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01(Fri)

血色




總算又開始進行的前傳部分。

啊啊這兩個人果然很有趣w布列就某方面來說果然還是有些粗神經吧?w

OOC有、腦補妄想依舊w

感謝閱讀唷w





布列依斯一直知道古魯瓦爾多對屍體很有興趣,甚至會主動去尋找可以用做標本的素材,但古魯瓦爾多主動獵殺素材的行為並不頻繁,因為古魯瓦爾多似乎聽得見死亡的聲音、或者是他根本就看得見死亡本身,他總有辦法找到奄奄一息的動物,並將牠們帶回寢室。

布列依斯想,這應該就是隆茲布魯王國的國民認為古魯瓦爾多被死神附身的原因──古魯瓦爾多探知死亡的感官敏銳的不像是人類所有。

由於布列依斯只見過古魯瓦爾多在連隊的收藏,他並不知道隆茲布魯王國城堡的某個暗室中,那些死囚的標本,才是恐懼最為根本的來源──收藏動物的屍體能夠視而不見,畢竟不少貴族都有炫耀狩獵所得的習慣,標本是個保存的好方法,但當王子對屍體的興趣包含了人類,便無法不去排斥、去畏懼。

這不是他們第一次前往消滅從渦中跑出的異型生物,但卻是布列依斯第一次和古魯瓦爾多同時出戰,這也讓他第一次理解到:為什麼都沒人想和古魯瓦爾多搭檔、甚至是連在同一戰區都不願意的原因。

布列依斯用手摀住嘴,微微後退了幾步。

這是他所見過最殘暴的殺戮,古魯瓦爾多似乎沒有防守的概念,他只有一個目標:將眼前的一切絞得粉碎。

不分敵我,古魯瓦爾多的眼中只有一片血色的殺意。

布列依斯瞪大了眼睛,心臟劇烈跳動著,似乎不完全是因為害怕......但情緒太複雜,他完全無法分辨。

愣了好一會,布列依斯才回過神來,舉起劍加入了戰鬥,但他的注意力總有一部分在古魯瓦爾多身上,就算知道戰鬥時要全神貫注,但布列依斯還是無法控制的將目光飄往全身染血的古魯瓦爾多。

古魯瓦爾多......意外的適合血的顏色。

戰鬥結束後,眼前是一片血腥,站在一片血肉骨骼中的是古魯瓦爾多,此時被那雙石榴紅色的眼睛盯著,會莫名的認為自己是古魯瓦爾多眼中的標本材料。

「……古魯瓦爾多?」布列依斯用略微沙啞的聲音詢問,然後嘗試慢慢的接近對方。

古魯瓦爾多還帶著殺意的眼睛順著聲響看向布列依斯,然後像是被什麼刺激到一樣,瞇了下眼,然後周圍的狂躁氣息瞬逐漸回到原本的沉鬱,「嗯?」

確定對方恢復了神智,布列依斯快步走到古魯瓦爾多身邊,稍微檢查了一下對方的情況,皺眉,「我總算知道你的那些傷是從哪來的了......」如果每次任務都是這種捨棄防禦專注攻擊的模式,那不管何種程度的任務都能把自己搞得一身是傷的確不意外。

古魯瓦爾多歪了歪頭,盯著布列依斯看,以往和他共同出過任務的人眼底對他都只剩下畏懼,但布列依斯的反應很微妙,不大能理解的古魯瓦爾多只得開口,「回營地?」

確定古魯瓦爾多身上並沒有很嚴重的傷,布列依斯點點頭,「當然。」



古魯瓦爾多張望四周,他說不清自己身在何處,周圍是一片生長滿爬藤植物的斷垣殘壁,而自己所踏的石板也是和這些石牆一般,懸浮在空中沒有任何連接。

往下看,是一片灰濛濛的霧氣瀰漫,再往前望,是一塊塊向下延伸的石板。

抿抿唇,古魯瓦爾多踏出腳步。

鞋跟和石板扣響的聲音迴盪著,還可以聽見裊裊的回聲,古魯瓦爾多不疾不徐的慢慢往下走去,偶然抬頭,才發現石板是以螺旋排列著的。

盯著上方也逐漸被白霧遮蔽的石板中央,古魯瓦爾多頓時覺得有些暈眩,輕輕晃了晃頭,他繼續往下走。

滴答。

一陣冰涼,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再度抬頭,古魯瓦爾多茫然的眨眼,不明白水滴自何而來。

然後是一陣轟鳴,低沉的鳴動和胸腔內的空氣產生共鳴,胸口發悶,同時感覺到周圍的灰霧似乎開始移動,手往前一探,略略側頭。

灰霧開始旋轉,古魯瓦爾多低下頭,石板下方出現了漆黑的空洞,隨著灰霧的旋轉而擴大起來,古魯瓦爾多的眼睛眨也不眨,他總覺得那個空洞當中有什麼在呼喚他、甚至正與現在的自己對望著。

突然一陣腥甜,古魯瓦爾多克制不住瘋狂蔓延自喉頭的血腥氣,半彎著腰嗆咳起來,嘴角、鼻腔、耳朵都滲出了血液。

全身都有些發脹,皮膚底下很快蔓延開一片血色,似乎是微血管爆裂開來,皮膚的孔隙中也開始朝外滲出鮮血和組織液。

但即使如此,古魯瓦爾多仍沒有移開與空洞對望的眼睛。

然後下一瞬間,一切全部寂靜下來,灰色的霧氣散去,然後是紅色的液體開始落下,摸了摸落在自己臉上的液體,熟悉的黏稠感、和越來越重的鐵鏽味都讓古魯瓦爾多認知到,這些落下的鮮紅液體都是血。

並不會覺得噁心,隱隱約約還覺得有些愉悅,這些血液的氣味對古魯瓦爾多來說甜美異常,於是,就算知道不應該隨便將血液送入口中,古魯瓦爾多還是不由自主的將手上沾染的鮮血舐去。

漆黑的空洞似乎離古魯瓦爾多又近了些,至少古魯瓦爾多已經隱隱約約感覺到一股要將自己朝空洞中心拉去的引力。

身體各處都在發疼,古魯瓦爾多跌坐在已經出現裂紋的石板上,望著速度越來越快的漆黑空洞,古魯瓦爾多勾起一抹微笑,看著自己被空洞吞沒。

睜開眼睛,看見的是白晃晃的天花板,被白色牆面反射的光刺的有些難受,眨眨眼,古魯瓦爾多動了動自己的手,然後臉頰被一雙手蓋上,「古魯瓦爾多,你感覺怎麼樣?」

意識還不太能從虛幻回到現實,古魯瓦爾多頓了一下才沙啞的出聲:「布列……依斯……?」

「你回營地前就突然暈過去了,感覺如何?」皺著眉,把手蓋上古魯瓦爾多的額頭確定溫度依舊正常才挪開手把人扶起,然後倒了杯水遞給古魯瓦爾多。

古魯瓦爾多慢吞吞的伸手接過杯子,點了點頭,「還可以。」

一邊喝水一邊回憶夢境內容的古魯瓦爾多微微淺笑著,石榴紅色的眼睛漸漸變得朦朧,布列依斯微微皺眉,忽略了心頭竄上的一股冰冷感,他再次伸手按上古魯瓦爾多的臉頰,「你真的沒問題?」

莫名有種冷水當頭澆下的錯覺,古魯瓦爾多輕輕甩了下頭,再次望向布列依斯,「沒問題。」



tag : Unlight 光影組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