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7-21(Thu)

噓,他在安睡(砂鍋丸子) 1




1.1

又是最近常夢見的景色。

古魯瓦爾多抬頭仰望,高大的樹木幾乎遮蔽了天空,看久了會覺得自己彷彿在往深淵墜落。

細微的殺意,刀刃與鞘的摩擦聲,都是衝著自己而來。

古魯瓦爾多微笑,眼底湧動著狂氣。

在男人現身的同時,古魯瓦爾多輕笑出聲:「哼……盡是些熟悉的面孔呢……」

父王、皇后、皇兄……還有那些貴族們……

戰鬥開始時有種奇異的顫慄感,發自靈魂的興奮感,全身汗毛豎立,毛孔張開,動作異常靈活,身體輕盈的不像是自己的一樣。

利用腳蹬上樹幹的反作用力在空中翻轉身體,古魯瓦魯多一腳將襲擊他的男人踹了出去,在落地的同時腰一扭膝蓋一彎,整個人像壓縮過的彈簧一樣彈出,一劍穿透還來不及從地上爬起的男人的肩膀將他釘在了地上。

古魯瓦爾多冷笑著在男人臉上狠狠揍了一拳才直起身來將劍尖抵在男人頸邊,微微瞇起眼,嘴角滿含嘲謔的笑弧更大,「唔……這已經是第四次了吧。」

古魯瓦爾多一腳踩上男人胸口,聽見了骨骼斷裂的脆響,笑聲就這麼溜出口來,「我一直都很想知道……亡者能夠再死幾次呢。」眼底瞬間漫開瘋狂的殺意的同時,男人也被一劍斷頭。

盯著地上身首分離的屍體,在古魯瓦爾多心底喧囂著的瘋狂殺意逐漸平息,輕輕搖了搖頭,眉頭蹙起,有種莫名襲來的暈眩感,眼前的景物像是糾結成團被攪拌著,然後全身有了被拉扯的感覺,暈眩的壓抑感越來越重。

猛然睜開眼,深呼吸了幾次,古魯瓦爾多扒了扒頭髮。

刺激殺戮慾望的狂氣,果然是很討厭的東西。

難得早起的古魯瓦爾多沒什麼儀態的打了個哈欠,臉頰在質地良好的被褥上蹭了蹭,打算就這麼繼續賴到不得不起床的時候,能賴著多久就賴多久,陽光灑在身上,配合著溫和吹拂的涼風實在讓人打從心底的懶散起來,又蹭了蹭被子,古魯瓦爾多的神智又迷糊了起來,再次跌入夢鄉。

夢中依稀有著金盞花的香氣傳來,臉頰被熟悉的溫度碰觸,逐漸被拉離了夢境,剛睜開眼就映入了閃耀著光芒的銀髮,緩慢的眨眨眼,古魯瓦爾多盯著彎著身俯在他上方的布列依斯,開口,「嗯……日安。」懶洋洋的微笑。

「你睡得夠久了,古魯瓦爾多。」布列依斯理了理順著自己的拉扯坐起身打哈欠的王子殿下的衣領,然後將正式的服裝遞了過去,對方卻沒接過的意思,只是掛著懶散的淺笑伸直雙臂,盯著自己瞧。

很快就理解古魯瓦爾多的無聲要求,微嘆,「你也真是夠嬌貴了……」抿抿唇,就某方面來說拿堅定耍賴的古魯瓦爾多完全沒辦法的布列依斯皺皺眉,就解開了古魯瓦爾多睡衣的扣子替他更換起衣服來。

