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26(Fri)

森林王子





王子中心,視角以瑪爾菈為主的一篇半架空文,無CP

實在是久違的單篇長文,這種寫法也挺久沒用了......應該啦XD

總之,閱讀愉快w









從前從前,有一個國家的王妃懷孕了,縱然這是她的第三個孩子,她也依舊滿懷期待,一邊撫摸著隆起的腹部,王妃不由得臆想起這個孩子的模樣——頭髮是否會是如同月輝的銀?或者是和自己一樣的淺灰色?或者是和先代君王一樣的淺金色?眼睛呢?又會是什麼顏色?是青翠的綠?還是天穹的藍?或者是如同樹木般沉穩的棕色?

王妃是如此殷切盼望著腹中生命的降臨,她的期盼感染了周圍的所有人,仕女們對懷孕王妃的照料更加精心、國王也時常陪著王妃談論未來孩子的樣貌與性別、兩位王子也常來摸著王妃的肚子,向他們未來的弟弟或妹妹打招呼。

隨著時序進入盛夏,王妃在收穫月到來時費盡千辛萬苦生下了孩子——但孩子卻因為王妃先前的難產,出生不久便死去了,王妃的貼身仕女為了不讓萬分期待這孩子到來的王妃在醒來後崩潰,她悄悄的帶著死去的孩子離開了城堡,在經過森林邊緣時,就像命中注定一樣,仕女聽見了嬰兒的哭聲。

仕女小心翼翼的走進了城堡旁的黑森林,順著聲音走著,沒多遠,就在一棵樹下發現了一個哭泣著的嬰孩,仕女鬼使神差地探出手去,嬰孩停止了哭泣,那雙望向她的眼睛,是如同先先代君王一般尊貴的紅色——仕女的心底響起了聲音。

是的,就是這個孩子。

將他帶回去吧。

將這個有著與先先代君王一樣瞳色的孩子帶回去,帶回城堡去,當作是王妃誕下的第三王子。

仕女將死去的孩子埋在了樹下,抱起了正眨巴著眼睛揮動四肢的嬰孩,再次悄悄回到了城堡,並在王妃醒來時將嬰孩抱到了王妃眼前,看著愛不釋手的逗弄著嬰孩的王妃,仕女安心的牽起微笑。

但就在當晚,仕女做了惡夢——夢中的她站在森林的中央,茂密的枝葉遮掩了月光,森林裡一點聲音也沒有,寂靜的可怕,她試圖離開,但不管怎麼走,最終都會回到她原先出現的地方,驚恐之下,仕女終於提著裙襬拔腿奔跑起來,周圍的樹卻突然撕開了隱藏的假面。露出了猙獰的真面目,每棵樹木伸展出的枝椏都像是手指一樣靈活的緊緊纏繞住她的身軀,在她驚醒前,只聽見了一道聲音。

——小偷。

在樹枝勒斷仕女的脖子前,仕女依稀看見了一名女性的影子。

驚醒的仕女全身冷汗淋漓,她拍了拍胸口撫平紊亂的呼吸和急促的心跳,一如往常的起身梳洗、並準時的出現在王妃面前,在看到王妃懷中的嬰兒時,回想起夢境內容並聯想到昨天她從森林中抱回嬰孩行為的仕女心頭重重一跳,但看著王妃溫柔的笑顏,仕女將心中隱隱竄起的恐慌壓抑到意識深處。

沒問題的。

在那樣的情況下碰到這個孩子是命運的安排。

這是上天賜給王妃殿下的補償。

仕女在心底如此默念,而那天晚上,她並沒有作夢,一天、兩天、七天、十五天、一個月、一年……時間就這樣慢慢過去,再也沒作過相似惡夢的仕女放下了心底的擔憂。

那只是個單純的惡夢而已。

覺得自己之前都是在疑神疑鬼自己嚇自己的仕女就這麼放下心來,但很快的,仕女又有了新的煩惱——因為第三王子病弱的身體而愁眉不展的王妃正在哭泣。

怎麼會呢?

明明之前都還是那麼健康的孩子怎麼會突然變得這般虛弱?

