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20(Wed)

人型(廢棄)




布列不斷的催促我要我快點讓他和王子見面以致於非常暴躁。

不帶這樣的啦XD






正在用早餐的古魯瓦爾多打了個噴嚏,立刻招來了已經被潛移默化到習慣盯著他行動的阿貝爾和利恩的目光。

「感冒?不是吧——你可是包最多的那個欸。」雖然這麼說,但利恩還是朝古魯瓦爾多走了過去,然後伸手去摸對方的額頭。

本來想側頭避開,但莫名的即視感讓古魯瓦爾多默認了利恩的舉動,等利恩的手移開後才微微搖了搖頭,「只是突然想打噴嚏。」

「可能是有人說你壞話吧。」說完,阿貝爾笑出聲來。

利恩翻了個白眼,「這種程度連冷笑話都不是了啦。」

阿貝爾一臉嚴肅的反駁,「我沒在說笑話啊。」

「你想打架嗎?今天就來一場,看我不定死你。」利恩抽出小刀甩了出去。

「那就來吧!」阿貝爾欣然應戰。

而撐著下巴看兩人打成一團的黑王子打了個哈欠,在覺得沒什麼可以繼續觀看下去的同時放下手中的碗,起身拍了拍衣襬,決定先往前探路。

他們花了三天才走出那條長長的廢棄街道,這次出現在眼前的是錯落的丘陵地形,這讓劍聖和暴風駕馭者有點苦惱——丘陵地移動不方便,在戰鬥上也有些吃力,雖然黑王子曾提議過要繞路而行,但幾經權衡,劍聖他們仍然決定順著路徑走。

黑王子越走越遠,慢慢的,已經聽不見阿貝爾和利恩戰鬥時發出的聲響了,於是黑王子的腳步頓了頓,想了一下,古魯瓦爾多還是決定原路返回。

但回程的路上不太順利,不斷的有零星的怪物攻擊過來,數量不多但持續不斷,這讓古魯瓦爾多很快的就煩躁起來。

當黑王子一劍刺穿狼人的心臟,莫名的危機感讓古魯瓦爾多當機立斷的把狼人的屍體拿來當作盾牌——一腳將狼人的屍體踹向他覺得不對勁的方向,古魯瓦爾多後退了幾步。

當看清那個身影,古魯瓦爾多不禁有些訝異的瞪大眼睛——那持著兩把巨劍的高壯身影,正是阿貝爾。

……感覺不對。

觀察了好一會,黑王子作出結論。

先不管那個人型為何會長的和阿貝爾一個模樣,但也只是外表而已,裡面的東西不太相同,從根源上的不同。

不知該如何說起的直覺讓黑王子下了如此的判斷。

總之,那不是阿貝爾。

那麼、就有個新問題了……那是什麼東西?是什麼構成?

有點被挑起好奇心的黑王子觀察起眼前的人型,然後出聲質問:「……你是誰?」

『 』

對面的人型開了口,但古魯瓦爾多聽不見對方的聲音,決定速戰速決趕緊回到紮營地的黑王子斟酌了一下距離,就直接衝了上去。

實際戰鬥起來,古魯瓦爾多更清楚感覺到了兩者的不同,人型的戰鬥方式很制式,只會單純的運用招式,但其餘的東西似乎沒有被輸入其中,所以雖然一開始因為力量值上的差異吃了點小虧,但之後的古魯瓦爾多是越打越順手。

