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31(Sat)

孽緣




前傳的部分決定改成眾多單篇的組合型式,太多紛雜的零感,靈感點的時間線又不斷的跳來跳去,實在很折磨。(遮臉)

大抵上會是生前的故事集錦w

很想努力把這兩人之前的空白補完整,雖然知道都是自己的腦補啦,但如果這樣的故事能讓大家更喜歡他們那就更棒了w

感謝閱讀/





布列依斯遠遠就看見了被幾個人圍住的古魯瓦爾多,皺著眉想了想,還是轉了個方向朝著那邊走去。

他還是沒辦法全然冷漠的袖手旁觀。

「以多欺少未免太不公平吧?」

在他出聲後,雖然被包圍,但仍然保持著傲慢表情來刺激他人火氣的古魯瓦爾多就將視線移向了他,然後吐出立刻讓人心生不悅的話語。

「多管閒事的傢伙。」

又是這個全身閃亮亮的讓人看著就刺眼的傢伙……

古魯瓦爾多皺眉,抓不準對方開口幫助自己的用意為何,本能的就先將對方排除在外。

「不關你的事。」

「不過是看不過這種小人行徑而已,與對象無關。」不甘示弱的嘲諷對方的自作多情,布列依斯走到了古魯瓦爾多前方,直視那些前來找麻煩的傢伙,「私下鬥毆是違反隊規的吧?」

「切,小白臉是想跟著一起被打……」領頭的人被旁邊的同伴扯了一下,才注意到布列依斯身上的聖騎士服裝。

聖騎士隊的隊長巴蘭榭是出了名的護短又睚錙必報,對巴蘭榭來說,找聖騎士麻煩基本就等同於找他麻煩,領頭者也是明白這個道理的,平白無故得罪一個隊長沒有好處,哼了一聲,瞪了布列依斯一眼,將目光轉向一臉漫不經心的古魯瓦爾多,「下次你就沒這麼好運了。」

看著幾人離去,布列依斯微微鬆了口氣,才轉過身面對古魯瓦爾多。

古魯瓦爾多扯開一抹充滿嘲諷意味的冷笑,對布列依斯說道:「為了你愚蠢的多管閒事,我好心的告訴你:最好別和我扯上關係。」

「至少,他們目前是不會找我麻煩的,危險的不是我。」微微瞇眼,布列依斯扯開沒有實質意義的微笑回應。

「依靠他人是不現實的,只有自己才能信任。」丟下這句話,古魯瓦爾多轉身就走。

皺著眉看著古魯瓦爾多走遠,沒打算繼續用熱臉去貼人家冷屁股的布列依斯也轉身朝另一個方向離開。

當然,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有三就有後面的四五六七八……歸根究底,還是古魯瓦爾多太會吸引仇恨質,而布列依斯太過倒楣幾乎次次都能撞上古魯瓦爾多被包圍的場面。

「我都說要你別和我扯上關係了。」又一次被解圍的古魯瓦爾多相當煩躁,這個傢伙怎麼這麼煩人?為什麼總是能這麼剛好的出現在他被包圍的時候?

他都要懷疑布列依斯是不是在自己身上裝了什麼監測用的儀器了。

「你自己人緣太差被人圍堵的次數太多才容易被我碰上吧?你以為我很願意?」布列依斯對此也百思不解,到底為什麼自己老是會撞上古魯瓦爾多被人找麻煩的時候。

因為布列依斯替古魯瓦爾多解圍的次數太多,兩人現在已經成了一條線上的螞蚱,壓根脫離不了關係了,越來越多的連隊成員知道;找古魯瓦爾多麻煩的話,就會有布列依斯出現。

但這段時間下來,布列依斯和古魯瓦爾多的關係倒是好上不少,至少已經算的上是可以互相吐槽諷刺的損友關係了。

從古魯瓦爾多能夠記住布列依斯的名字,並且也改了稱呼就可以一窺端倪。

當然,對兩人的這種孽緣與傳聞,身為兩人半個監護人的巴蘭榭和弗雷特里西都分別找了兩人好好的關心了一下。

金髮藍眼看起來一臉憂鬱的男人維微皺著眉,「我想你知道我為什麼找你。」

布列依斯沉默著點頭。

「我只是想要提醒你,對古魯瓦爾多來說,關係是很沉重的,希望你有所覺悟。」巴蘭榭如是說,然後就揮手要布列依斯離開。

關係是很沉重的?

