皺起眉,阿貝爾則是搔搔頭,有些困擾似的開口:「呃——古魯瓦爾多,你認識他?」

略略側了下頭,古魯瓦爾多很乾脆的頷首,「嗯,認識。」

劍聖立刻擺手,「你記得他嗎?我是問這個。」

「他記得我。」

不要因為這樣就乖乖跟人走啊——你記憶都忘光了所以連心智年齡都一起退化了嗎?

正想暴跳的暴風駕馭者在看見兩人相握的手時,整個人頓時卡在原地,正想咆哮出口的話語就噎在胸口上下不得,憋的一陣氣悶。

正想問自家好友是看見了什麼的劍聖隨著暴風駕馭者的視線落點找著了癥結,然後讚嘆出聲:「你們感情還真好——」

黑王子微微皺眉,正想說些什麼,就被一旁的審查官按住肩膀,有些疑惑的轉頭望去,臉頰就被對方的手蓋上。

「我來和他們說?」布列依斯以著莫名溫和的語氣詢問。

雖然覺得這樣的布列依斯有點奇怪,但古魯瓦爾多覺得還是讓對方解釋會比較省卻麻煩,所以他收了口點頭同意。

布列依斯鬆開握著古魯瓦爾多的手,走向前去,拋出了誘餌,「我想、你們應該會想知道、為何死後會出現在這個世界。」

「——你知道?」利恩從剛剛的狀態調整了過來,皺著眉看著布列依斯,並在內心盤算對方話語的真實性。

「大小姐會向你們解釋的——她就在前方的修道院內。」

阿貝爾嚴正了表情,「我們能得到答案?」

「或許不是全部,但至少會知道來到此地的原因。」

「要走就快點。」古魯瓦爾多出聲催促。

和阿貝爾交換了下目光,利恩扒了下頭髮,嘆了口氣,「真是的——才剛打理好呢、等一下吧,我們得重新整理物品。」



「布列依斯。」感覺到布列依斯的歸來,並且還帶著古魯瓦爾多以及其他人,人偶一路小跑到了審查官身邊,然後在見到古魯瓦爾多的同時抓著審查官的披風躲了起來,只從審查官身後露出腦袋凝視著三人。

利恩倒是因此緩和了表情,他彎下身向人偶打招呼,「妳好啊——小淑女,我是利恩。」

人偶點點頭,從布列依斯身後挪了出來,向暴風駕馭者行了提裙禮,「你好,我是聖女之子。」

然後人偶被阿貝爾一把抱起,她發出了短促的驚叫,然後很新奇的打量起突然變得開闊的視野,「謝謝你。」

「我是阿貝爾,聽布列依斯說妳知道我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世界的原因?」

人偶轉頭看向布列依斯,而審查官則是對人偶牽起一抹微笑,於是人偶向阿貝爾點了點頭,「嗯、我們坐下來說吧。」

古魯瓦爾多站在一邊,他望著人偶微微皺眉。

熟悉感、以前……見過?

古魯瓦爾多很快的在心底否決了這個想法,然後他伸手觸碰人偶,看著對方因為自己的行動突然僵硬的動作,又慢慢收回了手。

冰涼堅硬……碎裂……自己砍過類似的東西?

「古魯瓦爾多?」布列依斯再次牽起了古魯瓦爾多的手。

「沒事。」古魯瓦爾多搖搖頭,然後扯著審查官跟上了阿貝爾和利恩的腳步。

示意阿貝爾將自己放在椅子上,人偶端著布列依斯遞上的、裝滿紅茶的茶杯,認真的把對剛召喚出來的布列依斯述說的話語重複了一次:「這裡是聖女大人創造的世界,聖女大人挑選對死亡心有不甘、死不瞑目,並且擁有力量的戰士讓他們在這世界復活——以取走記憶作為代價。」

人偶看了一下阿貝爾和利恩的表情,然後戒備的望著古魯瓦爾多,「你們要在這世界戰鬥、以取回自己的碎片補完自己,然後當你們完整之後,聖女大人會賜予你們在現世復活的鑰匙——但作為交換,你們必須替聖女大人完成復仇。」

「所以就是那位聖女大人將我們召喚到這裡的?」利恩挑眉。

「是的。」

阿貝爾專注的重點倒是和利恩完全不同,「被召喚的戰士都是強者啊——那會有和他們戰鬥的機會吧?」

「有的。」

「有多少人被召喚到這個世界了?」利恩再次發問。

「聖女大人需要眾多戰士。」

坐在一邊和布列依斯一起翻閱書籍的古魯瓦爾多突然抬頭拋出了疑問,「我見過妳吧?人偶,我應該有砍過類似的東西。」

「…………絕對沒有!」

當晚,利恩和阿貝爾在修道院中找了個房間休憩。

「你覺得該怎麼辦吶?」盤腿坐在床上,利恩摸著下巴忖度琢磨著,「什麼在這個世界戰鬥以取回記憶、之後能夠復活——幫助那個火焰聖女復仇……怎麼想怎麼不現實。」

「我覺得——首先能夠死而復活這點就夠不現實了。」劍聖一臉認真。

「不要吐槽我!」咬牙切齒的甩出幾柄短劍,暴風駕馭者壓低聲音咆嘯,「裝傻很有趣嗎?」

劍聖舉起雙手討饒,「欸啊我只是想活躍一下僵硬的氣氛嘛——我倒是覺得,那個人偶的說法可能有誤導或隱瞞,但至少,戰鬥可以獲取記憶這點應該是可以相信,畢竟這是隨著時間過去就可以被證實的說法,只不過取回的方法大概只有那個人偶知道吧。」

「所以,你也打算跟著這個人偶?」手握拳支住臉頰,暴風駕馭者盯著劍聖,出聲詢問。

「你也打算暫時同行的吧?至少目前找到了源頭——就算是暫代的,也是能從那邊套到不少消息。」

「那那個紅衣服閃閃發光笑得很噁心的傢伙呢?」暴風駕馭者哼了一聲表達同意,然後將話題轉向了另一方面。

「啊?你說布列依斯?」劍聖愣了一下,才從暴風駕馭者的話語中拼湊出所指代的對象。

「對,就是那傢伙——他看起來滿服從那個人偶的,感覺很麻煩。」那傢伙和自己絕對不對盤。

暴風駕馭者在心底如是想。

劍聖停頓了一下,「我倒是覺得他很好解決……」讓古魯瓦爾多去處理就絕對萬無一失了。

「啊?」暴風駕馭者發出了一個茫然的單音。

「嗯、你應該很快就能發現了啦,超明顯的。」

「賣什麼關子啊你。」

「——晚安啦。」

「嘖……晚安。」

tag : Unlight 光影組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