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27(Wed)

十日談之二:生命




殿下的真理歪理是相當完整的。

要論陣營、我覺得殿下和布列都屬於中立、但殿下隸屬混亂;布列隸屬守序。(DND重度中毒自重)

然後殿下不知何時習得見縫插針告白的能力,根本隨時都在告訴布列我很關注你你很重要wwwwwww

至於布列的淡定、嗯、神經學中有個不反應期,在反應途中不管刺激多強烈都不會再次反應,目前還在刺激中就是了。w(被巴)

那麼感謝閱讀~







「夜安,布列依斯。」

年輕的君王懶洋洋的出聲招呼,手中的刺擊劍還在滴血。

「......夜安,古魯瓦爾多。」

審查官走向年輕的君王,看著躺臥在地上、且剛巧攔住他通往座椅道路的刺客屍體微微皺眉,跨開較大的步伐跨過屍體,接著落座。

「所以我說你偽善——布列依斯。」

君王在審查官坐定後才噙著淺笑開口。

「你根本不在意這些生命,卻總將自己裝扮的悲天憫人厭惡殺戮與血腥——被你的這種表象欺騙而死的有多少呢?那些被你獵殺的傢伙是不是都喜歡提起過去的種種牽引你的感情?」

摩娑著劍柄上的紅寶石,君王玩味的打量著審查官的表情變化。

「比起沉溺其中的你好了不少。」

「生命是同等的,布列依斯,端看你多麼看重它——對我來說、人類和螞蟻沒什麼不同。」

「所以你殘殺人類就和捻死螞蟻一樣沒有任何感受——如果你把人命看得和螞蟻一樣輕賤。」

審查官冷著臉回應。

「這就是身為人類的傲慢了,布列依斯,存在即合理,只要存在著就都是平等的——人類其實也和螞蟻一樣——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甚至也是同樣脆弱到很容易就能殺死。」

年輕的君王淺笑著將手中的劍放到一邊。

「你總是這樣——明明是一臉肅穆哀傷的參加相熟前輩的葬禮......可你回到宿舍後又很快就恢復了正常的作息和表情——我覺得很有趣,所以一直在觀察,後來我得到了結論:你根本沒真正在意過。」

年輕的君王朝著審查官伸手,很滿意對方在瞪了自己一眼後就握住自己的反應。

「布列依斯——我們很接近。」

審查官皺著眉,按捺著拂袖而去的衝動聆聽著君王的話語。

「對我來說——殺什麼東西都是一樣的......人類、人偶、怪物、其實沒什麼差別,反正都是要奪走——雖然我比較喜歡人類和怪物的紅色——但、都一樣。」

年輕的君王握緊了手。

「而對你來說,除了你重視的東西——殺什麼也都相同——殺死那些人、被稱為背叛者......對你來說都無所謂,你只是不悅於你的命運被掌控、被約束——被那些人拿捏著你的信念根源威脅。」

陰沉著臉的審查官猛然站起,年輕的君王被帶的一個踉蹌,然後被一臉不悅的審查官扶抱住。

「所以你從來不會管我殺死了你多少同僚。」

年輕的君王順手環抱住審查官的腰,卻因為重甲冰冷的觸感皺眉,於是起身將頭依靠在對方肩窩,然後指了指地上的屍體。

「但我們不一樣,真是可惜。」

審查官雙手反覆握拳又放鬆,最終還是搭上了君王的背脊。

「和你一樣那就是真正的無藥可救。」

年輕的君王輕笑,然後鬆手坐回了原位。

「因為在我的眼中一切都是平等的?」

「因為在你的眼中什麼都沒有。」

年輕的君王將自己窩進椅中,瞇起那雙石榴紅色的眼睛。

「我看見了你——布列依斯。」

年輕的君王一臉無辜。

審查官嘆了口氣、邁開步伐,迴異於之前幾乎是逃跑的暴躁與狼狽,他彎下身親吻年輕的君王。


Fin.

tag : Unlight 光影組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