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7-21(Thu)

噓,他在安睡(砂鍋丸子) 3



完結OWO+



3.1

說實話,這兩人攤牌合好後,也是一種災難。

至少對他人而言是如此。

而完全不知此事依舊悠哉的兩人的旅途中多了一個同行者,得到了黑王子”走失的小狗”的評價,而有著一對獸耳的男孩不只一次抗議黑王子對他種族的誤解。

布列依斯看著眼前的場景,微笑。

「欸,小狗。」不知第幾次的惡意叫喚。

「我是狼啦!!」雖然不是第一次被這樣叫,但男孩依舊激動到頭髮幾乎都要豎立起來。

「都是犬科,有什麼差別。」這是不為所動懶洋洋的繼續刺激的黑王子。

「我、我才不是狗那種容易服從的生物!!」

啊、泛淚了……

布列依斯嘴角的微笑依舊沒變。

要是不實際看見,還真會以為這兩個人同年齡……

不過在古魯瓦爾多看來,布列依斯這樣保持沉默微笑看戲兩不相幫的行為,比起自己來的惡劣多了。

「殿下。」看夠戲的布列依斯總算出聲制止,「不要太欺負史普拉多,他還小。」

看著史普拉多閃起的星星眼,古魯瓦爾多瞪了布列依斯一眼,然後冷哼。

果然是笨狗。

至於他們是怎麼”撿到”史普拉多的,時間得回溯到三天前晚上。

古魯瓦爾多一如往常的賴在布列依斯懷裡,根本沒把亡者不需要食物的體質放在心上,捧著碗一臉悠哉的喝著布列依斯燉煮好的濃湯。

他就是想吃不行嗎?

任性度越發高漲的王子殿下一臉不屑。

遠處的灌木叢突然騷動起來,然後一道身影就朝著兩人身前的濃湯撲去。

一個頭髮上滿是枝條葉片、頭頂的獸耳一抖一抖、目光死死盯在濃湯上嘴角似乎有口水流下的男孩。

古魯瓦爾多的第一反應是將濃湯拖到自己保護範圍內。

布列依斯則是敲了古魯瓦爾多的腦袋一下,然後對著男孩揚起微笑,『要吃嗎?』

然後一邊吃一邊在布列依斯的誘導下基本把自己祖宗十八代都交代的一乾二淨的史普拉多,在布列依斯的邀請──黑王子一臉不屑道:明明就是拐騙。──下,就此成為這兩人隊伍中的一員。

『艾茵小姐的話,我們曾經遇過她,她說她會朝有寶物傳說的地方前去,你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同行呢?』

見史普拉多還有些猶豫,布列依斯笑的更溫柔了,『雖然不知道你是怎麼到達這個世界的,但在亡者的世界,想要找到符合生者口味的食物還是相當困難的,艾茵小姐想必也捨不得你挨餓,就請讓我們暫時照顧你直到和艾茵小姐會合吧。』

也許是布列依斯的語調和笑容太溫和,也或許是食物的誘惑和不想讓姐姐擔心的心思,男孩點點頭。

一開始古魯瓦爾多還不是很願意讓男孩同行,但在目睹男孩與身量不等的剽悍戰鬥力後,就也默許了布列依斯的決定。

當然,古魯瓦爾多堅決否認他其實很想捏捏男孩頭上的耳朵。

至於之後為什麼古魯瓦爾多會這麼喜歡捉弄史普拉多,除了覺得布列依斯的注意力被分散了一部份外,就是帶了點兄長想捉弄弟弟的微妙心情。

於是三人就這樣吵吵鬧鬧的踏上旅程。

3.2

多了史普拉多同行,古魯瓦爾多看起來似乎開心了點。

布列依斯心想。

當然,也多少有些吃味。

所以說,其實兩個人都是醋罈子,只是布列依斯比較理性可以稍微控制、古魯瓦爾多會以加倍任性的方式表現,都不太容易注意到。

「不要捏我耳朵!!」史普拉多雙手抱頭,鼓著臉頰跳離古魯瓦爾多好幾步遠。

「唔,手感不錯。」黑王子表示他相當滿意。

齜牙咧嘴的史普拉多直接撲了過去,然後和古魯瓦爾多一起滾成一團。

布列依斯瞇起眼,嘴角抽了抽,走過去一手提起史普拉多,一手抓住要趁此反撲的古魯瓦爾多,沉下聲調,「別鬧了。」

「對不起……」查覺布列依斯有些動怒,史普拉多乖乖垂著耳朵道歉。

將史普拉多放下,拍拍對方腦袋,布列依斯微笑,「沒事,乖乖在這裡等我和古魯瓦爾多,我們待會回來。」在看到史普拉多乖乖點頭後,布列依斯逕自拖著古魯瓦爾多朝另一邊走去。

