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18(Mon)

聖女之館(廢棄)




忘記要歡慶變態布列的甦醒了w在這裡補一下。(喂

總之是布列在聖女之塔和人偶相處的短暫時光。(??







布列依斯陷入了夢魘之中。

古魯瓦爾多……古魯瓦爾多……這個名字、這個人充滿了自己的夢境,明明對他來說更重要的是梅莉亞才對,但這個人卻像是自己的影子一樣,在夢境中不斷糾纏著自己,怎樣都無法擺脫掉,夢境中的一切充滿了這個人,梅莉亞所占的份量反而少的可憐。

布列依斯正以著旁觀者的角度望著夢境中的自己,那是一個下雨的夜晚,而夢中的自己就像個傻子一樣的抱著一具早已冰冷的屍體不放。

真是愚蠢至極——

一邊勾起有些嘲諷的淺笑,布列依斯不禁摸了摸藏在衣服下的掛墜——雖然是以黑曜石製成,但上面還妝點了數個切割得相當精巧的紅寶石——怎麼想都不覺得會是屬於自己的昂貴物品。

……是古魯瓦爾多的嗎?

意識到這種餽贈本身所帶有的微妙含意的布列依斯皺起眉。

然後夢境的畫面變了。

布列依斯見到尚且年幼的自己,似乎正拿著紙在寫信,偶爾會和一直坐在對面盯著紙張的另一名少年說些什麼——那兩人的確是自己與古魯瓦爾多。

而自己的表情是滿滿的無可奈何……與……包容?

垂下眼簾,布列依斯輕輕嘆了口氣。

古魯瓦爾多……古魯、瓦爾多……

你們有著最重的牽絆,不論仇恨或者情愛,因為在彼此心底刻下的痕跡最重,所以相互對應的才會是你們。

或許是受到人偶這句話的影響,布列依斯下意識的就覺得古魯瓦爾多對自己很重要。

或許……非常重要。

當夢境再次跳回了那個雨夜,被情緒壓得喘不過氣最後驚醒過來的布列依斯用手遮住眼睛,如是想。

夢境相當破碎不連貫,偶爾會有年幼兩人的相處,但大多時候都是自己緊抱著古魯瓦爾多的屍體,神情有些恍惚有些猙獰的淋著雨的畫面。

——即使刺穿古魯瓦爾多身體的是自己的白銀之劍。

每當看到那個畫面,情感就異常洶湧的幾乎要淹沒他的理智,他巴不得現在就出現在古魯瓦爾多面前揪住他的衣領質問——

微愣,布列依斯才發現自己連想質問對方什麼都不知道,再說,他也無法確信、自己與古魯瓦爾多的關係,只是有股怒火在胸口翻騰,怎樣都消退不去——還有胸口隱隱的刺痛與悶窒感,酸澀痛苦的讓他想流淚。

嘆了口氣,布列依斯起身梳洗。

「日安——布列依斯。」人偶啜飲著牛奶,懸空的雙腳晃蕩著,看向臉色有些蒼白憔悴的布列依斯,「嗯、你的精神看來不太好呢,休息的不好嗎?」

反射性的勾起微笑,布列依斯開口,「不、嗯……只是做了夢,請不用擔心。」

「夢是有意義的,布列依斯。」人偶直直的投來目光,「尤其是你們這種記憶有缺失的亡者,聖女大人取走了帶有太多感情的記憶、作為再讓你們復活於此的代價,並讓你們能在這世界彼此合作——但記憶並不是單純的片段,它是連貫的,取走了一部份就會有一部份跟著流失。」

「這部分的記憶不同於被取走當作代價的記憶,是會自動回歸的——媒介就是夢境。」人偶將牛奶一口氣喝完,擦擦嘴,「所以,要好好留意喔,你的夢是一部分的真實。」

「……我明白了。」布列依斯點了點頭,然後又開口詢問,「大小姐,帶有太多感情的記憶指的是什麼呢?」

人偶歪了歪頭,思索道:「唔、通常是具有比較強烈的感情依托的記憶……大概是敵意、立場、過節……這些情感……詳細的狀況布勞會比較了解,畢竟我是人偶,不太能理解你們人類對感情所設下的定義,你想知道的更詳細能找他問問。」

布列依斯輕輕搖頭,「……不、我能理解了,感謝大小姐的說明。」布列依斯摸了摸人偶的頭,揚起微笑。

人偶又盯了布列依斯半晌,確認了布列依斯的情緒稍微安定些許,這才有些放心的點點頭,相當認真的下了命令,「那今天禁止你再去看水鏡了,陪我看書吧,剛甦醒就回想起太多東西對精神的負擔很重的。」

沉默了一會,布列依斯才微微頷首。

的確,以他現在的狀況,再看見古魯瓦爾多,他也不知道自己會有什麼反應……暫時、不去看,讓自己平復情緒也好。



人偶抱著一本幾乎要與她等重的書縮在沙發角落認真鑽研,而布列依斯則是坐在沙發另一端,有些漫不經心的翻閱著書籍。

從書頁中抬起頭,人偶悄悄打量著似乎還不太有精神的布列依斯,歪頭想了想,她闔上了手中的書籍,把書放到一邊,然後手腳並用的爬到布列依斯身邊拉了拉對方的長袍。

「有事嗎?大小姐。」伸手摸了摸人偶的頭,布列依斯詢問。

「我們來問問題吧。」看著布列依斯,人偶振振有詞。

「……大小姐?」

「嗯嗯,這個世界有很多東西都和外面不同,給你機會問問題,了解一下這個世界。」

布列依斯側了下頭,也闔上了手中的書籍,「那麼……恭敬不如從命。」斟酌了一下探問的詞語,布列依斯開口:「火焰聖女……為何要讓大小姐來帶領……我們?既然能讓亡者復活,有這種程度的力量,想復仇應該也不是難事。」

「因為規則不允許啊。」人偶歪了歪頭,「雖然聖女大人無所不能,但力量越強就有越大的約束,聖女大人無法直接復仇,所以才要借用你們的力量。」

「所以火焰聖女創造了大小姐來引導我們?」

「是的,就像剛剛說的,聖女大人必須將因果的影響減到最低,所以才會創造出我來引導你們。」

「那麼那位執事的職責是……?」

「聖女大人派來照顧我的人。」

頓了頓,布列依斯牽起人偶的手,光滑、冰冷、堅硬,那並非人皮膚的觸感,「大小姐不是人類。」

「我是人偶。」

「但大小姐可以進食。」回想起這兩天人偶所吞下的食物。

「那是攫取能量,最好的方式是使用寶石,但還是直接從食物中攝取機制比較不那麼繁瑣。」

「相對應靈魂的意義是什麼?」

「找回記憶所需要的關鍵,嗯……大概就和祭品差不多吧。」

「這裡並非我原本所生活的世界?」

「是的,這裡是影世界,你可以視為一個平行於你們世界之外的異時空。」

兩人就這麼一問一答的消磨掉了早晨的大半時間。

人偶滿意於她和戰士的交流,而布列依斯則是暗自琢磨起從人偶那得到的情報片段。


tag : Unlight 光影組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