輕撫著床上孩子蒼白的臉頰,王妃憂傷的蹙起眉頭,不想去面對孩子隨時有可能夭折現實的王妃輕聲呼喚著她替孩子取的名字,希望孩子能對這名字有所反應,帶給她一點希望。

『古魯瓦爾多』,這是王妃替她第三個孩子取的名字,希望這個孩子能如同森林一樣沉穩、安靜,最終也能如同森林那樣茁壯的成長,不受一點病痛侵擾。

輕聲喚著孩子名字的王妃偶爾會感覺到手被極為微小的力道握住,更偶爾會看見孩子睜開了那雙迷離的石榴紅色眼睛,並用嘶啞的聲音呼喚她——直到王妃因為過度勞累差點昏過去,被國王勒令回去休息為止,王妃都從未停止過呼喚。

當晚,王妃作了個夢。

她站在似曾相識的森林中,眼前是一棵龐大到不可思議的巨木,正為眼前可說是超越常識的景象感到震驚的王妃突然聽見了聲音。

——那是妾身的孩子。

——他不會屬於妳。

一陣風吹來,巨木的枝葉沙沙作響,無數葉片落下,王妃就這麼醒了過來,還沒弄清楚夢中景象是否有所寓意,想確信孩子狀況的王妃撐著虛弱的身體來到了古魯瓦爾多的房間——但卻發現,床上空無一人。

去哪了?

明明是那麼虛弱的孩子怎麼可能有辦法自己行動?這樣的話是誰帶走了她的孩子?是誰帶走了她那個虛弱到隨時都有可能失去性命的孩子?

王妃越想越無法壓抑住心中的恐懼,在有所意識之前,她很自然的放聲尖叫,並在下一秒暈了過去。

當王妃再次醒來已經入夜,她踉踉蹌蹌的下了床,在仕女的攙扶下撲向了她那重新被宮廷學者尋回的孩子——她的孩子已經恢復了精神,縱然滿身泥濘落葉,但終究是完好的恢復了健康,之前的虛弱就像是一場夢境一樣。

啊啊,太好了。

這孩子能恢復健康實在是太好了。

王妃抱著孩子喜極而泣,而她懷中的孩子眨巴著石榴紅色的眼睛,伸出手試圖替王妃抹去臉上的淚水,這讓王妃哭得更兇了,環抱的力量也越發大了,而小小的三王子則是仰著頭,繼續努力抹去眼前緊抱住自己的女性不斷落下的眼淚。

為什麼要哭呢?明明感覺起來是開心的樣子?

小小的三王子一點也不懂,他只是模仿著他偶然看過人們的互動,拍了拍王妃的手臂,感覺到懷中孩子的安慰之意,停嚇哭泣的王妃抹去了臉上的淚水,對著她的孩子牽起了溫和的微笑,並下令仕女將古魯瓦爾多帶去梳洗乾淨。

從那天起,王妃就經常聽說古魯瓦爾多老是一得空就往森林跑的消息,王妃的貼身仕女笑著打趣王妃,說照顧小王子的仕女光是要把衣服洗乾淨都來不及了,但王妃卻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只要她的孩子能繼續這般健康有活力就好了,何況王位也輪不到這孩子繼承,種種因素下,都讓王妃願意在某種程度上給予古魯瓦爾多最大的自由。

看著王妃寬慰的笑臉,仕女默默的嚥下了那些必定會惹得王妃不快,在仕女間悄悄流傳的閒言碎語。

——有些時候,第三王子的衣服上,除了泥土落葉與植物殘渣之外,還會有星星點點的血跡。

——第三王子是在進入森林後就健康起來的吧?這樣的話,那些血跡……

那些仕女都已經說是偶爾才會發現血跡了,可能是不小心在哪沾到的吧,仕女這麼想著,將心中因為想起第三王子是她親手自森林中帶回而再次蒸騰而起的強烈不安壓抑下去,挑選起第三王子日常生活中的一些趣事說給王妃聽,王妃聽著這些繁瑣的小事,神色間卻沒有絲毫的不耐煩,能側面證實古魯瓦爾多目前身體狀況極佳的一切瑣事,王妃都相當樂意聆聽。