「放手。」到達一定距離,用力拍開布列依斯的手,古魯瓦爾多一臉不滿。

將古魯瓦爾多扯進懷裡,布列依斯吻了吻黑王子的嘴角,然後笑著看對方微微紅了臉,抿抿唇,扭捏的回吻。

「這麼喜歡捉弄史普拉多?」

古魯瓦爾多別過頭去,躊躇了一會,開口,「很像弟弟……」

他沒有弟弟,皇兄們又看不起他的出身,弟一次,覺得有個像弟弟一樣的存在,就想逗弄一下。

「你其實很喜歡他吧。」吻了吻古魯瓦爾多鼻尖,「克制一點,不要太過分了。」

史普拉多坐在原地,看著遠處兩人的互動,耳朵動了動。

雖然隔出了一段距離,古魯瓦爾多和布列依斯的交談也並未拉高聲量,但還是逃不過男孩敏銳的聽覺和視覺。

好像爸爸媽媽……好希望也能和姐姐這樣……

突然紅了臉的男孩立刻搖頭把這個想法從腦海中甩去。

「怎麼了?」已然走回的布列依斯彎下腰微笑著詢問,身後是被拉著手一臉不情不願的彆扭的古魯瓦爾多。

史普拉多用力搖頭,「沒有,現在可以出發了嗎?」

史普拉多的眼神閃亮亮的,從昨天聞到了艾茵的氣味後就一直如此,非常的有精神,距離越來越近──氣味越來越濃,史普拉多的興奮簡直實質化了。

「走吧,不是說離艾茵小姐很近了?」

看著一臉興奮的衝在最前面的史普拉多,古魯瓦爾多撇撇嘴,哼了一聲。

布列依斯一臉無奈的握住古魯瓦爾多的手,牽至唇邊輕吻對方手背,「殿下,還有我在。」

這個混蛋!!

感覺變的越來越奇怪了……說話方式、行為……

紅著臉想抽回手卻無法達成目的的黑王子冷哼一聲,快步走到了布列依斯前方,再轉頭瞪了布列依斯一眼,繼續跨著大步向前走。

果然是……相當可愛。

最近性格似乎在朝某種微妙方向發展的審判官嘴角的弧度越發溫柔,凝視著黑王子的目光也越來越柔和。

古魯瓦爾多頓時覺得一陣惡寒。

3.3

在和史普拉多道別後,古魯瓦爾多悶悶不樂了好一段時間,除了彆扭的不想承認的離別的悵然外,還有件事他最近一直在煩惱著。

是的,古魯瓦爾多最近有點小煩惱。

黑王子從眼角餘光瞥了正在冥想的布列依斯一眼,持續拿著樹枝戳地的行為,一邊糾結。

最近、布列依斯的行為、態度都讓他有種陌生的怪異感,並不討厭,但是、但是實在是太讓人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了……他能安於享受布列依斯的擁抱親吻,甚至於主動靠近主動碰觸對方,但當布列依斯的手撫過他的臉頰、嘴唇、背脊、腰側時……

