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24(Fri)

2015王子生日活動





簡單來說就是在噗浪上弄了個有點像是安價的發展故事。

以王子碰上的各種狀況與人為主軸,無CP。

噗浪實況(?

以下是單純文章的部分~








星幽界聖女之子的宅邸內,被被褥包裹的黑王子正沉眠於黑甜的夢鄉之中,窩在棉被堆中,難得有場高質量睡眠的黑王子翻過身去,把臉朝著枕頭深處埋了埋,打起了淺淺的呼嚕。

伴隨著黑王子輕緩的呼吸聲,房內的氛圍變得更加安穩,依舊落入房間內的月影緩緩的轉了方向,當月光終於觸摸到房間中央的大床時,沉睡著的黑王子卻產生了異變。

你希望古魯瓦爾多變成什麼樣子?
變成小孩


輾轉清醒的黑王子慢吞吞的起身,有些睏倦的揉了揉眼睛,想下床卻發現自己被衣服和被褥纏得幾乎動彈不得,扯了扯身上的衣物,趁著起床氣的黑王子乾脆將那些礙事的布料剝除,光溜溜的爬下床,踩著吧噠吧噠的步伐小跑到櫥櫃邊,直到用了幾分力氣才拉開櫥櫃抽屜,古魯瓦爾多這才意識到——事情似乎有哪裡不對勁。

……這裡是哪裡?

恢復到肉嘟嘟軟綿綿3頭身模樣的黑王子眨巴眨巴眼睛,正當年幼的黑王子決定扮演一下思想者的同時,一個噴嚏打斷了他的所有思維,揉揉鼻子,古魯瓦爾多把上半身埋進了抽屜裡好一陣子,才扒拉出了一套大致上可以蔽體的外套穿上。

著裝完成的小王子有些好奇的打量了下四周——有些擺設他頗熟悉但有些東西卻又陌生的很,這讓小王子難得的有些無措畏懼。

——年幼的黑王子被削減的是武力值,但與之相對,好奇心卻大幅增加。

躊躇半晌,抵不過好奇心的叫囂,小王子還是努力踮起腳尖打開了房門,踏著小小的腳步溜出了房間。

你希望古魯瓦爾多第一個碰見的人是誰?
碰見貝琳達


古朗德利尼亞帝國的女將軍在走廊上發現了可愛的小東西——小巧的、柔軟的、無害的、蓬鬆的,總之集結女將軍心中還保留粉紅色彩小角落的一切喜好。

「啊啦……是哪裡來的小傢伙呢——嗯?」輕輕鬆鬆將眼前的小東西抱進懷裡,貝琳達這才發現——這個可愛的小東西的臉部輪廓實在熟悉到有點過份,會引起微妙憎惡感的那種熟悉,緩緩睜開墨金交錯的眼瞳,女將軍歪了歪腦袋,「隆茲布魯的王子殿下……?」

小小的黑王子眨了下石榴紅色的眼睛,尚未染上血色與瘋狂的眸子清澈而透明,他仰起頭望著準確喚出自己『頭銜』的女性,有點猶疑的伸出手按上了對方的胸——試探性的壓了壓,為了那種異樣的柔軟微微皺了下眉,又跟著歪了腦袋,「——妳是誰?」

啊啦啊啦——

女將軍還有些陰鬱的眼神頓時亮了起來,可怕的直覺告訴她——眼前孩子的提問是認真的,他的確是認不得自己,因此突然升起滿心惡意的貝琳達勾揚起了美麗卻又扭曲的微笑,她凝視著隆茲布魯小王子的眼瞳,以著甜蜜的語氣說道:「我啊——是最愛你的人唷。」