布列依斯有些無法理解對方的話語所指,他只能朝著巴蘭榭微微欠身,然後遵照著對方的指示離開。

而這邊的弗雷特里西則是一臉無賴的勾著古魯瓦爾多的肩膀,「嘖嘖,那個叫布列依斯的小子這麼得你喜歡?」

「你在作夢吧。」抓著弗雷特里西的手,甩開後還拍了拍肩膀,古魯瓦爾多一臉不屑。

「你都把人家的名字記住了,哎哎,人長得漂亮真是吃香呢。」

「那傢伙個性差勁死了。」

預料外的反應,讓弗雷特里西微微瞪大了眼,然後慢慢的勾起微笑。

……看來是不討厭的嘛。

嘛,看來這下可以放心點了,小孩子就該多交些朋友嘛,老自己悶著不發霉才怪。


弗雷特里西回到帳篷,沒意外的看見了伯恩哈德的身影,「你就不出去走走啊?伯恩哈德,悶在帳篷裡會變得和古魯那小子一樣陰鬱喔。」

闔上手中的書,伯恩哈德看了弗雷特里西一眼,「……這就不用你擔心了,弗雷特里西。」然後停頓了一下,「你沒把他帶過來?」

這倒是讓伯恩哈德有些意外,弗雷特里西莫名的相當喜歡古魯瓦爾多,老是會將人硬拉到他們的帳篷來,時間久了也夠讓伯恩哈德熟悉古魯瓦爾多了──自然的,弗雷特里西三不五時的唸叨也是原因之一。

當然,那也只是伯恩哈德單方面的熟悉而已,古魯瓦爾多幾乎是沒將伯恩哈德放在眼裡的。

「欸?伯恩哈德你居然會問這個?」攤平在床上,弗雷特里西蹭了蹭枕頭,有點訝異的挑眉。

「……你最近最好注意點。」沒理會弗雷特里西的疑問,伯恩哈德逕自拋出一句沒頭沒尾的話語。

有著長年相處的默契,自然能理解伯恩哈德話中的含意,弗雷特里西有點苦惱的抓抓頭,「我知道,不過這種事我也沒辦法干預太多啊。」

「那就別讓他有機會到處亂跑。」

「要用什麼理由?而且這樣那小子之後又要跟我鬧脾氣。」

「…………」一瞬間對弗雷特里西的糾結有點不知該如何反應,伯恩哈德停頓了一會,才又繼續接話,「你是他的直屬隊長,弗雷特里西。」

「那小子鬧起脾氣頭痛的是我又不是你……」弗雷特里西乾脆把頭埋進枕頭裡,悶聲回應。

弗雷特里西,你到底幾歲?

伯恩哈德抽了下嘴角,把這句會造成後續反應的話吞回肚子裡,重新打開書本閱讀起來。

反正弗雷特里西煩惱完後該做的還是會去做的。


這時,到了自己午間偷閒地點的布列依斯看著眼前的人,微微挑眉,語調微妙的有些不穩,「怎麼又是你?」

撐著手臂半躺在樹下的古魯瓦爾多撐起身來,「……這是我想說的……」

「…………」布列依斯揉揉眉心,最後選擇退讓。

他實在不想再和這傢伙有什麼更深入的牽扯了,這傢伙根本就是個天然的麻煩製造機。

正想離去的布列依斯,腳步卻被古魯瓦爾多接下來的的一句話定住。

「看在你和我有同樣眼光的份上……我特許你可以留下。」然後又躺了回去,安然的閉上眼午睡。

相當彆扭的邀請與含蓄的試探,對一向直來直往的古魯瓦爾多而言已經是他最好的表現了,也是某種程度上的妥協和示好。

這點,還算是敏銳的布列依斯自然沒有漏掉。

……自己果然還是太心軟了。

最後還是在古魯瓦爾多不遠處坐下的布列依斯這麼想著,然後自嘲的扯了扯嘴角。

「笑什麼?」古魯瓦爾多的聲音傳來,布列依斯抬起頭,才發現對方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睜開了眼睛盯著自己。

「沒什麼。」沒打算解釋,何況,就算解釋,思考邏輯完全是另一個次元等級存在的對方會不會懂,這也是個問題。

到時候會沒完沒了的,他可沒興趣玩辯論遊戲。

「…………」總覺得自己被敷衍的古魯瓦爾多微微瞇了下眼睛,輕哼一聲就躺回了原地。

不由得被對方有點幼稚的舉動逗笑,布列依斯很克制的沒笑出聲,只是挪動了一下姿勢,然後稍微遮了一下上揚的嘴角。


tag : Unlight 光影組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