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1-01(Tue)

砂鍋丸子20題短篇集 1




基本來說,是被推坑的。(明明自己也很愛寫)

01.光影 02.初遇 03.血之恩賜 04.對決 05.微笑
06.守護 07.高塔 08.正義 09.侵蝕 10.跟蹤
11.收藏 12.妹妹13.枷鎖 14.瘋狂 15.披肩
16.嘲諷 17.假寐 18.孤獨 19.夜襲 20.餘溫

設定多有OOC,請多包涵。(鞠躬)



02. 初遇


「那邊那個翻牆翹課的,學號幾號?」身為風紀委員的布列依斯拿著登記本,站在圍牆邊微笑。

「..................」第一次翹課就出師不利的古魯瓦爾多默默的把已經跨到圍牆另一端的腳收回,乖乖回到校內,然後拉了下衣擺,乖乖站好。

走到古魯瓦爾多面前,布列依斯揚揚手上的登記本,開口,「學號、姓名?」

「......古魯瓦爾多......」

「學號呢?」

「......不記得了。」

布列依斯沉默了一下,打量著眼前的人,然後開口,「看在你沒讓我多費力氣抓人的份上,勞動服務兩周。」

古魯瓦爾多認錯態度相當良好的點頭。

但在當下,布列依斯完全沒想到當眼前這人勞動服務過後,自己得到的會是兩倍的工作量,而且讓人更加無力的是,對方根本不是故意造成那樣大規模的破壞的。



04. 對決


刀刃碰撞的劇烈聲響,正在低咒對方明明看起來身形和自己差不多卻大的驚人的力量時,黑王子手中的刺擊劍就這麼被擊飛,正打算往後退拉開距離好伺機取回武器的同時,腳被狠狠一掃,整個人便失去重心的向後倒下。

還來不及悶哼出聲,雙手手掌就被光刃貫穿,整個人就被釘在了地上。

咬住下唇忍耐住痛呼,黑王子琉璃紅色的眼睛死死的盯著眼前──有著一頭銀色長髮,是下任的教皇、光的眷顧者、目前宗教法庭審判官──的男人。

光明氣息重的讓屬性相反的黑王子覺得自己快被灼傷,雙手的傷口也的確正冒著被侵蝕的煙霧,滋滋作響。

光與暗對彼此的傷害都有加成。

將手中仍圍繞著白色光暈的長劍抵在黑王子頸間,審判官的神色相當從容,「你輸了。」

黑王子哼了一聲,雖然受制於人,但氣勢絲毫不落下風。

審判官側了側頭,開口:「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吧?」

「既然這樣,那就隨便你處置。」

審判官勾起一抹微笑,彎下腰勾起黑王子的下巴,「既然如此......這次的聯姻,我就等著你嫁過來了,我親愛的王子殿下。」

04.5 對決NG外篇:


「我說吶......艾柏。」金髮的軍人懶散的趴在由幾名女性發起的下午茶會的桌子上,蹭了蹭桌巾,看向不遠處的兩人。

喔喔那是大小姐最喜歡的玫瑰......

「嗯?」黑髮的軍人淡定的喝了口紅茶,順便吞下嘴裡殘餘的司康餅。

「你覺得他們要打到什麼時候啊......?」啊、又一棵樹倒了......

「......打到古魯瓦爾多屈服──雖然很想這麼說......」黑髮軍人又喝了口茶,「但也差不多了。」貝琳達將軍的忍耐限度。

話才剛落,就看見溫柔微笑著的女將軍輕輕放下茶杯,下一秒,亡靈大軍就直接淹沒了打的正激烈的兩人。



05. 微笑


古魯瓦爾多趴在桌上,歪著腦袋,從窗戶盯著正在和黑髮軍人交談的審查官。

表情真嚴肅......