所以,就把他帶去給哥哥看吧。

她想把這個小東西養起來,她會好好照顧他、不欺負他,會每天好好的疼愛他。

這可是她發現的……寶物呢。

抱緊了懷中隆茲布魯的小王子,古朗德利尼亞帝國的女將軍踏著輕快的腳步離開。

你希望抱著古魯瓦爾多的貝琳達接下來碰見誰?
遇見泰瑞爾


女將軍一跨進大廳就皺起了眉頭。

說真格的,貝琳達並不喜歡泰瑞爾,更直白一點說,她並不喜歡泰瑞爾打量她的眼神——那種像是在評估什麼的眼神總讓她打從心底不快,而就算發動攻擊,對方那種將一切視為研究數據的舉動更讓女將軍有種拳頭全打在棉花上的憋屈。

「這小孩從哪來的?」被女將軍懷裡的孩童吸引了注意,泰瑞爾放下了手中似乎在測試什麼的機械——自稱患有臉盲症,其實是懶得記住其他多餘者長相姓名的工程師只覺得眼前孩童的髮色與瞳色有些似曾相識,「新種的魔物?」

被審查官嚴正警告過不能在大宅內隨意挑起紛爭的女將軍轉移開目光,對泰瑞爾的疑問不置可否權當無視,她稍微梭巡了一次大廳,沒發現紅衣審查官的身影就轉身朝另一方向走去。

但被女將軍抱在懷裡的小王子目光卻始終盯著泰瑞爾手中的機械不放,石榴紅色的眼瞳裡是純天然的好奇,於是小王子又拍了拍女將軍的胸脯,提出了他的需求,「我想下去。」

「不可以唷——這裡呀,除了我之外的人,對你來說都很危險呢。」話語才剛落下,貝琳達又補充,「哥哥不算。」

被劃歸到『危險』範疇的泰瑞爾挑起了眉。

你希望泰瑞爾接下來怎麼做呢?
試著從貝琳達手中搶走小王子


「這裡恐怕沒人比妳要危險了。」泰瑞爾鬆手讓手中的小型機械起飛,對著女將軍坦言,「何況,他對我的研究相當有興趣。」

對於自己被劃歸到危險範疇泰瑞爾其實沒感覺到太多不悅——以工程師的思維而言,被劃歸為危險代表他的研究成果具有實際上的威脅效力,這是相當實際直白的誇耀,對自身研究都抱持著相當程度自負心理的泰瑞爾當然沒漏掉小王子那種飽含興趣的目光。

他正亟需一個能讓他好好闡述研究理念的對象,這小鬼看起來挺合適的。

泰瑞爾陡然專注起來的目光讓女將軍周身的氣溫下降了好幾度,正當兩人間的氣氛逐漸劍拔弩張起來的同時,一直遮著自己鼻子的小王子卻打了個大大的噴嚏。

小王子接下來會怎麼做呢?
從貝姐的懷抱中掙脫然後跑走了


抖了下肩膀,吸了吸鼻子,腦中莫名警鈴大響的小王子趁貝琳達的注意力被泰瑞爾引走的一時鬆懈,掙脫了那個幾乎能稱得上是牢籠的懷抱。

女將軍正想伸手去抓,卻被懸浮在空中的小型機械干擾了動作,看小王子很快就溜到了沙發後,貝琳達瞪著泰瑞爾露出了猙獰的微笑,「——就讓你見識一次死亡吧!」

又打了個噴嚏的小王子就這麼溜出了大廳。

小王子接下來會碰到誰呢?
瑪格莉特


不想再打噴嚏的小王子一邊用衣袖遮著鼻子,一邊在長廊上玩起了遊戲——先小心的將腳放到磁磚上,再快速縮回地毯——噓,那是存在於冰冷磁磚地上的怪物,被抓住腳就會被拖進地裡,變成磁磚的一部份。

正自得其樂的小王子突然停下了動作,感覺到被注視著的古魯瓦爾多向後望去,眼中卻映入了瑪格莉特半透明的身影,瞳孔微微一縮,快速眨了下眼睛,小王子正想試探著伸手觸摸,卻被瑪格莉特彎腰的動作制止。

