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2-28(Wed)

砂鍋丸子20題短篇集 3




01.光影 02.初遇 03.血之恩賜 04.對決 05.微笑
06.守護 07.高塔 08.正義 09.侵蝕 10.跟蹤
11.收藏 12.妹妹 13.枷鎖 14.瘋狂 15.披肩
16.嘲諷 17.假寐 18.孤獨 19.夜襲 20.餘溫

設定是滿滿的OOC,請多包涵。(鞠躬)



06.守護


這不是他第一次望著布列依斯的背影。

古魯瓦爾多望著眼前一身鮮紅的身影,有些恍惚的想著。

似乎更早之前......就曾經見過......在自己尚未死去的時候。

從布列依斯被人偶引領至此後,在戰鬥時,古魯瓦爾多幾乎只剩下乖巧的待在對方身後,靜靜望著對方的份。

布列依斯甩了一下手中染血的劍,提著劍轉身走回在後方等待的人偶和古魯瓦爾多身邊。

第一次看見布列依斯提著還有些血跡的劍走回的景象時,古魯瓦爾多覺得有種莫名不舒服的感覺,到現在也依舊如此,只是習慣了這件事,所以不會再為此而有想拔劍的衝動而已。

「古魯瓦爾多?」見對方一副神遊天外的模樣,布列依斯忍不住出聲叫喚。

看著對方朝自己伸來的手,黑王子有點不自在的撇撇嘴,但還是乖乖的伸出手和對方交握,然後另一隻手拉過站在一邊望著他們的人偶,學著審查官的動作,牽好。

看著對方的舉動,布列依斯勾起淺淺的微笑,然後湊過去吻了一下對方的臉頰,在古魯瓦爾多撇過頭去,率先拉著兩人邁開腳步的時候,露出了更加溫和的表情。

布列依斯不得不承認,在對方死去後,他才真正意識到,對方在他心底究竟占了多重的分量。

失去了才會懂得後悔、珍惜......

那是對自己的嘲諷,為了妹妹可以犧牲所有,連自己都可以犧牲......這樣的覺悟,在古魯瓦爾多死去後,蒼白的可笑。

夢中全都是古魯瓦爾多死在自己手裡的那個夜晚,不斷驚醒卻又悲哀的沉溺於這種唯一能再度見到對方的方式。

握緊了古魯瓦爾多放在自己掌心的手,感覺到對方頓了一下,然後回握。

審查官乾脆抓起黑王子的手,輕吻對方的手指,然後就黑王子被狠狠瞪了一眼,發覺對方握著自己的力道沒有絲毫放鬆,更沒有甩開的跡象,審查官的笑容就又更加燦爛耀眼了一些。



07.高塔


終有毀壞的一天,那也不過是命運而已。

站在城堡的塔樓上,黑王子俯視著曾經被自己所統治的王國,四處都是火焰燃燒後的餘煙,城牆傾頹,破敗的讓人聯想不到它原先的繁華。

石榴紅色的眼底沒有一點情緒,默默看著國家敗亡的古魯瓦爾多轉身走下塔樓,不意外的在塔樓下看見布列依斯的身影。

「你看見了吧?這個國家終結時的風景......所以,現在輪到我了嗎?」斜靠在牆邊,古魯瓦爾多開口。

布列依斯靜靜的看著古魯瓦爾多,然後走向前去,拔出劍抵在古魯瓦爾多左胸口,對並未穿著鎧甲的古魯瓦爾多來說,只要布列依斯再用些力氣,他的生命就會如同這國家一樣消逝,布列依斯只是沉默不語,施加了力量讓劍尖稍微刺入皮膚,古魯瓦爾多的神色依然平靜,就像胸口即將被刺穿的不是自己一樣。

手搭上了劍身,古魯瓦爾多直視著布列依斯,語氣是前所未有的篤定,「你也會和我一樣的......布列依斯......總有一天。」

「那也是以後的事了,現在我只需要執行我的職責。」布列依斯皺起眉,雖然古魯瓦爾多搭在他劍上的手完全沒出力,但卻讓他無法乾脆的下手。

古魯瓦爾多眨眨眼,就這麼讓劍尖抵著自己,然後慢慢的往前走,感受著逐漸被刺穿的疼痛,看著布列依斯瞪大了眼,猛然後退的驚愕表情,抓緊劍讓劍身更加深入自己的胸口,露出了惡作劇得逞的愉快笑容。

用染滿自己鮮血的手,抱住比自已稍微高了一些的布列依斯,古魯瓦爾多撇撇嘴,「這鎧甲真礙事......」然後蹭了蹭布列依斯的臉頰,「那麼,晚安。」



12.妹妹


古魯瓦爾多從宅邸的窗口往外看去,布列依斯正替他的妹妹梳著頭髮,表情是前所未有的放鬆和溫和,眼神專注的彷彿眼前的人就是他的全世界。

......似乎也的確如此沒錯。

從幾天前,那個人偶帶著少女出現在這裡之後,就一直如此。

又看著這樣的畫面好一會,黑王子慢吞吞的在窗台上趴下,表情有點茫然。

他和其他人不同,他的記憶並不是因為復活而被聖女取走的代價,而是他自願放棄的,就算聖女之子給了他再多碎片,那些記憶對他來說也是一片模糊的影像和雜亂的聲音。

皺皺眉,歪了歪頭,黑王子不大理解現在蔓延在心頭的那種情緒要怎麼解釋。

不是很舒服......有點悶、有點疼......