不對布列依斯的評價多作反應,輕哼幾聲,古魯瓦爾多半瞇著眼盯著布列依斯的動作,湊上前用臉頰蹭了蹭布列依斯的肩膀。

「怎麼了?」脫去古魯瓦爾多的睡衣就發現對方的體溫比平常更加冰涼,加上對方現在可以說的上是在撒嬌的行為,布列依斯皺起眉。

「嗯……沒事。」古魯瓦爾多乖乖的順著布列依斯的動作挪動四肢,但頭就蹭著蹭著埋到了對方肩窩裡就不動了。

也不欲多問,費了些力氣才將古魯瓦爾多的衣服換好,拍拍死賴著不動的古魯瓦爾多的背,布列依斯開口:「該走了。」

「真可惜,難得有這麼好的地方可以休息。」將劍繫在腰間,古魯瓦爾多聳聳肩。

「那是你太挑剔。」將披風繫上,布列依斯瞥了古魯瓦爾多一眼,淡淡道。

古魯瓦爾多推開房門,「請稱之為對生活水準的追求,我親愛的審判官。」

「…………」微微抽了抽嘴角,跟上黑王子步伐的銀髮審判官決定保持沉默,不對此發表任何看法,在這種用上歪理的辯證,他從沒贏過古魯瓦爾多。

1.2

月光照射在水面,夜風的吹拂使湖面波光粼粼,在湖岸邊尋了一處空曠的地區,布列依斯燃起了篝火,周圍相當安靜,只有樹枝燃燒的劈啪聲間斷的傳出。

湖對面的月光花叢在月光的影響下開花了,並散播出了會發光的花粉,隨著風的吹拂而在空中飄蕩,相當夢幻而美麗的景色,不過布列依斯卻沒有欣賞的餘裕。

將被自己打暈的古魯瓦爾多調整了下躺倒的姿勢,布列依斯皺起眉,神情凝重。

還記得他們再次相遇之後古魯瓦爾多對他說:『我需要你,布列依斯。』

當時相當錯愕的他手中拿著的劍差點就這麼脫手。

『死神留下的”致死的意念”與”殺戮的狂氣”,需要被光明抑制,所以我需要你。』

一手握拳,泛起淡淡白色光暈的另一隻手撫過古魯瓦爾多現在表情柔和許多的臉龐停在額上,光暈逐漸透入皮膚中,看著眉頭逐漸鬆緩的古魯瓦爾多,眼神柔軟了些的布列依斯臉色卻是更加鐵青了。

發作的時間間隔越來越接近,有意識的停下殺戮的行動對古魯瓦魯多而言越來越困難,平穩殺意的時間越拖越長,神祇的力量並不是這麼好擺脫的東西,即便是契約結束的遺產,也足夠讓古魯瓦爾多和布列依斯為此深感困擾。

被狂氣侵蝕神智,被意念控制行動,沉浸在鮮血與殺戮的快感之中,神情狂烈而妖異,他並不喜歡那樣的古魯瓦爾多,他必須找到辦法,抑制不斷侵蝕古魯瓦爾多神智的意念與狂氣,否則總有一天……

布列依斯不由得緊握雙手,直到掌心有些刺痛感才緩緩鬆開拳頭。

古魯瓦爾多睜開了眼睛,盯著直視火堆陰著一張臉的布列依斯看了好一會,才微微挪動了一下,提醒對方自己已經醒來。

「看來你現在狀況還不錯。」手掌貼在古魯瓦爾多頰邊,略略彎身垂首,仔細端詳了一會對方的臉色,布列依斯緊皺的眉總算鬆緩了些許。

撐起身,但還是半窩在對方懷裡的黑王子扯了扯布列依斯的頭髮,微微挑眉,「狀況不錯是當然的,你可是掌控光明的審判官。」

「我感覺不到你的話裡有任何稱讚的意味。」

勾住布列依斯的頸項,黑王子整個人貼到了銀髮審判官身上,又扯了扯對方的頭髮,古魯瓦爾多瞇起眼,「請務必相信我是發自內心的在稱讚你。」

一手搭上古魯瓦爾多肩膀,一手扣住對方腰身,布列依斯重新將沒多作抵抗的古魯瓦爾多放倒,「你還是好好休息比較好。」

雖然撇撇嘴不就這個話題多作糾纏,但近來越發難以伺候的王子殿下還是開口抱怨,「布列依斯,你大腿真難躺。」

相當時間的相處過後,已經完全拋棄腦中王權概念的布列依斯聞言,眉一挑,「喔?那你可以不躺。」然後一掌巴在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古魯瓦爾多額上,雖然本人完全不承認但其實已經逐漸被黑王子行事作風影響的審判官略略扭曲了表情。

「……好兇。」

再兇狠的一眼掃過,就看古魯瓦爾多乖乖的閉上眼睛,手掌再泛起光暈,輕輕撫摸著古魯瓦爾多的頭髮和臉頰。

已經死亡的他們原本不需要睡眠,古魯瓦爾多會始終執行睡眠的行為除了他本身喜歡之外,也因為被侵蝕的精神只有藉由睡眠才能稍微恢復。

布列依斯微微斂眸,彎下身親吻古魯瓦魯多的眉間,「好夢。」

1.3

黑王子這個稱號在黑暗世界基本和個性古怪、難以揣度、性格惡劣、行事張揚等等劃上等號,而光之審判者在黑暗世界雖然招來不少敵視的眼光,大部分居民都還是認可這位審判官的人品,也會給予一定的尊重。