『你是……古魯瓦爾多?』從資料庫中比對出五官的瑪格莉特彎下腰,指尖在觸碰到小王子的額頭前就停了下來,『……還記得什麼嗎?』

瑪格莉特對著滿臉茫然的小王子招招手,語氣不由自主的柔軟了起來,『跟我來吧,得找出讓你變成這種樣子的原因呢。』

你希望小王子接下來怎麼做?
試著牽瑪格的手


眨巴眨巴眼睛,小王子默默的跟上了瑪格莉特的腳步,但以他的那雙小短腿,怎麼樣都拉近不了和瑪格莉特的距離,不太高興的扁扁嘴,小王子快跑了幾步,伸手往瑪格莉特垂落在身側的手抓去——卻撲了個空。

——!?

呆愣愣的望著自己穿透瑪格莉特掌心的手,尚且年幼的黑王子頓時紅了眼眶。

因為這點動靜而停下了前進的腳步,瑪格莉特低下頭對著把眼睛睜的圓滾滾,似乎下一秒就要哭出來的小王子輕輕一笑,身影陡然凝實的瑪格莉特握住了年幼黑王子的手,輕聲哄道:『不怕唷,我在這裡呢。』

「唔、為什麼碰得到了?」捏了捏瑪格莉特的掌心,小王子憋回了眼淚。

『這個啊……』摸了摸小王子的頭,瑪格莉特思忖起措詞。

瑪格莉特會怎麼回答呢?
大人的魔術唷


『是大人的魔術唷。』沒想多久,決定以玩笑話帶過一切傷痕的瑪格莉特如是說。

小王子歪了歪頭,很認真的思索了好一會才提出了他的疑問,「我長大了也可以嗎?」

重新邁開步伐的瑪格莉特輕笑著頷首,完全沒有正在信口開河的自覺,『可以唷。』

握緊了瑪格莉特的手,小王子的眼睛就這麼閃亮了起來。

——這樣就能去任何地方了吧?

古魯瓦爾多如今幼小的腦袋這麼想著,縱然他還不能明白這種沒來由的想法到底為何會存在於自己的腦海之中,那不過只是成年的黑王子想要不受干涉的自由而已。

小王子的眼神頓時迷離了起來。

你希望小王子恢復到幾歲的記憶?
剛入連隊的時候


像是腦中的鎖被打開一樣,門在一瞬間被打開,很多記憶就這麼的回到了腦子裡,記憶回到了少年時期的黑王子晃了晃腦袋,還有些弄不清自己目前的狀態,就被瑪格莉特抱到了實驗室的椅子上。

『先在這裡待著,等等我會拿儀器來幫你檢查。』

……這裡是哪裡?這副樣子又是怎麼回事?

盯著自己滿打滿算頂多只到5歲的幼小手臂,心理與記憶年齡已經是16歲的黑王子抿起了唇。

那個女人認識自己?

滿腦子疑惑的黑王子按捺下了心底的躁動,靜靜的看著瑪格莉特拿著儀器在自己身邊比畫,一邊喃喃自語並在紙張寫著什麼。

「你知道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嗎?」古魯瓦爾多試著提問。

迎接他的卻是陷入沉思的瑪格莉特的低語,『啊……不行……不符合……生理與心理……身體的結構還有……』

嗯、工程師。

在心底翻了幾個白眼的黑王子對這種樣子再熟悉也不過,畢竟帶著他度過大半童年閒暇的洛斐恩也有這種毛病,陷入自己的思考世界後就會完全無視周遭。

只有等了嗎?