最終,人型被黑王子刺穿了喉嚨。

倒地的人型外觀逐漸崩潰,像是融化一樣變成了一灘漆黑的液體,然後融入地面。

總覺得這場面有種說不出噁心感的古魯瓦爾多輕哼,甩了甩劍上的血,就快步朝著營地走去。



「嘿——這真有趣。」聽了黑王子的述說,暴風駕馭者摸了摸下巴,拉了長音。

劍聖咂舌,「這可不太有趣——我覺得古魯瓦爾多所說的這種人型的存在可能不只一個、或許也有其他人樣子的。」然後撐著臉看向了暴風駕馭者,「說不定也有你呢——」

「哈——也難怪他們想長的和我一樣。」刻意的撥了下頭髮,利恩一臉得意。

「你白癡啊。」瞄準利恩的腦袋丟了個水果過去,阿貝爾總算想起他最想問的問題,「所以、你所遇到的那個我的人型——強嗎?」

「比你弱。」

「什麼啊——那就沒意思了,這種敵人越強才真正能稱得上有趣。」劍聖一臉狂熱,「與自己對戰、戰勝自己、然後變的更強,這才是戰鬥的真正意義——」

利恩果斷轉頭,「所以你到前面有發現什麼嗎?」

「沒什麼特別的、都一樣。」

「欸、我說——」

「這可真傷腦筋,我討厭丘陵地形啊——要是有地圖就好了。」

「為什麼不繞路?」

「的確是可以繞啦——這點的確不難,但是、誰讓我們不清楚這世界的實際狀況啊——」利恩嘆了口氣,「要把後面的傢伙引出來,也只有按照安排好的路來走吧。」指了指綿延的小徑。

「喂欸我說你們兩個聽我說話——」



「布列依斯?」人偶拉了拉站在自己身前的布列依斯的衣襬,又看看站在布列依斯身前擺出戰鬥架勢的古魯瓦爾多,歪頭想了一下,才出聲提醒,「布列依斯,那不是古魯瓦爾多。」

「那麼、大小姐能否告訴我……那是什麼?」將一瞬間的慌亂收拾起來,布列依斯穩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拔劍。

「那是散落在這世界的記憶與思念以及其他雜質的混合體。」人偶如是說,「打敗他吧,布列依斯,這樣你能取回更多東西,將你自己拼湊的更加完整。」

「那麼、大小姐妳一個人沒問題嗎?戰鬥開始後我不一定能照顧到妳。」

「我沒問題,對這邊的這些生物來說,我是如同路邊岩石一樣的存在,並不存在能夠吸引牠們的東西。」

「所以——放心戰鬥吧,布列依斯。」

「……那麼、請稍等我一會,大小姐。」目光落向了古魯瓦爾多的人型,布列依斯覺得自己的心情有些複雜。

才一直作著親手殺死古魯瓦爾多的夢,結果如今也是要再殺一次嗎?

而依照方才人偶的說法、這種東西……想必在這世界之中、不只一個吧。

殺了一次之後、還有第二次、第三次……

抿抿唇,布列依斯手中的白銀劍開始熠熠生輝。

如同人偶所說,那不是古魯瓦爾多……那只是具有古魯瓦爾多外貌的人型……那不是古魯瓦爾多。

自己不需要為此動搖——不過是出現在自己記憶中的人而已。

不斷在心底強調這一點,布列依斯握緊了手中的劍。

那、只、是、人、型。

劍刃相擊,布列依斯有些恍惚,在意識中流竄的影像不斷交錯,讓他有些混亂。

側身避過人型劈下的一劍,布列依斯微微皺眉。

不對、不一樣。

戰鬥時間越長,布列依斯逐漸擺脫了夢境的影響,眼前的人型越來越和夢中的古魯瓦爾多不同。

戰鬥方式不同、古魯瓦爾多只有在確信能將對手頭顱斬下的時候才會全力劈砍,一般總是以刺擊的游擊戰方式居多——

……所以、這就是記憶?

一劍刺穿人型的胸口,布列依斯望著人型化成一灘漆黑的液體,皺了下眉,就回到了人偶身邊,「那麼、我們接著該往哪個方向前進呢?大小姐。」

人偶指了指遠方,「那個方向——是修道院的廢墟,暫且前往那裡等待吧。」

「我們會待在那裡,直到古魯瓦爾多他們的到來。」


tag : Unlight 光影組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