而一向我行我素自我中心的古魯瓦爾多雖然並不在意其他閒雜人等對他的評價,但這卻不妨礙他拿這個當藉口找布列依斯麻煩。

沒有條件也要創造條件,黑王子微笑。

「那種反應真是過分──我看起來有比夢魘可怕嗎,一群愚民……」古魯瓦爾多撐著下巴盤腿坐在樹下,皺著臉嘟嘟囔囔。

坐在一旁的銀髮的審判官默默的看了正在鬧彆扭的黑王子一眼,果斷的轉頭閉上眼繼續冥想。

這種時候被注意到只會淪為撒氣的沙包。

但事與願違,沒多久,黑王子的目光就落到了銀髮審判官的身上,「啊,真是不公平──明明是光的眷者卻在黑暗世界這麼吃的開……不、公、平──」

結果還是被遷怒了嗎……

被充滿怨念的目光逼視著,不得不睜開眼睛對上古魯瓦爾多目光的布列依斯在心底嘆了口氣。

這種時候的古魯瓦爾多很難應對,不管是胡攪蠻纏強詞奪理還是一哭二鬧三上吊,總之怎麼鬧心怎麼來,而且最明顯的一點就是……非、常、幼、稚。

不過還是挺好哄的就是……

「所以?」

「我的心靈受到傷害了,你要彌補我內心受到的傷害。」徹底幼齡化的王子殿下昂起下巴,頤指氣使的王子脾氣展現無疑。

布列依斯在心底扶牆,然後扯出一抹無奈的淺笑,將古魯瓦爾多拉近自己,摸摸頭拍拍背揉揉臉,最後輕吻了一下眼角,接著接住朝自己懷裡黏過來的古魯瓦爾多。

「卑鄙。」悶著聲音嘟囔。

「您調教有方,殿下。」輕笑著戲謔。

「伶牙俐齒。」蹭蹭。

「這是作為審判官本應具備的才能之一。」拍拍。

「我受傷的心靈還沒被治癒。」話題拉回原點。

「古魯瓦爾多……嗚……」銀髮審判官的話還沒說完,就被突然暴起的黑王子撞倒在地上,晃晃腦袋,布列依斯目光凌厲了起來,「古魯瓦爾多!」

「嗯?」跨坐在銀髮審判官身上的黑王子揚眉,完全沒把布列依斯的警告放在眼裡,「幹嘛?」

「你用詞能文雅點嗎……」半撐起身,布列依斯扯了古魯瓦爾多的臉頰一下。

然後就被狠狠咬了一口。

額角微微抽搐,布列依斯徹底沒了語言,「你……」

古魯瓦爾多的臉上寫滿挑釁,眼睛閃耀著光彩,明顯非常得意。

布列依斯覺得,被挑釁到這種程度,不給古魯瓦爾多一些教訓,實在是相、當的說不過去。

於是古魯瓦爾多只看到布列依斯反常的勾起一抹冰冷的微笑,就立刻受到重擊,眼前一片漆黑,腦袋發暈,被乾脆俐落的放倒,然後被打了好幾下屁股。

長到這麼大還沒受過這種極端無禮待遇的古魯瓦爾多臉立刻紅透,驚怒交加並且羞惱的瞪向銀髮的審判官,「布列依斯!」怒火卻在對方的目光下迅速熄滅,並緊張了起來,「等、等一下……布列依斯……」

「殿下,要知道,有些時候是後悔也來不及的。」

「嗚……」

1.4

『你會放棄我嗎?布列依斯。』

當他被狂氣完全侵蝕的時候。

其實古魯瓦爾多不太明白布列依斯到底是為什麼可以如此包容著自己,所以不由自主的想試探布列依斯的底限。

夜裡突然醒來的黑王子看著坐在自己身邊正閉目冥想著的銀髮審判官,突然回想起自己之前曾問過對方的問題。

對方是怎麼回答的?努力從記憶裡翻找線索,但卻沒有太深刻的印象。

想著想著,手不由得朝著對方伸了出去,然後被握住,眨眨眼,古魯瓦爾多就這麼爬起身,相當順溜的窩到了布列依斯的懷裡。

他需要感覺別人的溫度。

攬住以有些彆扭的姿勢窩在自己懷裡的古魯瓦爾多,布列依斯調整了自己的姿勢,也順便調整了古魯瓦爾多的,低頭落吻,安撫對方的情緒。

看似什麼都不在意的古魯瓦爾多其實相當沒有安全感,於是在依賴起自己之後肢體上的接觸就相當的頻繁,似乎想藉由被擁抱、親吻來證明自己的存在。

古魯瓦爾多收緊環抱著布列依斯的手臂,依靠在對方肩窩的頭挪了挪,然後一口咬在對方頸項上,之前被整治的慘痛教訓相當深刻,這次自然不敢真的下口,用的力道基本上只能說是含,而非咬。

從頸部竄上的酥麻感讓布列依斯拍撫著古魯瓦爾多背脊的動作一頓,立刻感覺到對方身體也同時跟著僵硬起來,微笑,抬起對方低垂的頭,吻上對方眉心,接著滑到眼尾、嘴角,然後停頓一下,吻上。

嘴唇相互摩娑,然後微微啟唇,放了些許力道嚙咬著對方著嘴唇,布列依斯的另一隻手挪到古魯瓦爾多後腦,扣住。

布列依斯的手掌從腰後滑到後腦的異樣感讓古魯瓦爾多不禁哆嗦了一下,耳廓慢慢紅了。

又輕輕咬了古魯瓦爾多的嘴唇一口,布列依斯才鬆開扣著對方後腦勺的手,讓兩人的距離稍微分開,然後將額頭抵上古魯瓦爾多的,而腦袋現在基本是一團漿糊的黑王子目光瞄左瞄右就是不肯正視銀髮審判官的目光。

「古魯瓦爾多……」

「做、做什麼?」結巴。

「晚安。」將人壓回自己懷裡,布列依斯輕聲道。

緩慢的心跳聲,和微涼的溫度傳來,古魯瓦爾多放鬆了身體,嘴角微勾。

『不會,我不會放棄你,古魯瓦爾多。』

tag : 姬王子 布列依斯X古魯瓦爾多 砂鍋丸子 Unlight 王子受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