想著想著,古魯瓦爾多的頭低的幾乎要埋進土裡,臉也不由得紅了起來。

「……古魯瓦爾多?」睜開眼睛就看見古魯瓦爾多正以著一種相當扭曲的姿勢不知道在做些什麼,布列依斯當然要前往關心。

要不然還真不知古魯瓦爾多會折騰出什麼新花樣……

被突然接近的布列依斯的聲音嚇了一跳,古魯瓦爾多猛的向後一退,但卻無法保持平衡,在摔倒前就被布列依斯摟住。

看著臉頓時紅成一片的古魯瓦爾多,布列依斯微微挑眉,就著摟抱著人的姿勢重新坐好,吻了吻古魯瓦爾多的臉頰,「怎麼了?」

在心底翻了白眼的古魯瓦爾多伸出手環住布列依斯的脖頸,湊上前蹭了蹭對方的臉頰。

對於古魯瓦爾多的舉動,布列依斯只愣了一下,輕笑幾聲,也就順著對方的意思將事情暫時揭過不問,「還是不高興嗎?」停頓一會,「真的這麼捨不得史普拉多?」

用力扯了下布列依斯的頭髮,「才不是,他的目的一開始就和我們完全不同,總有一天會分別,我才不會因為這種小事難過這麼久。」

還真的用力了……

揉揉隱隱發疼的頭皮,布列依斯一臉無奈,「殿下,你要是老這麼扯下去,我擔心我會禿頭。」

扔掉手上不小心扯下的幾根頭髮,撇嘴,「就禿頭好了。」

惡意詢問,「殿下喜歡禿頭?」

「布列依斯。」

「嗯?」

「你果然是混蛋。」故意重重撲進對方懷裡,聽見了壓抑的悶哼,勾起嘴角,習慣性的蹭了蹭,「偽裝的太好的混蛋。」

布列依斯拍撫著古魯瓦爾多的背脊,微笑著默認了古魯瓦爾多的控訴。

那一下撞的還真是有點疼……

有一下沒一下的拍撫漸漸轉為撫摸,手掌順著脊椎骨往下滑到腰椎,用了點力道按壓起來,聽見古魯瓦爾多滿足的輕嘆出聲,布列依斯笑的更溫柔了點,按壓的位置緩緩上移,指尖像是無意的劃過頸背,感覺古魯瓦爾多頓時一個哆嗦,耳廓也慢慢紅了。

「唔嗯……喂,布列依斯,不要按了……」抖了下肩膀,古魯瓦爾多差點止不住即將出口的呻吟,按住布列依斯的手,抬頭道。

「不舒服?」吻了吻古魯瓦爾多眉心,布列依斯笑著詢問。

「我不知道啦。」更加用力的按住布列依斯沒有停止打算的手,古魯瓦爾多頓時張口,瞄準布列依斯的鼻尖咬了下去

悠哉的向後退,躲開了古魯瓦爾多的一咬,布列依斯將古魯瓦爾多錮的更緊,又吻了吻對方眼角,語氣有點無奈「真是相當不解風情呢……殿下。」

3.4

不解風情?

古魯瓦爾多覺得這個被用來形容自己的詞彙很新奇。

雖然說布列依斯那時的語氣很無奈語調很柔和,但古魯瓦爾多還是隱約感覺到了對方有些……可稱之為哀怨的情緒,雖然他不太理解對方到底在哀怨什麼。

不過,其實這也怪不得黑王子在這方面反應遲鈍。

幼年就被囚禁在黑塔上,能教導一些普通知識對被王家極力想忽視的王子來說就已經是天大的恩惠,他們巴不得黑王子什麼都不會什麼都不想的乖乖待在黑塔上,而也因此,王子成年時就要實行的教育,就被眾人忽視了過去。

之後雖然在風俗開放的黑暗世界獨自旅行了那麼久,但由於古魯瓦爾多久居黑塔所養成的不喜歡和人有過多接觸的個性,除了必要的休息,他基本都是挑著人少的路徑在活動。

在有銀髮審判官的同行之後,和人交涉的事情基本都被不想管事的黑王子扔給對方處理,和人的交流反而比黑王子先前獨自行動時還少。

並且就其他黑暗大陸住民的角度來看,黑王子和銀髮審判官的關係那是只差發喜帖公告眾人而已,也不會有人想自討沒趣。

於是,並非黑王子反應遲鈍,而是他與此相關的知識實在是淺薄到讓他敏感不起來。

現在,古魯瓦爾多正一臉不愉快的瞪著他眼前幾乎要笑的躺倒在地的青年,「你笑什麼?」瞇起眼,古魯瓦爾多開始考慮是否要先給對方一劍再聽對方解釋。

感覺到對方升起的殺意,暴風駕馭者的子孫揉了揉笑到發痛的腹部,看了下黑王子滿滿都是茫然不悅表情的臉,嗆咳了幾聲,「我要對那位審判官致上十二萬分的同情之意……咳咳,嗯,你先冷靜點。」雙手舉起成投降狀,將臉部表情調整回原本帶著三分輕挑笑意的表情。

嗯,說老實話,他只是沒想到古魯瓦爾多特意躲開那位銀髮審判官聯絡自己,見了面後想問的卻是這麼……呃……可愛的問題而已。

「所以──要聽我說嗎?」

「我是偷溜出來的,所以快點說。」不耐煩的催促。

瞥見不遠處佇立的人影,勾起一抹不懷好意的笑,然後欺近,「等等不管我作什麼你都乖乖別亂動就好……」

古魯瓦爾多愣了愣,微微抬頭,就被吻個正著,然後感覺對方一隻手環上了自己的腰,一隻手正在他頸背上畫著圈,在發覺對方想解開自己的腰帶,正想反抗的瞬間又被壓制住,準備抬腳踹開對方的同時,對方已經先行跳開,然後自己就落入了熟悉的懷抱。

看著銀髮審判官瞪了自己一眼,直接抱起黑王子走人,還有那壓抑著熊熊怒火的表情,暴風駕馭者的子孫摸摸下巴,對著黑王子說了句保重就溜之大吉。

哎哎,自己真是太體貼了,問什麼呢?讓布列依斯做到底一次不就解決了?

