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25(Mon)

十日談之一:戰爭





既然是,就是以對話為主體的w

主要是古魯瓦爾多與布列依斯的雙人對談其實是布列單方面被洗腦

殿下在這種時候等於被開啟了話匣子,他的思考很快,所以有時說出的東西是經過多重跳躍後的結果,布列就得有點勞心勞力的去猜測w

所以對在這方面基本上沒什麼才能的布列來說,這種狀態下的殿下很難應付......一方面擔心殿下的狀況、一方面又覺得跟不上殿下思路的自己有點丟臉什麼的......所以會不由自主的就變得有些暴躁w

不過這篇雖然開頭有辯論的意味,但最後卻充滿了殿下破廉恥告白的甜言蜜語,何等犯規呢殿下w

在辯論狀態下氣場全開的殿下超帥氣的。(樂轉走





「夜安,潘德莫尼的審查官。」

「夜安,隆茲布魯的陛下。」

年輕的君王示意審查官在自己面前坐下,然後悠哉的端起茶杯啜飲,將茶壺稍微推向前。

「我就不招待了,反正你也很熟悉這裡,布列依斯。」

「……拙劣的諷刺,古魯瓦爾多。」

「那麼——你來做什麼?規勸我?這是不可能的,布列依斯——戰爭的腳步停不下來了。」

「你想毀滅這世界嗎?古魯瓦爾多。」

年輕的君王高舉戰旗,吹響了戰爭的號角,讓鮮血染遍大地。

「真奇怪,我表現得很像討厭這世界嗎?你和那些大臣都一樣——似乎總認為我想對這世界做些什麼。」

年輕的君王似乎有些苦惱。

「難道不是嗎?」

審查官瞇起眼,冷聲反問。

年輕的君王指了指城下,勾起嘴角。

「你錯了,我喜歡著這個世界——這世界所有的一切我都喜歡。」

「你想說你的殺戮也是愛著這世界的表現?你對這世界的愛就是掀起戰火讓鮮血染滿大地?」

「欸、冷靜點,布列依斯。」

年輕的君王側頭淺笑。

「首先、發起戰爭的不是我。」

「但你現在明明可以停止戰爭,你們的同盟佔了優勢——你還要繼續上戰場殺戮嗎?古魯瓦爾多——」

「這你就錯了,布列依斯,我無法停止。」

年輕的君王拿起手邊的玻璃假眼,向前一推。

「仇恨、利益,這是驅動戰爭最基本的東西,戰爭一旦開始,要停下就不是我的一紙命令可以辦到的事。」

「古魯瓦爾多——」

「你在來的路上也看見了,那些士兵。」

年輕的君王中斷了審查官的怒火。

「他們相當興奮的在歡慶、不是嗎?他們正為一個國家的傾頹與滅亡感到喜悅,並以此為榮——殺的敵人越多就越被崇拜,哪怕他們抹殺的是同樣的人命。」

年輕的君王神色冰冷。

審查官啞口無言,只得忿忿地坐下,然後他的手被年輕的君王牽起。

「就算他們在和平時期有多畏懼我……你也知道的,戰爭時我殺了多少敵軍——現在我的地位就有多穩固。」

年輕的君王用空餘的另一隻手拿起棋子,扔給審查官。

「我不需要你背負。」

審查官感到難堪似的別過頭去。

「布列依斯,這是我的事——我喜歡這些,鮮血就等同於我的冠冕。」

年輕的君王親吻審查官的手背。

「所以,保持這樣子就好——布列依斯,你就像這個世界一樣,充滿了矛盾、又有著強烈的色彩。」

年輕的君王就著親吻審查官手背的姿勢抬眼,嘴角扯開了相當大的上揚弧度。

「我喜愛著這個世界。」

審查官頓時紅透了臉。




Fin.

哲學家在的戰場在講臺之上,他們的言語就是武器w

希望這樣的殿下能得到喜愛呢w



tag : Unlight 光影組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