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10(Thu)

雪日的相逢





髭切來到本丸時正巧碰上了難得的下雪天,空氣如今冰冷又帶著一點水氣,雪蓋上了櫻樹的枝枒,湖面因為結了一層冰,也被蓋上了一層薄薄的雪花,偶爾,過重的雪會從枝上落下,在地面上堆起了一個個小堆,放眼望去全是一片白茫茫,大部分刀劍又因為征戰而被派了出去,本丸裡一片靜悄悄的,配上了雪景就更顯得寂寥,但髭切對此並不覺得討厭,畢竟他也是個上千歲的老爺爺了,對新事物的接受與適應遠沒想像中的輕鬆,有這樣安靜閒暇的私人時間,讓他能按照自己的步調來理解這個已經大變樣的世界,髭切是樂於接受的。

老人家嘛,反應慢了點也是沒辦法的事呢。

相當悠哉遊哉的想著,髭切攏了攏肩上的外套,以著將近烏龜爬的速度將本丸兜過了三圈後,才挑了個能以最佳角度欣賞庭院景緻的位置坐了下來,也沒管落到身上的雪花,就這麼半閉著眼養神。

「真是安靜吶——」

髭切輕聲說道。

的確,留守本丸的刀幾乎都是擅長隱匿的短刀,行動起來沒什麼聲音也不意外,而庭院中,大概是冬日的影響,除了偶爾積雪滑落的聲響外,也是一片寂靜。

但就是有點太過安靜了,總覺得該有個老在自己身邊打轉的……嗯——是誰呢?似乎是有點印象,但想不太起來呢……

髭切如是想,並且有些困惑的側了下腦袋,開始扒拉開記憶海底層的每個箱子。

年紀大了就是這點不方便啊……

記憶的盒子開開關關,髭切這才從一個被小心安放在最內側的盒子裡找到了他想要的記憶——是啦,他有個可愛的弟弟,老愛纏著自己兄長兄長的叫著,總是愛操不必要的心,巴不得與自己形影不離卻在最後被強行帶走的弟弟。

他可愛的弟弟。

最可愛的弟弟。

『唯一』的弟弟。

重新讓這份塵封的記憶浮上表層,髭切的神色總算稍微鬆緩了一些——雖然這種過度細微的差距通常也只有膝丸能看得出來——就被玄關處的擾動引去了注意。

看來是回來了吶。

起身後稍微伸了個懶腰,拍去身上的積雪,髭切慢吞吞的走向玄關,結果還沒走出幾步就被人撲了個滿懷,髭切本來是能閃開的,但伴隨著那道身影傳來的那聲呼喚——對才把相關記憶放到表層的髭切來說實在太過熟悉——讓髭切停下了動作,任由來者緊緊抱著自己不放。

「兄長!總算是見到你了——」

悶在自己肩頭的聲音有些哽咽,髭切不由得有些失笑。

他可愛的弟弟似乎還是一樣愛哭——嗯,這很好,他喜歡弟弟和以往記憶中沒什麼改變這件事。

老人家總是不大喜歡改變的吶。

髭切滿意的點頭。

「一直、一直都想再見到你啊,兄長……」

已經感覺到自肩頭傳來的濕潤,髭切伸出手,環抱住那個從撲上來後就死命把臉埋在自己肩側似乎沒打算起來的身影,「我也很想再見到你呢,我可愛的弟弟。」

抽泣聲似乎又大了點,髭切揉了揉自家弟弟毛絨絨的後腦,「別哭啦。」

「我沒哭……我沒有哭。」

硬是忍住了快出口的笑聲,髭切柔聲哄勸,「嗯嗯,沒哭,好啦,抬起頭來吧,我想看看你的臉啊。」

埋在頸邊的腦袋動了動,過了好一會,髭切總算看見了那張記憶中的熟悉面孔。

「……兄長。」

「嗯嗯,我在呢。」髭切笑彎了眉眼,按了按對方還有些泛紅的眼角,「還是一樣愛哭啊。」

「兄長!」膝丸頓時漲紅了臉。

「是——我知道的,你沒哭嘛。」

「兄長你又尋我開心……」有點不高興的嘟囔,但膝丸很快的又恢復了明亮的表情,他拉住了髭切的手,「差點讓兄長混過去了,兄長從剛剛開始就沒叫過我的名字吧?」

「唉呀……嗯——是什麼呢?」髭切歪了歪頭,拍了下膝丸的肩膀以示安撫,「嘛,這樣鎖碎的事就別在意了,你就是我可愛的弟弟呀。」

抿抿唇,膝丸忍住了想嘆息的衝動,「我的名字才不是鎖碎的事啊,兄長。」他有些無奈的抱怨,然後有些彆扭的補了一句,「我是膝丸。」



Fin.



題目 : 刀剣乱舞
部落格分类 : 線上遊戲

tag : 刀劍亂舞 源氏兄弟 髭膝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