睡一覺就會好了吧?和之前受傷時一樣。

復活以來一直常識缺乏的黑王子在將自己用棉被裹起來時,這麼想著。



黑王子還在懵懵懂懂,但有人已經相當看不過眼。

暴風駕馭者在走廊上搭住了審查官的肩膀,皺起眉,「我說你,妹控也要有個限度。」

對自家有些不安的妹妹微笑安撫,讓她先回房後,布列依斯轉頭面對利恩,微微皺起眉,「你想說什麼?」

「你沒查覺?啊......注意力都在你妹妹身上了嘛......」諷刺的輕笑,暴風駕馭者拋下一句挑釁的言語就直接轉身離開,「也不是非你不可的唷。」

布列依斯站在原地,抿抿唇,低咒,「嘖。」


繞了宅邸一圈,布列依斯發現古魯瓦爾多撐著下巴坐在窗台邊,有點恍惚的看著遠方。

「古魯瓦爾多。」出聲呼喚。

轉過頭,黑王子慢吞吞的眨眨眼,「布列......依斯。」

對方的反應不似平常的親暱,讓布列依斯微微愣了一下,看清對方的臉色後,隨即向古魯瓦爾多走去,彎下身捧起對方的臉。

布列依斯不否認看著古魯瓦爾多因為自己的遠離而露出的寂寞表情,會有些病態的滿足感,那是生前擁有記憶的古魯瓦爾多不會有的。

古魯瓦爾多想不起那些記憶也好,找回了記憶,那就會恢復到兩人針鋒相對又不肯坦白的時候,即便他懷念著與自己擁有共同記憶的古魯瓦爾多,但也不想再以那樣的模式相處著。

現在這個人只依賴著自己,只看著自己......

輕輕吻了吻古魯瓦爾多的臉頰,抱緊向自己偎過來的古魯瓦爾多,布列依斯繼續在對方身上落下細碎的吻。

「我覺得不舒服,布列依斯......」把臉埋在對方懷裡,蹭了蹭,黑王子嘟噥著抱怨,「怎麼睡也不會好......」

又把人摟緊了點,布列依斯蹭了蹭古魯瓦爾多的腦袋。

「對不起呢......不會有下次了。」

「..................?」

「沒事,我先陪你回去休息吧。」



「所以我果然還是看那傢伙不順眼。」一邊蹲在地上拔草的暴風駕馭者咬牙切齒的唸叨,「卑鄙死了,個性惡劣成那樣,根本就是吃定古魯瓦爾多喜歡他......居然就因為看著自己妹妹把他丟著不管......要不是看王子殿下那副樣子鬼才會和他搭話。」

劍聖拍拍已經有些過於激動好友的肩膀,「那就去搶嘛。」

「能搶我早搶了。」瞪了好友一眼,利恩轉過頭繼續虐待草坪洩憤。

所以你已經試過了嗎......

劍聖的表情一瞬間有些憐憫。



15.披肩


我才不要披著這個看起來會像老婆婆的東西。

那你現在披著的那是什麼?

和本王子身分相襯的服飾。



16.嘲諷


夜間,隆茲布魯王國城堡的黑王子寢室。

「古魯瓦爾多,你貧瘠而陰暗的興趣真是讓我覺得可憐。」難得的以撐著臉頰、翹著腳的隨意姿態坐在陽台欄杆上的布列依斯開口。

略略抬眼打量對方,「布列依斯,不用發揮你那無用的想像力將我想的太可憐,我喜歡這些,如此而已。 」古魯瓦爾多慢慢擦拭著手上的魔獸頭骨,一邊漫不經心的回應布列依斯,「倒是你,潘德莫尼就這麼悠閒到讓你總能沒事就來找我聊天?」

從欄杆上移開,布列依斯走向古魯瓦爾多,抬起黑王子的下巴,對方動也不動的任他動作,最後也只是微微轉開頭避開自己的目光,並未掙脫自己的手。

端詳了一下對方的臉色,布列依斯收手後退一步,「比起你,我想我要忙得多,古魯瓦爾多。」

有些不解的歪了下頭,黑王子將魔獸的頭骨小心的放回桌上,端起一旁的紅茶喝了一口,「但我認為你很閒,才能無聊到找我發散你那有點過度的同情心。」接著拎起茶壺,多倒了一杯紅茶往前推,「喝完茶就滾吧,之後也別來了,反正也不會有什麼好事。」

端起茶杯,布列依斯沉默的坐到古魯瓦爾多身邊,然後承擔起對方的重量。


tag : 姬王子 砂鍋丸子 布列依斯X古魯瓦爾多 Unlight 王子受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