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02(Sun)

狂囂(廢棄)




越寫越覺得......阿貝X利恩好萌怎麼辦?(遮臉)

修文完畢。




黑王子實在是個大麻煩,多了黑王子作旅伴的劍聖和暴風駕馭者真心這麼認為,雖然現在日子是不無聊了,但有時也實在太勞心勞力了點。

黑王子很不挑食,但不挑到不管能不能吃賣相如何都可以面不改色下肚的程度實在是讓人相當困擾,說到底,目前黑王子根本不知道在他認知中能吃的某些東西,對一般人來說到底有怎樣的殺傷力。

因為不想把難得的第二次生命終結在食物中毒這種蠢事上,尋找食物的工作還是由暴風駕馭者和劍聖承擔了下來,但由於黑王子實在是太沒有野地求生的天賦,反而將被人照顧的天賦修到頂級的關係,總會有一個人留下,防止黑王子出差錯。

古魯瓦爾多靜靜的坐在一邊,微微抬頭望著天空,劍聖微微瞥了黑王子一眼,就知道黑王子又陷入自己的世界之中了。

劍聖將目光落在了黑王子身上,古魯瓦爾多的身上總有種違和感,他似乎總在迷茫、思考著什麼,雖然平常呆愣愣的挺好相處,但老是會在無意識間將自己與周圍隔離開來──這也是阿貝爾會頻繁向古魯瓦爾多攀談的原因,劍聖直覺讓黑王子保持在那種狀態中絕對不是好事。

不遠處的草叢傳來刻意弄出的腳步聲,沒過多久,暴風駕馭者就提著他們今日的午餐出現。

「久等啦。」

黑王子將視線轉了過去,仍然癱著一張臉,但周身氣場明顯明亮了起來。

劍聖又用樹枝推了推火堆,鐵杯子裡的熱水冒出了蒸氣,然後被劍聖移開,「今天總該有肉了吧?」

在黑王子加入後,因為某些煮食時的意外而連續吃了幾天的水果餐,還是讓劍聖覺得有點難過。

「我自己都受不了了,就算麻煩了點也是要抓到的,當然有。」

黑王子則是離開了盤坐很久的位置,甚是乖巧的坐到了營火邊。

接過暴風駕馭者手中的獵物,黑王子以著莫名熟練的手段將手中的屍體剝下毛皮去除內臟,在過程中還散發著隱隱的愉悅感,眼神很亮,明顯的相當興奮。

真是相當熟練呢,下刀時完全沒有任何猶豫停頓,力道和切割的斷點也很精確,與其說是在處理食物,倒不如說是在解剖還來的適合一點。

利恩認為把古魯瓦爾多手上的小刀換成手術刀會更加的合適。

以著往常的習慣,利恩還是觀察了這個新加入的同伴好一段時間,從對方平常的一些小習慣,利恩很肯定對方生前是個貴族,身為貴族,卻又有著精湛的解剖技術……負責那些骯髒的研究機關的貴族嗎?

怎麼想都愉快不起來。

利恩撇撇嘴。

他果然還是不喜歡貴族,就算平常表現的怎麼遲鈍怎麼無害,還是很難放下芥蒂。

查覺到好友的情緒似乎有點不對,正削著等等要用來插肉樹枝的劍聖拍拍對方的肩膀,遞去了充滿疑問的眼神。

「沒什麼。」知道阿貝爾對古魯瓦爾多的印象還算不錯,利恩也沒打算拿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來折騰,聳聳肩,乾脆的打發過去。

「……真的有事就說。」看了下利恩的表情,阿貝爾皺眉,卻也放棄了追問到底的打算。

「知道啦。」利恩擺擺手,用樹葉接過古魯瓦爾多處理好的肉塊,用水沾濕了布巾後遞了過去給對方擦手,然後又瞬間暴跳起來攔住正準備要將內臟打包進行李內的古魯瓦爾多,「我說過那些東西要丟掉、丟掉啊!」