她的孩子本就該健健康康的。

相較於欣悅於第三王子正茁壯成長的王妃,仕女努力按捺住的不安與驚恐,在小小的三王子逐漸成長的同時也慢慢擴大,隨著王子越發頻繁的出入森林並逗留,王子身上所沾染的血跡也越來越明顯,那張在幼年時看起來像裝大人一樣無表情,讓人忍俊不禁的臉龐,現在看卻只能讓人背脊發涼。

那明明就是一張不帶有任何情緒反應的臉。

不像是人類。

她到底從森林裡抱回了什麼擁有人類外型的『東西』?

只要想到這一點,王妃的貼身仕女就覺得如墜冰窖而不由自主的顫抖起身體,而這一切,王妃依舊被蒙在鼓裡,她依舊溺愛著古魯瓦爾多,幾乎到了有求必應的地步,而這點,也是仕女始終拿不定主意,不知道該不該將事實告訴王妃的原因之一,畢竟,王妃看起來是如此的喜愛著第三王子,而且,就算是對他人總是不具有任何情緒反應的第三王子,在面對王妃的時候,似乎也稍微有了那麼一點情感的浮動。

再等等吧。

再等等。

或許王妃能感化那個『東西』也說不定。

仕女這麼想著,努力的讓自己的不安不會表露於外,假裝那份記憶從來沒有存在過,但她只要一對上第三王子那雙鮮紅的眼睛就不由自主的感到一種被看透的心慌,即便那雙眼睛就如同先先代君王那樣獨特而尊貴也是一樣。

太可怕了,那雙眼睛,就像是心底所有的不堪與畏懼之物都被剖開曝曬於天光之下一樣。

第三王子滯留在森林的時間越發長了,甚至影響到了他日常需要進行的其他功課,王妃對此有了些許微詞,但最終,她只是輕撫著古魯瓦爾多的頭髮,輕嘆口氣,選擇了放任,只要那個孩子健康,就好了,回想起那場兇險的病,王妃這樣想著,直到她偶然間聽見了仕女們的竊竊私語。

——從第三王子常去森林之後,他的衣服上就常常沾到血跡呢。

——每次去過森林後,第三王子的精神都會特別好呢。

——據說有人在森林裡看到第三王子在殘殺生物……

——啊啊,好可怕。

——據說第三王子都會把那些生物弄得四分五裂的。

——好可怕。

——太可怕了。

聽到這裡,王妃折斷了手中的扇骨,她按著胸口坐在椅子上,手緊緊抓著扶手,憤怒的凝視著跪倒在她面前的仕女們,幾乎要說不出話來。

她們怎麼敢?怎麼敢這麼誹謗她的孩子?

深吸口氣,王妃揮手讓一旁的侍衛將那些仕女拖了下去,接著以手帕按著眼角垂淚,王妃的貼身仕女連忙向前,拍撫起王妃的背脊並寬慰起王妃,而正心緒紊亂的王妃沒有注意到,她的貼身仕女那欲言又止的表情,之後的日子裡,王妃總是刻意在古魯瓦爾多從森林回來時的必經路上等他,而有幾次,王妃也的確在她的孩子衣服上見著了那些讓人怵目驚心的斑駁血跡。

突如其來的不安占據了王妃的心頭,王妃覺得,她似乎開始有些不認識她的孩子了,心中升起這個念頭的王妃望向了古魯瓦爾多,立刻迎上了那雙如同紅寶石般耀眼的眼睛——凝視著那張熟悉的臉龐,王妃突然覺得眼前的人陌生得讓她害怕,明明是她的孩子沒錯,但為什麼,她感覺不到這孩子在『想什麼』呢?