暴風駕馭者的子孫不負責任的如是想。

這邊覺得自己即將大難臨頭的古魯瓦爾多偷偷覷了抱著自己的布列依斯的表情,縮了縮肩膀,在心底不停咒罵。

回到了暫時借宿的旅店房間,布列依斯直接把古魯瓦爾多往床上一扔,拿出手帕沾水擰乾,用力擦了擦古魯瓦爾多的嘴唇,然後狠狠的咬吻上去。

覺得自己被挑釁的布列依斯直接忽視了古魯瓦爾多的緊張和拒絕。

對之前幾乎沒有相關經驗的古魯瓦爾多來說,這次的經驗實在是說不上好,被怒火點燃某個開關的布列依斯像是要把他整個拆吃入腹一樣,與其說是吻,不如說是在啃咬,力道有時還重的會讓皮膚滲出血絲。

雖然不至於無法忍受,但疼痛仍然讓古魯瓦爾多泛出了生理性的淚水,有點恐慌的摟住布列依斯的脖頸,將頭靠了上去,依偎在對方懷裡嗚咽。

緊繃到還有些微微顫抖的肌肉讓布列依斯稍微放緩了動作,雖然動作還是相當粗魯,但是落在古魯瓦爾多身上的吻已經具有了安撫的意味,放的輕柔。

「放鬆一點,殿下。」

這種情況要怎麼放鬆啊──?

古魯瓦爾多的腦袋頓時一片混亂。

3.5

「唔嗯……」

古魯瓦爾多覺得自己快要被燃燒殆盡,只能不知所措的跟隨布列依斯的動作載浮載沉,剛開始一連串粗魯狂暴的啃咬讓他身上傷痕累累,不過布列依斯的動作到最後還是溫柔了起來,一邊用四肢纏住布列依斯──雙手緊勾對方脖頸,雙腿緊緊勾纏著對方的腰──邊恍恍惚惚的想著。

吻去古魯瓦爾多眼角泛出的淚水,手撫上對方汗濕的額頭,輕輕吻了吻,布列依斯又把古魯瓦爾多抱的穩了點。

「殿下……」在古魯瓦爾多耳邊呢喃,順便輕輕的舔了舔對方耳廓,然後輕輕啃咬吸吮,感覺對方倒抽一口氣,全身一顫,喘息又更粗重了點,呻吟夾帶的哽咽鼻音也加重了。

古魯瓦爾多又蹭了蹭布列依斯的胸口,終於忍受不住的一口咬了上去,對方悶哼出聲的同時,力道也加了幾分,瞬間的刺激讓古魯瓦爾多不由得用指甲緊緊扣住布列依斯肩膀,頭向後仰去,大口喘氣。

古魯瓦爾多的雙眼一片朦朧,因為不斷的刺激而泛出的淚水模糊了他的視線,布列依斯將幾乎沒有剩下多少力氣來攀著自己的古魯瓦爾多溫柔的壓在床上,拖來枕頭墊在對方腰下,執起對方的手,輕輕吮咬著對方的手指。

古魯瓦爾多其實不太記得最後怎麼樣,他只記得一整晚自己幾乎都在嗚咽呻吟和不知所云的呢喃,眼淚也不停的掉,雖然知道不過是生理性的淚水,還是覺得有那麼一點丟臉。

身上可以說是傷痕累累,雖然布列依斯之後還是有替他稍微治療過,還是不怎麼舒服,更別提現在還有點痠軟的腰。

醒來後還有點混沌,四處張望了下,將自己裹在被子裡,忍著腰間的痠軟和下半身的疼痛挪啊挪,挪到了坐在床上的布列依斯身邊,蹭了蹭對方大腿,頭理所當然的向上一靠,打了個呵欠,又迷迷糊糊的陷入沉睡。

專心在手中書籍的布列依斯微微垂首,理了裡古魯瓦爾多散亂在臉龐上的頭髮,親吻對方的臉頰,將書本放下,把古魯瓦爾多撈進懷裡,向後調整了一下姿勢,拉起被子蓋住兩人後,布列依斯也閉上了眼睛。

窗簾被風吹動,而房裡的兩人正在沉睡。



Fin.

tag : 姬王子 布列依斯X古魯瓦爾多 砂鍋丸子 Unlight 王子受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