黑王子有點猶豫的皺起眉。

你希望黑王子怎麼做?
拉拉瑪格的衣擺


——還是先叫人吧,雖然沒抱什麼期待就是了……

想了想,黑王子還是伸手扯了下瑪格莉特的衣襬,「知道我為什麼變成這樣的原因了嗎?」

『如果是混沌元素……影響細胞……記憶受影響……儲存的機制……』

雖然早就知道會有這種結果,但依舊有些不高興的古魯瓦爾多輕吐口氣,從椅子上站起,小心拉過瑪格莉特剛才在自己身上比劃的儀器,盯著上面完全看不出邏輯所在的波紋發呆。

真是麻煩……不過,就算不調查也無所謂吧。

畢竟——只要一天……嗯?一天?

黑王子疑惑的眨了眨眼,下意識的用手指輕敲起桌面,但怎麼樣都無法理解自己想法來由的古魯瓦爾多最後還是放棄深究,他從椅子上爬下,決定找個隱密點的地方待著。

你希望王子去哪裡躲起來呢?
衣櫃


溜出了瑪格莉特的實驗室,黑王子再次漫步在長廊上,一邊行走,古魯瓦爾多對著周遭的事物下了定語。

——奇怪的地方。

戳了下一旁裝飾植物的葉片,古魯瓦爾多微微瞇起了眼睛。

沒有生命的感覺,但確實是活著的,真奇怪。

連天空的顏色……都不太一樣,明明同樣有陽光照耀著,卻有種『不一樣』的感覺。

越來越抓不準自己的所在地,黑王子依照著自己的習慣,隨便找了一個看起來乾淨又沒人使用的房間,打開了衣櫃就躲了進去。

啊啊……安心多了。

抓過一旁的衣物裹住自己,黑王子閉上了眼睛。

你希望王子醒來後發現自己出現在誰的房間裡呢?
雨果

黑王子醒來時有點茫然,他不太懂前一天明明還睡在床上的自己為何會突然間出現在這個黑色的小空間裡,還是以一種彆扭到極點,幾乎可以說是卡在裡頭的姿勢出現。

他可不記得自己有夢遊的毛病。

皺了皺眉,調整了下姿勢,黑王子瞇著眼睛打量起周圍,很快就發現身旁似乎有微光透入。

……門?

沒多想,古魯瓦爾多直接推開了門,迎面而來的是好幾把飛刀,側跨了幾步,黑王子皺著眉,望向了最近才剛被人偶召喚出來的戰士——據說也是連隊的前輩,還和利恩與阿奇波爾多有關聯。

「嗚哇——還真是嚇了我一跳啊,小子。」把玩著手中的好幾把飛刀,紅髮的盜賊向黑王子走去,笑得促狹,「居然是從我的衣櫃出來……欸你、」

古魯瓦爾多眨了眨眼睛,略微退了一小步,再次與盜賊拉開了距離。

「啊哈——你啊,難不成是妖精嗎?」被黑王子的反應逗得笑彎了腰,盜賊臉上的笑更顯狡獪。

一陣沉默。

空氣頓時凝結了起來。

花了點時間才從那個莫名粉紅的稱號的古怪感中掙脫,黑王子挑起眉,「這裡不存在那種童話書中的生物。」

「唉呀,稱呼不重要——雖然我是很想放可愛的小妖精你自由離開啦……」盜賊一臉遺憾的聳肩,「但畢竟你是從我衣櫃裡出來的,我可得弄清楚這點才行。」

妖精到底是從哪來的稱呼……?

從盜賊那種莫名熟悉的飛刀拿法中感到了危險,黑王子立刻踢飛了一旁的椅子,快速的衝出了門。

「捉迷藏啊……也不錯。」哼著歌,盜賊緊跟著黑王子的腳步離開了房間。

從眼角瞥見熟悉的人影正巧在樓梯上出現,古魯瓦爾多翻身下落,直接與暴風駕馭者擦身而過,「那傢伙就拜託你了。」

「哈?什麼拜託我?欸、你好歹也說明一下情況啊喂——!!」

將暴風駕馭者的哀嚎拋在腦後,黑王子相當乾脆的溜之大吉。



Fin.




題目 : Unlight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tag : Unlight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