這麼想著,然後從擺在桌上的水果盤中揀起數顆櫻桃,瞄了瞄審查官的位置,就從窗口丟了出去。

黑髮的軍人看著被從天而降的幾顆櫻桃砸中腦袋的審查官,嘴角微笑的弧度又大了點,「看來有人不甘寂寞了,那麼我就先告辭了。」

繃著表情帶著點窘迫與軍人道別,審查官揉了揉額角,回了屋走上二樓,古魯瓦爾多所在的房間。

「古魯瓦爾多。」推開門,看著古魯瓦爾多滿滿無辜的臉,拉開了椅子在黑王子身邊坐下,布列依斯無奈輕嘆,揉了揉對方的頭髮,做為一點威懾力都沒有的警告。

瞇著眼睛蹭了過去,「布列依斯......」

「嗯?」順手勾住人,然後抱穩。

「笑一個。」

「啊?」對於突如其來的要求,布列依斯愣了愣。

不耐的皺皺眉,古魯瓦爾多乾脆直接伸手去拉扯布列依斯的嘴角,即時擋住對方探來的魔爪,布列依斯放緩了表情,「怎麼了?」

黑王子悶不吭聲的把頭埋進對方頸窩,微微鼓起臉頰,明明白白的不高興。

然後聽見低笑聲,古魯瓦爾多頓時抬起頭。

審查官舒展了平常總微微蹙著的眉,眼神溫和,伸出手撫上了黑王子的臉頰,嘴角微微揚起,然後捧著對方的臉讓兩人額頭對額頭。

「那麼,你也笑一個吧,古魯瓦爾多。」

於是黑王子紅了臉,然後在布列依斯的目光中,慢慢扯出一抹有點羞赧的微笑。



17. 假寐


古魯瓦爾多一推開書房的門,就看見布列依斯正躺在躺椅上沉睡。

銀色的長髮鋪了開來,和紅天鵝絨製成的躺椅交織成一片繁華的色彩,手攬著一本書壓在腹部,神情安然。

古魯瓦爾多走到了躺椅邊,蹲下,雙手撐著下巴凝視起布列依斯的睡顏,盯了半晌,古魯瓦爾多的嘴角緩緩勾起,然後,伸出手指,戳了一下布列依斯的臉頰。

......沒反應......?睡得那麼熟......?

又湊向前一些,古魯瓦爾多又貼近了布列依斯一點。

唔,皮膚真好......愛不釋手的戳了又戳,古魯瓦爾多起了玩興。

然後,在下一秒被搭住肩膀整個按倒在地上。

「你裝睡。」黑王子不是很高興的控訴。

懶洋洋的扒了下頭髮,原本就只是想稍微讓眼睛舒緩一下的布列依斯輕笑,「遲鈍的王子殿下......我可是一開始就醒著的。」



19. 夜襲


停下筆,布列依斯揉了揉眉心,眨了眨酸澀的雙眼,決定先去休息。

換上睡袍、躺在床上閉上了眼睛,正當半睡半醒之間,身上突然多了重量,冰涼的溫度依偎過來,在心底輕笑,伸出手攬住,頸邊被啃咬舔舐著,然後是微麻的痛癢。

還是有些疲倦的不想睜眼,微微抬手,順著感覺滑到對方腰部,把人往下扣之後,摟緊,感覺到頸間被頭髮弄得有些癢,伸出另一隻手撫過不安分的腦袋安撫著。

安靜了半晌。

抱在懷裡的身軀又不安分的扭動起來,磨磨蹭蹭挨挨碰碰的相當引火。

布列依斯無奈的睜眼,對上古魯瓦爾多的視線。

「我說你啊......」嘆息,半撐起身,把人拉了過來親吻鼻尖,維持著額頭碰額頭的姿勢,看的見對方眼底的心思。

直接跨開腿坐到了對方腰間,古魯瓦爾多歪了下頭,平板無波的嗓音滿是不悅的味道,「本王子都紆尊降貴的來夜襲你了,這是什麼大逆不道的反應?」

「............」覺得還是不要多費唇舌爭辯的布列依斯直接吻了上去。



tag : 姬王子 布列依斯X古魯瓦爾多 砂鍋丸子 Unlight 王子受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No title

\大逆不道/
夜襲王子怎麼這麼可愛...!會讓人想做些更加大逆不道的(RY

...收斂一點
這幾個短篇都好可愛!直接跳進布列陷阱的殿下(?)、翻牆的殿下、丟櫻桃的殿下還有將出嫁的殿下都好棒>D</期待之後的WW

也太萌OWO

天啊丸子為什麼可以這麼可愛?為什麼,到底為什麼OWO(被踹走
夜襲那篇超有趣,我只能說:砂鍋、你真的大逆不道OWO(艸
而且。。。丸子不是一直都跟砂鍋一起睡嗎(?)殿下您是從哪裡跑來夜襲砂鍋的呢wwwww(你夠了
萌,我真的被萌到不行了OWO(被踹走

對了,想順便問一下,題目可以借用嗎?因為我最近也有點想要跳跳砂鍋丸子這個大坑OWO(欸
總之,砂鍋丸子大好,然後R1砂鍋拜託你快來我家找丸子玩OWO(艸你別在人家這裡吵

No title

To.aran:
大逆不道可以有很多含意。(???)
其實布列推倒王子本身就是一種大逆不道了wwwww
假寐那篇阿布真的沒打算設陷阱,只是王子舉動太擾人所以就推下去了XD

To.梓羽:
作者是病重的丸控所以不管丸子怎樣都可愛。(咦??)
他們偶爾還是會分房睡的,偶爾wwwww
題目的話,其實原作者也不是我,請至以下網址詢問唷XD
http://66redsky.blog126.fc2.com/

No title

這幾篇的王子都好萌!不過王子會跑去夜襲其實是因為一個人睡太寂寞了吧www

No title

>知名不具(X
對不起我到現在才看到這個留言啊啊。(遮臉)
我家王子是怕寂寞的孩子。(X
正確說來是被其他人寵壞了w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