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25(Fri)

隆茲布魯記事 4




這家人病到沒邊了w

目前還有國王和二皇子的部分尚未設定完整......會去多翻一些書來作參考的w

其實隆茲布魯記事裡出現的是一群具有理智的瘋子w

但相對於其他人還可以抑制甚至短暫填平的空虛感,殿下那種無法滿足、會不斷擴大需要的空洞慾望才是最可怕的w






古魯瓦爾多依舊記得自己第一次見到的那具屍體。

仰起頭張大了嘴——原本被塞在口中的鐵條已經被拿開——似乎是想吶喊什麼,雙手被綑縛於背後,整具軀體呈現一種別樣的扭曲,卻又被貫穿的木樁強迫串直。

那對古魯瓦爾多來說是種震撼,突出的眼和外翻的舌頭,扭曲到極致的猙獰表情,在年僅五歲的古魯瓦爾多心底重重刻下了死亡的影子。

皇太子抱著自家幼弟走進已經下令獄卒暫時撤離的地牢,立刻博得唯一在場的洛斐恩不甚贊同的視線,『殿下,三王子還小。』

您就別帶壞三王子了吧。

這是洛斐恩隱藏起來的下半句話,雖然皇太子對此心知肚明,但完全沒有照辦的意思。

『古魯瓦爾多也喜歡這裡,對吧?』將手臂往上抬了抬,皇太子凝視著自家幼弟,淺笑著詢問,而當時尚且年幼的黑王子懵懵懂懂的點頭,於是皇太子立刻轉頭看向洛斐恩,笑得萬分溫和,『您瞧,他說喜歡。』

殿下,您這是拐騙。

洛斐恩謹守分際的閉口不言,但他已從眼神傳達出如此的訊息,仍然乾脆俐落的將此訊息無視的皇太子緩下聲調詢問自家幼弟,『要在這裡等王兄還是和王兄一起進去?』

年僅五歲的幼童會做什麼決定基本沒有懸念,於是皇太子就這麼抱著古魯瓦爾多進了牢房。

然後做起教學。

『古魯瓦爾多,不管人類或動物,腹部的確都很柔軟、也很薄弱,但……』舉起馬鞭在囚犯的腹部繞了個來回,然後依序指向脖頸、心臟、頭顱,『實戰上我更建議你瞄準敵人的喉嚨、心臟、腦袋——雖然打擊難度相對高,但可以保證對方失去戰力。』

摸摸古魯瓦爾多的頭,皇太子依舊微笑著,『不過,刑訊和戰鬥是完全不同的領域,戰鬥求的是速殺、刑訊所求的……』視線從自家幼弟轉到了囚犯身上,皇太子伸出左手搭上囚犯的肩膀,然後加壓。

古魯瓦爾多被囚犯全身突然的抽搐嚇得一縮。

皇太子鬆了手,馬鞭在囚犯正坐著的尖銳木樁上輕輕敲打,『是以最小的傷害開發最大限度的疼痛,繼而獲得情報,當然,在獲得情報前是不能讓這些人死去的。』

『人類的會陰就是如此脆弱的地點,這裡有不少神經,而且柔軟,木樁刺在這裡,會隨著時間逐漸穿透整個人體。』

『而且不太容易讓人死亡。』吻了吻似乎有些驚懼的古魯瓦爾多的額頭,『——今天就到這裡吧,古魯瓦爾多想吃小甜餅嗎?』

依舊年幼的黑王子就這麼被點心轉移了注意力。

『明天王兄再帶你來看人柱。』皇太子摸摸古魯瓦爾多的頭——絲毫沒有摧殘純潔心靈的自覺——然後回頭看向洛斐恩,『可以把讓他踩住的那兩塊木板拆掉了,該知道的等他死後就會知道了。』

宮廷學者不禁為皇太子兇殘的手段哆嗦了一下。

九歲的古魯瓦爾多慢吞吞的端起蔻蔻西亞遞來的、盛裝有紅茶的杯子,啜飲了一口後又放回桌上,繼續翻閱起手中有關醫學解剖的書籍,桌上有著一隻金絲雀的標本——那原本國王送給自家么兒的生日禮物,但在意外啄傷了皇太子後,被皇太子以冒犯的名義扭斷了頸骨。

那段時間古魯瓦爾多幾乎沒給他的王兄一個正臉,直到他在洛斐恩的指導、以及蔻蔻西亞的協助下,花費了一番心思將標本弄得和生前差不多,才總算願意和皇太子正面對談。

本來他也以為自己會和王兄一樣喜歡那些囚犯被刑求時的慘叫、以及恐懼的表情、還有更深刻的……絕望,但隨著年紀增長,古魯瓦爾多發現那些慘叫哀嚎對自己一點吸引力都沒有,只覺得吵人刺耳,他更加喜歡乾脆的切割、屠殺,死亡應當是更加寂靜而且莊嚴的。

古魯瓦爾多對其兄長的惡趣味完全不敢苟同。

黑王子的死亡觀與其兄長完全不同,這點至少讓洛斐恩有了些許安慰——至少,喜歡標本這種興趣,總比喜歡泡在牢房裡把哀嚎慘叫當交響曲來聽的嗜好安全的多。

但此時的洛斐恩還不知道,古魯瓦爾多心中的空洞,比起他的兄長們,還要來的更加可怕。


Fin.

tag : Unlight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