古魯瓦爾多緩慢的揚起頭,嘴角的笑意在利恩眼底怎麼看怎麼嘲諷。

「喂,你那什麼表情?想打架嗎?來啊!怕你不成?」

古魯瓦爾多給出的回應是往摸上自己的劍。

然後受不了兩人的劍聖隨手拿起自己其中一柄配劍扔了過去插在兩人中間,「你們不要鬧了。」



在這個世界之中,戰鬥是司空見慣的事了,這個世界的魔獸們攻擊性特別強,有些智慧比較高的種類甚至會集合在一起行動。

對想藉由戰鬥來鍛鍊自己,使自己越發強大的劍聖來說,這點還是相當符合他的心意的。

暴風駕馭者對此倒是沒什麼想法,身為荒野之民,戰鬥就是他們生活的一部份,為了生命和承諾而拼搏。

但黑王子不同。

和阿貝爾與利恩結伴之後,碰到的襲擊都是零零星星的,偶爾碰上的怪物集團也不大,一般來說劍聖一個人就足夠對付,一刀一隻不在話下,但這次他們遇上了龐大的獸潮,一群似乎是因為有強力的魔獸在清掃地盤而集體移動的怪物的路線和他們撞了個正著,在眾多怪物的衝擊下,三人很快的被分散──與其這麼說,倒不如說是古魯瓦爾多有意識的和阿貝爾及利恩的戰場拉開距離。

第一劍斬下,古魯瓦爾多看著魔獸身上被劍劃出了一絲血線,鮮血從中噴湧而出,心底似乎有什麼被觸動了。

銀色的光弧掠過,帶起飛濺的鮮血,腰部扭轉,讓突刺變的更有殺傷力,相較於乾脆的砍殺敵人,黑王子更加喜歡刺穿敵人的咽喉,然後讓敵人就這麼流盡鮮血而死。

來到這世界後第一次不斷的殺戮,大量的鮮血讓古魯瓦爾多完全陷入瘋狂狀態,虐殺的手段又更上一級,弄的戰場慘不忍睹,血肉四散一地,腥氣不只刺激魔獸的兇性,也刺激著黑王子的殺戮衝動。

像是世界只剩下自己一個,古魯瓦爾多此時只聽的見自己的心跳聲,在體內流動著的血液開始有了微妙的脈動,似乎有什麼在血液裡沸騰,從敵人體內噴湧而出、淋到身上的鮮血讓古魯瓦爾多覺得溫暖,像是有什麼被補足填平。

然後眼前似乎閃過些什麼,然後又迅速破碎。

平時總是習慣微微抿著,所以總是有些許下彎的嘴角微微上揚;原本由如一灘死水般沒有任何波動的臉有了表情,瞇起眼睛,眼底閃動著喜悅的情緒,純粹而單純的,享受著殺戮的刺激。

無視掉了身上的傷口,就算受到了足以影響行動的重傷也完全沒有緩和動作的跡象,當黑王子結束戰鬥後,已經是一身血淋淋的慘狀。

微微仰著頭,手中的劍尖下垂,古魯瓦爾多的呼吸依舊有些急促、混亂的意識還有些恍惚、心臟用力跳動著、尚未退去的興奮感使握劍的手還微微發抖。

平復了急促的呼吸,古魯瓦爾多朝左後方望去,然後有些木愣的眨了下眼睛,混亂的理智逐漸恢復,找回些許思考能力的古魯瓦爾多開始四處張望,尋找起阿貝爾和利恩的身影,但才挪動了一下身體,大量失血所造成的暈眩感就這麼襲來。



也受了不少的傷,但總算是聯手將怪物全部殺光的劍聖和暴風駕馭者有些擔憂,這種情況下落單的黑王子處境絕對不妙,在這樣情緒的影響下,兩人草草打裡了下身上的傷口,就開始尋找起古魯瓦爾多的蹤影。