像是感覺到王妃心底的慌亂,古魯瓦爾多伸出手,輕輕搭在了王妃的手背上,感覺到那隱約的擔憂意味,王妃重新牽起了微笑,她怎麼能懷疑她的孩子?瞧,這孩子還是如此的貼心乖巧。

從這件事後,王妃突然對古魯瓦爾多進入森林的行為在意了起來,為了避免流言中的事真正發生,並矯正古魯瓦爾多老愛往森林跑的習慣,王妃開始安排古魯瓦爾多學習許多她認為『優雅』、『合宜』、的『非野蠻』課程,但所得到的成效讓王妃一點也不滿意,她的孩子明顯對音樂、藝術、哲學、歷史興趣缺缺,反而對劍術和戰略這些學科顯露了明顯的偏好,在去森林以外的時間,第三王子將空閒的時間都奉獻給了這兩個學科。

這怎麼行?要是受到這些學科的影響,讓這孩子真的朝著那些下人所說的『方向』成長該怎麼辦?她是為了他好,這孩子不應該成長成那種樣子,這孩子絕對不能變成那樣。

王妃乾脆取消了古魯瓦爾多的劍術與戰略課,並將她孩子的其餘空閒時間用藝術與音樂學科塞滿,但王妃終究對古魯瓦爾多在森林中的活動興起了一探究竟的心思,終於有一天,王妃帶著侍衛與仕女,跟隨著她孩子的腳步進了森林,接著,她為眼前的景像感到恐懼——她的孩子站在林地中的一片小空地上,周圍有鹿、有狼、有浣熊、有鳥兒、有松鼠……那些動物圍繞著她的孩子,而她的孩子手上提著一隻已經被掐斷頸骨的兔子。

最讓王妃驚恐的是,她的孩子臉上正帶著她從未見過的微笑,像是感覺到她的目光一樣,那雙紅寶石一般的眼睛望了過來,王妃一個踉蹌,向後退了好幾步,她身邊的侍衛立刻上前攙扶,而不用看王妃也清楚,這些人的表情必定與她同樣驚恐,深吸口氣,王妃摀住胸口,領著侍衛和仕女逃離了森林。

回到房間裡,揮退了所有下人,並要他們閉緊嘴巴不准將事外傳的王妃倒在床上,緊抓著床單瑟瑟發抖,當晚,王妃又做了夢,她回到了那座森林裡,森林的地上滿是屍體,而她的孩子正站在其中,全身染滿鮮血的對著她微笑,倒抽口氣,在她尖叫出聲時。王妃覺得她又聽見了聲音。

——那是妾身的孩子。

——終究與爾等不同。

從夢中醒來的王妃一身冷汗的揪緊了床單,她咬了咬下唇,決定今天去找她的孩子談談。

不能讓他再進森林裡了,只要將古魯瓦爾多與森林隔離開來就行了,這孩子的脫序行為都是在進了森林後才開始的,所以只要和森林隔離開來就會好了,王妃這麼想著,但她與古魯瓦爾多的對談並不如她想像的順利,古魯瓦爾多對王妃的要求表現出了極端的漠視與反抗,這種變化讓王妃完全無法接受,她終於拋卻了矜持厲聲咆哮。

——為什麼你就是不肯乖乖聽話?只要遠離森林你就會好了,現在的你是不對的、不正常的……

幾乎聲嘶力竭的王妃掩面哀泣,但這次,她抬起頭迎上的是古魯瓦爾多異常冷漠的眼睛,一點情感與溫度都沒有,陌生的讓王妃更加心慌,這孩子是在看著『她』嗎?這孩子的眼睛是這樣沒有人氣的嗎?這孩子為什麼可以用這種看死物的眼神看著她?她明明、明明就是這孩子的生身之母啊——這麼想著,王妃終於控制不住理智,狠狠的甩了古魯瓦爾多一巴掌。

是的,像這樣將王族顏面棄之不顧、沉浸在那種令人作嘔興趣裡的存在,不是的,不會是的……

——你……像你這樣的……

——才不是我的孩子。

才、不、是、我、的、孩、子。

站在原地連閃都沒閃,就這麼受了王妃一巴掌的古魯瓦爾多眨了眨眼睛,盯著眼前王妃已然扭曲的臉孔看了半晌,轉身離開,從那天起,古魯瓦爾多就從城堡裡消失了蹤影,王妃對此既懊悔又憤怒,亦因為親手逼走了她的孩子而每晚沉浸於夢魘中,為此弄壞了好幾樣首飾,一直猶豫著要不要說出真相的仕女終於按捺不住,向王妃說出了十四年前的那個秘密。

