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2-30(Fri)

砂鍋丸子20題短篇集 4




01.光影 08.正義 09.侵蝕
11.收藏 13.枷鎖 14.瘋狂

設定OOC,人物可能崩壞。

瘋狂和侵蝕有聯繫,病掉壞掉的布列注意,感謝閱讀。(鞠躬)



01.光影


他們終究會相互背離,漸行漸遠。


白與黑之國的交戰越發嚴酷,在雙方都犧牲掉許多兵卒後,踏上戰場的,也輪到了兩國的貴族。

「古魯瓦爾多......」布列依斯望著古魯瓦爾多的臉孔,不由得語塞。

「這時候不用多言,布列依斯。」跨坐在對方身上,壓制著對方行動的古魯瓦爾多湊過去嚙咬對方的耳廓,低笑著開口,「再說話......就換我吃掉你。」

伸出手攬住對方的腰,布列依斯輕輕嘆息,然後有些兇狠的咬吻上去。


短促高亢的嗚咽一聲,古魯瓦爾多咬上了布列依斯的肩膀,然後就靠在對方懷裡大口喘息。

輕吻古魯瓦爾多的臉頰,布列依斯眼底的柔和掠過一瞬,又死寂了下來,將頭埋進對方頸邊,收緊了手臂。

不是很有精神的打了個哈欠,蹭了蹭對方肩膀,古魯瓦爾多瞇了下眼,撈起布列依斯放在身側的白銀劍,沒去理會被灼傷的手,就這麼一劍穿透和布列依斯穿著同樣服飾的男人心臟。

藏在暗處的男人只看見傳說執掌死亡的黑色君王勾起的那抹微笑,就在瞬間失去了性命。

看著倒地的同僚,布列依斯露出了有些糾結的表情,從古魯瓦爾多手中拿回了自己的劍,捧著對方的手,皺起眉。


古魯瓦爾多隱藏在城堡的陰影中,默默的看著布列依斯遠去的背影,深深吸了口氣,閉上眼,當再次睜開眼睛,古魯瓦爾多的眼神已經平靜了下來,他扯了扯嘴角,將自己再度融入黑暗之中,消失了蹤影。


只有背對著城堡的布列依斯知道自己要花多大力氣克制回頭的衝動,他知道,古魯瓦爾多必定隱藏在某個地方望著自己離去的背影。

維持著面部表情的平穩,和為了遮掩隱隱發紅的眼眶,布列依斯刺破了自己的掌心,然後微微仰起頭深呼吸。


「布列依斯?」

人偶平板無波的聲音拉回了布列依斯的神智,對著將目光投在自己身上的兩人,審查官勾起微笑,輕輕搖頭,目光望向了棋盤──人偶執黑,黑王子執白。

白騎士的腳下是黑之君王的王冠。

「很神奇吧?」像是看透了布列依斯的想法,人偶難得勾起一抹淺笑,「看來,聖女大人所說的,這副棋的有趣之處,你已經體會到了。」



09.侵蝕


布列依斯用水把被鮮血染紅的銀白長髮沖洗乾淨,神色還有些茫然。

似乎不是第一次了,在獵殺汙染者的途中被殺意沖昏頭腦,布列依斯有些恍惚的想著,尚是一團糨糊的大腦還沒辦法清晰的意識到這是為什麼,也或許已經意識到了,但總是迴避深入思考下去。

整個人泡在熱水裡的布列依斯微微向後仰,望著浴室天花板,舉起手掌盯著發呆。

還記得血流過掌心的感覺,和以前讓自己厭惡的黏膩沉重不同,多了點不一樣的感受......溫暖和滿足,能填平自己目前空洞的某種東西,存在於血液之中。


布列依斯擦著頭髮,有些焦躁的神色在望見身前的身影時慢慢平靜下來,布列依斯看著古魯瓦爾多在他房間裡打轉,試著碰觸任何東西。

『你想要什麼?古魯瓦爾多......你希望從我這裡拿走什麼?』布列依斯突然出聲將古魯瓦爾多的視線和注意力引了過來。

黑王子露出淺淺的微笑,湊進布列依斯耳邊,嘴唇開闔。

布列依斯微微皺眉,神色隨後放鬆下來,沉默半晌,抿著唇點了點頭。


馬庫斯默默的望著走在自己身邊的布列依斯。

他總覺得自己的同事氣質似乎有了微妙的變化,似乎......不太像以前的布列依斯──雖然他也沒有認識布列依斯多久,但還是覺得現在的布列依斯,和之前有些不同。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所謂的變化又是什麼?