而暴風駕馭者很快就掌握了線索。

古魯瓦爾多的行蹤異常清晰,利恩看著蔓延一地死狀悽慘的屍體,皺眉,「這都什麼惡趣味啊……」

一地的碎肉和四散的內臟骨骼讓利恩不禁有點反胃,就算是習慣戰鬥的人,這種景象也實在是有點衝擊。

阿貝爾也皺起了眉,但由於身為對武道有一定了解的劍聖,他倒是有點擔憂起古魯瓦爾多來。

心性不穩是個大問題。

很快的,沒走多遠,他們就發現了一臉恍惚的站在屍體堆中央的古魯瓦爾多。

看見古魯瓦爾多的身體搖晃了一下,阿貝爾連忙走上前,剛巧接住了昏過去的古魯瓦爾多。

「這樣子也太誇張了……」湊過去看了下古魯瓦爾多的狀態,利恩咂舌,「幸好血止住了,不然會很危險。」

再次攔腰抱起黑王子的劍聖嘆了口氣,「先找個地方處理一下古魯瓦爾多的傷口吧。」



在黑暗之中,聽見了水聲,滴答滴答的,很有節奏。

睜開眼睛,發現自己並不是在現實之中,一片漆黑,可以看見腳下充滿了液體狀的東西,正隨著滴答聲響盪漾著陣陣波紋。

液面下似乎有很多東西在洶湧著,古魯瓦爾多突然意識到哪裡不對,明明是在全然的黑暗之中,他卻覺得視物與在陽光之下無異。

似乎有什麼滴落在臉上,伸手一摸,有些黏稠,然後飄來的,是他所熟悉的,血的氣味。

總覺得觸碰到血液的位置有些發燙,緊接著,心臟用力收緊緊絞,胸口的強烈劇痛頓時襲來。

控制不住的倒下,被黑沉沉的液狀物接住,又是熟悉的氣味和黏稠感,腳下一大片液體全都是鮮血,這些液體像是有意識一樣,攀附上了古魯瓦爾多的皮膚,然後開始慢慢往裡滲透,滲透的過程並非沒有感覺,身體沒辦法大幅度動作,還要忍耐這種像是被眾多螞蟻噬咬的痛癢感,古魯瓦爾多咬破了下唇,冷汗漣漣。

不知道經過了多久,古魯瓦爾多只覺得自己的意識開始渙散,這些血液仍然不斷朝著身體裡滲透,但感覺早已經麻木,恍惚之中,似乎在黑暗中看見了點點光芒。

虛弱的眨眨眼,那些光芒是實際存在著的,雖然微弱,但一直存在著,古魯瓦爾多發現那些微弱的光芒正朝著自己飄來,跟著這些血液一起融入自己的身體之中,不同的是,這些光芒融入身體後,不適感頓時減輕許多,但意識卻也潰散的更快。

最後,古魯瓦爾多所聞到的已經不是血腥味,而是讓他覺得相當熟悉的……淡淡的香氣。

熟悉到讓古魯瓦爾多覺得胸口刺痛。



睜開眼睛,眼前一片模糊,用力眨眨眼,蓄積的淚水自眼角滑落,視野頓時清晰了許多。

「唷,你醒啦?」

聲音是從自己身邊傳來的,黑王子轉過頭去,發現暴風駕馭者就坐在自己身邊,旁邊還有些弄碎的藥草,劍聖則是坐在不遠處盯著火堆。

想挪動時發現動作有點艱難,古魯瓦爾多這才發現自己正被毯子緊緊裹住,不大舒服的微微皺眉,就整個人被扶起,然後毯子也被弄開,微微喘了口氣,古魯瓦爾多抬頭,這時候的應對詞他還是知道的,「謝謝……」

「不用客氣。」利恩一邊說著,一邊檢查著古魯瓦爾多的傷口,「你的傷口好得很快嘛。」

「……」呆愣愣的點頭。

然後黑王子的肩膀被暴風駕馭者重重的拍了拍,黑王子一抬頭,就對上暴風駕馭者飽含同情的目光。

從古魯瓦爾多的表情很快理解出對方對自己的態度非常迷惑,利恩只是又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再拍了拍,「嘛……阿貝爾那傢伙說起教來太可怕了,你……加油吧。」

阿貝爾一旦說起教來,可以連續唸上很久、很久……依他自己過往慘痛的幾次經驗,有時還會連很久以前的舊帳一起翻出來比對……嘛,希望這傢伙能挺住。

「我去找水源啦。」丟下這句話,又丟了個同情的眼神給古魯瓦爾多,利恩很快的就跑的不見人影。

「那傢伙……」

阿貝爾有些咬牙切齒卻又帶了幾分無奈的聲音從頭頂傳來,古魯瓦爾多一抬頭,就看見劍聖正一臉嚴肅的盯著他瞧,莫名的,一滴冷汗從黑王子額角滑落。

有種……不妙的感覺……?