而王妃終於為此找到了一個理由。

原來如此,難怪這孩子會如此忤逆於她,因為古魯瓦爾多從一開始就不是她親生的孩子,只是從森林裡抱來的,竊走她真正孩子幸福與生命的怪物而已……

當晚,王妃再次被惡夢侵襲,她夢見她身處於一株龐大到看不見頂端的巨木上,攀附在她身上的藤蔓勒的她生疼,藤蔓上尖銳的刺還穿透了王妃的皮膚,鮮血就這樣一滴滴的滑落,王妃的臉上滿是驚恐,她試圖掙扎,卻只是被藤蔓越纏越緊。

——竊取了妾身的孩子,又妄圖使妾身的孩子偏離『世理』……

隨著彷彿在耳邊響起的悠遠嗓音,一名有著黑色曳地長髮與碧綠色眼瞳的女性出現在王妃面前,以著樹枝狀的手抬起了王妃的下顎,有著不似人類美貌的女子再次開口。

——妾身的孩子自當遵循萬物之理,爾等之理乃屬悖離,將爾等口中偽理奉為圭臬實乃傲慢、愚痴、可笑之事。

——從此,妾身的孩子將與爾等再無關聯。

王妃再次從夢中驚醒,當她好不容易撐著癱軟的身體,喘息著坐到梳妝鏡前,又因為脖頸上再清楚也不過的瘀痕而驚恐尖叫,仕女提著裙子奔進房間,衝上前抱住了差點又暈過去的王妃,顫抖著手死死箝住了仕女的手臂,王妃急促喘氣,再次望向鏡中——鏡中面容慘白的女性的脖頸一如往常潔白無瑕。

受到了強烈驚嚇的王妃大病了一場——所有人都認為這是因為王妃無法接受第三王子失蹤,甚至可能喪命的事實而造成——當病癒的王妃試圖慢慢將這件事封存於記憶底層時,接二連三的噩耗再次摧殘了王妃目前依舊緊繃的神經,第一與第二王子先後染上不知名的疾病而臥病在床,找遍了全國也找不出能醫治這個怪病的醫生,國王與王妃甚至向導都請求協助,但依舊無果,兩位王子就這麼死去。

連續遭受打擊的王妃幾乎要發瘋,當國王也因為同樣的疾病倒下時。承受不住再次暈厥的王妃在清醒後卻是反常的平靜,她暫代國王職掌起國務,但同時,王妃也開始組織起一隊人馬,準備到森林裡去尋找第三王子的下落——這只是名義上的原因,實際上,王妃卻是打著要將森林破壞掉的主意。

都是那個孩子的錯……都是那孩子的錯,那座森林也是,不應該存在的東西就不應該存在。

站在城堡的露臺上望著比鄰的黑森林,王妃雙手緊握成拳。

但討伐森林的隊伍卻是損失慘重,一進到森林就有各種不同的蛇、蟲與野獸襲擊,森林化做了天然的牢籠將闖入其中的人禁錮了起來,再一點點的將這些入侵者吞噬殆盡,一隊、二隊,當到第三隊人馬再次被森林吞噬後,王妃終於被大臣們逼迫得放棄了這個舉動,在那天晚上,王妃再次見到了古魯瓦爾多。

古魯瓦爾多靜靜的站在月光照射著的露臺上,那雙石榴紅色的眼睛倒映著正想放聲呼喊,卻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的王妃驚恐而扭曲的表情,接著,曾經的第三王子冷質而沒有波動的嗓音在空氣中緩緩迴盪,並敲上了王妃的心弦。

——兩不相欠。

話落,古魯瓦爾多再次望了王妃一眼就翻出了露臺,從此徹底消失在王妃眼前。




Fin.




題目 : Unlight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tag : Unlight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