但,這種變化不太妙。

看著布列依斯從原本微微皺著眉,像是厭惡著什麼一樣的乾脆取人性命;到現在完全不在意把自己弄得滿身是血,馬庫斯側了側頭,開始思考是不是要將這件事上報。


布列依斯甩了下劍上沾染的鮮血,眼角餘光看見趴在自己肩膀上的古魯瓦爾多,勾起嘴角──黑王子正雙手環抱著布列依斯,輕吻對方染血的臉頰,然後露出滿足的微笑。



14.瘋狂


布列依斯似乎可以體會到,昔日黑王子所說的,那種怎麼樣都無法填平的空洞感是什麼樣子的,他仍然活在這個世間,但有某個部分已經死去,空蕩蕩的,像是隨著對方的死去而被帶走。


掬起清水漱了漱口,才稍微清洗掉口腔中的氣味,反胃感依舊存在,只是感覺緩和了一些。

拿起手帕擦了擦嘴,微微喘了口氣,斜靠在石牆上,布列依斯望向窗外,不意外的,在他目光的凝視下,窗台上果然逐漸出現了那個他相當熟悉的身影。

「你真是陰魂不散......是因為我帶走這個的關係?」

布列依斯凝視著古魯瓦爾多的身影,拉出被藏在衣服底,曾經屬於對方所有的十字架掛墜,開口。

坐在窗台上的人影跳下,寂靜無聲的落地,然後對著自己露出有些戲謔的淺笑。

「告訴我吧,古魯瓦爾多,你是真正的幽魂,還是我心底投射的幻影?」

形象相當清晰卻是半透明的人影微微抬高下巴,嘴角彎起更大的弧度,表情嘲諷。

啊啊......不意外的反應,但卻連自己都分不清,這究竟是古魯瓦爾多對自己的嘲諷,還是這也是自己的心投射出的虛影,對自己愚蠢的嘲笑。

「你不能進入安息之地嗎?去尋求你的安寧......」有些煩躁的低下頭,抹了下臉,布列依斯低語。

然後布列依斯發現自己的臉頰被古魯瓦爾多的手蓋上,說來可笑,明明就是非實體的幻影,他卻感覺到了近乎灼熱的溫度。

對方的眼神如同死前,那是看透了什麼的寧靜,或許還有些不知針對誰的笑意。

布列依斯閉上眼睛,才發現臉頰上的溫度是自己的眼淚。


布列依斯在床上睜開眼睛,一瞬間有些弄不清自己身在何處。

幻覺更加嚴重了,或者是古魯瓦爾多的亡靈獲得了更大的力量......以前還需要布列依斯精神集中的凝視才有可能看見,現在幾乎可以無時無刻的看見對方在自己身邊晃盪,並注視著自己在他死後狼狽的模樣。

但布列依斯卻詭異的為此感到平靜,甚至無法克制自己這麼臆想著:古魯瓦爾多的留下,是為了陪伴自己。

他漸漸不去思考這是幻覺或是真實,他逐漸習慣回過頭就看見古魯瓦爾多那雙石榴紅色的眼睛,並對此感到莫名的喜悅。


時間逐漸過去,布列依斯發現自己缺失的部分更多,他依舊會對梅莉亞感到憐愛,梅莉亞依舊是他的支柱和重心,但屬於自己的,對於自己本身的情感消失了,只有在夜間和那抹幽影對話時,才會稍微有情感上的波動。


這樣不太對勁,布列依斯很清楚,但他無法克制自己。

或許在那個瞬間他是憎恨的,或許在心底的某個角落他所冀望的是梅莉亞的死去。

閉上眼,布列依斯強制自己中斷這個聯想。


一劍穿透任務對象的喉嚨,沒去在意濺上臉頰的血跡,連布列依斯自己都沒意識到,他的嘴角正微微揚起。


tag : 姬王子 砂鍋丸子 布列依斯X古魯瓦爾多 Unlight 王子受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