坐在水鏡前觀察了好一段時間,她撐起下巴,微微嘟起嘴,有些煩惱。

「布勞。」揪下了羊毛地毯上的幾簇毛,隨手往旁一扔,她出聲呼換。

從陰影中出現的執事行禮應聲,「大小姐?」

她戳了戳水鏡,鏡面泛起了陣陣漣漪,模糊了黑王子正乖乖跪坐在劍聖面前聽訓的畫面。

「古魯瓦爾多的狀況該怎麼辦呢?是不是在消除他記憶的時候出了問題?他的記憶根本是碎成渣子了……能稱為碎片的只有一小點呢,這樣,就算湊足了碎片,他也始終是不完整的。」

想到有可能搞砸聖女大人給予的使命,她就不禁慌亂了起來。

執事躬身,安撫,「大小姐,我確定僅僅只有消除掉黑王子初次醒來的記憶,若是如同您說的情況,那便是他死前最後一刻,強烈的想要捨棄。」

「捨棄嗎?什麼意思呢?」歪了歪頭,她不解。

「想將一切與自己的關連斬除,切割掉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那便是捨棄。」

「所以,他在戰鬥時的自毀傾向也是來自於此嗎?」

「這是有可能的,大小姐。」

「心靈居然如此軟弱,這樣可不適合成為聖女大人的武器呢。」她不由得皺眉,有些不高興。

有些痛苦是會讓人寧願遺忘一切的。

覺得這些不用讓聖女之子知道的執事淡淡解釋道:「聖女大人無所不知,選擇黑王子的時候,聖女大人想必已經知道了這點,但聖女大人仍然選擇了他。」

盯著執事看了好一會,她點頭,「聖女大人所作的一切都有意義,只是我等無法明白……我明白了,我會繼續觀察並引導下去。」

執事再次垂首行禮,然後退回了黑暗之中,他默默的望著聖女之子的背影,慢慢閉上了眼睛。

他知道許多事情,但只有聖女之子開口,他才能告知或者去實行。

沒有去注意退下的執事,她重新將目光落回了水鏡上。

能被聖女大人選中,想必有過人之處。



取水回來的利恩看著表情比以往更加呆滯的古魯瓦爾多,以及還沒打算結束心境與武道進境關連講座的阿貝爾,壓下不斷上揚的嘴角,決定還是去拯救一下那位可憐的貴族。

「咳嗯,我取水回來了……阿貝爾,你要不要喝?」晃了晃手中的水袋。

被打斷說教的阿貝爾停頓一下,點頭,「我正好有些渴呢,謝啦。」

暴風駕馭者將水袋遞過去,然後推了推意識進入彌留的黑王子的肩膀,「你再躺一下吧。」

慢吞吞的將頭轉了過去,黑王子依舊一臉呆然,暴風駕馭者翻了個白眼,雙手直接搭上黑王子的肩膀把人按倒,然後拖著毯子蓋了上去,還拍了拍,「你臉色看起來還很差,多躺一點沒什麼。」

眨眨眼,慢慢回過味來的黑王子稍微拉高毯子遮住自己半張臉,乖乖點頭。

還是眼尖的瞧見黑王子有些泛紅的耳廓,暴風駕馭者挑眉,對對方的印象突然好了一點。

喝完水的劍聖將水袋遞還,轉頭望向好友,「古魯瓦爾多的傷不是復原的差不多了?」

「傷口好了,血還沒補回來啊。」利恩訝異的挑眉回望。

阿貝爾跟著挑眉,然後聳聳肩。

既然想救場就讓他救好了,反正他也只是希望古魯瓦爾多稍微記取教訓而已。


tag : 光影組 Unlight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No title

好歡樂的團隊XDDDD

天然呆王子好棒(GJ)

忍不住冒出來

初次拜見,antipathy大人您好<(_ _)>
一上午把文章看完內心超澎湃!(?
嬌貴又天然的王子好萌好萌好萌——
溺愛褓父的砂鍋也好萌——
一直以為這對是鮮血亂噴型的...但是甜蜜蜜溫情的相處超棒好愛!

No title

>玥:
這是歡樂美好的一家OWO
阿貝爸爸利恩媽媽還有大家的小寶貝王子。(不要廚)

>aran
以後請多浮水吧OWO
留言也是我的動力OWO
在我心中王子真的是被眾人所寵愛...所以才會那麼嬌貴的。(遮臉)
很高興你喜歡wwww
其實這對認真來寫就黑暗向了,畢竟官方設定擺在那......但我捨不得////艸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