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07(Fri)

窗景企劃——古魯瓦爾多。背對的視野 光影CP版





同樣是為了窗景企劃撰寫的文,負責的角色是古魯瓦爾多。

先感謝飛和我一起想名字XD

接著,想到這名字之後突然想到了字面上的另一個意思,不過因為不符合企劃主題就沒特別加進交給企劃的文裡面,既然要放到部落格來就想滿足一下自己的慾望w

提醒:有現代半架空、有自創過場路人角甲乙兩名/

那麼,閱讀愉快wwwwwwwww








古魯瓦爾多依舊記得從他房間的窗戶往外眺望的景色,那些畫面清晰的他隨時都能夠在畫布上重現——首先是位於城堡東側的花園,到了季節時,那裡就會開滿隆茲布魯王妃——他的母親所喜愛的所有花朵,水仙、百合、鬱金香、玫瑰……鱗次櫛比的怒放著,滿園飄散著讓他想打噴嚏的花粉。

相較於被園丁料理的井井有條的花園,古魯瓦爾多更喜歡那些圍繞在花園外圍的楓樹,到了秋季就是一片火焰般的艷紅——雖然比不上鮮血的顏色,但那種將生命灼燒殆盡的感覺黑王子倒也不怎麼討厭。

至少,將楓葉撿回來做壓花或者葉脈標本是他極少數不會被旁人以異樣眼光看待指指點點的興趣了。

再同樣往東邊看遠一點,他可以看見遠方的山稜,在山稜與雲海交界的高處有著不化的積雪和冰川,越往下顏色就越發翠綠,層層疊疊不同色調深淺的綠不規則的參差著,那是植被所帶來的勃勃生機。

而植被的色彩也會隨著季節而有所更替,就古魯瓦爾多而言,在視覺上他更傾向冬季一片雪白的景色,以及那種寂靜又荒蕪、安靜的讓死亡覆蓋一切的氛圍,但在實際行動上,他更喜歡生物頻繁活動的夏季——畢竟可供挑選的獵物總是比較多樣。

在窗內所見的景色視野比較狹小,到了他房間的露臺上,能看見的景色更加開闊美麗——他可以看見隔開布隆海德城與王都的廣闊河流,與橫亙其上的拱橋,偶爾還會看見在河流上悠閒游動的水禽,與波光粼粼的水面。

從露臺往南看去,就是古魯瓦爾多最為熟悉的黑森林,記得在他還小的時候,他就老是覺得自己真正的母親是沒有形體的,她默默無言地存在於森林裡,並在自己需要的時候將生存其中的動物們貢獻出來給自己做玩具,甚至時常會給自己帶來驚喜——一些因為意外而猝死的生物屍骸。

相較於高傲矜持的瑪爾菈,黑森林帶給古魯瓦爾多的關愛更為真實。

每當他碰到什麼不愉快的事,只要走進森林就會覺得被撫慰,森林中特有的腐敗與潮濕氣味就像是在擁抱自己一樣。

——古魯瓦爾多深刻的體會到森林對他的愛,而那裡也的確承載了他童年的所有。

黑王子偶爾也會把耳朵貼在樹幹或者地面上,藉此聆聽森林的聲音,並同樣對著森林傾訴著自己的想法,穿越森林的風聲每每都會給予他溫柔的回應,這讓古魯瓦爾多清楚的知曉——他永遠都會被這片森林包容且深愛。

或許古魯瓦爾多本就該是來自森林深處的孩子,他熟悉那座森林的每一處地界,甚至可以知道這棵樹哪邊多了個樹洞、哪裡多了個鳥窩、哪裡的狼群多了幾隻小狼。

就算是滿心雀躍地前往了連隊,古魯瓦爾多仍時不時會想起那片森林的景色,他甚至為此找時間向洛斐恩討來材料畫了一幅油畫,就是為了將森林的景色以永恆的方式留在眼前帶在身邊——將他對那裡的情感永遠鎖在那片畫布裡。

而古魯瓦爾多也始終記得,當他在畫布上塗抹時,布列依斯那混雜了驚訝和讚嘆的表情。

「……你那什麼表情?」黑王子不是很愉快的瞇眼,大有對方給不出個滿意的交待就要將手中的調色刀揮過去的架勢。

感到惡寒似的抖了一下,布列依斯試著澄清並轉移話題,「我、只是覺得很厲害……這是哪裡?」

瞥了布列依斯一眼,古魯瓦爾多轉回了目光,「……隆茲布魯的森林。」接著慢吞吞的補上了一句,「我以前常在那裡、……玩。」

至於之後古魯瓦爾多在布列依斯亮閃閃的眼神洗禮下,一句句慢慢憋出自己到底是怎麼在森林裡『玩』的事,那對他而言,也算是偶爾憶起時會心頭微暖的回憶了。



坐在長背椅上的古魯瓦爾多斜倚在窗邊,擺在桌上的茶杯上還在浮動著些許熱氣,他靜靜的凝視著窗外那一片碧綠的景色,石榴紅色的眼底是一片冷寂。

不知道過了多久,黑王子緩緩轉過頭來,卻只是伸出手指撥動了下濕潤的水蒸氣,就再次回過頭繼續盯著窗外的景色發呆。

——大氣像是靜止一樣,沒有風,枝葉、花朵、雲絮、水面都是一動不動的,似乎連時間都靜止在這一刻,所有的一切都是停滯著的。

極度的安靜,黑王子不由得有些疏懶的瞇起了石榴紅色的眼睛,並打了個淺淺的哈欠,但沒過多久,交雜匆促的腳步聲與交談聲逐漸接近,停留了一段時間後又很快的遠走,這段時間中,黑王子從未回頭給予這份異常的喧鬧哪怕是一點的關注。

眼睛有些痠澀的眨了眨,黑王子再次回過頭來盯著眼前的琺瑯瓷杯與茶壺,並無意識的用著指尖輕敲著桌面跳著輕快的踢踏舞,很快地,修剪的圓潤的指甲前端輕敲上了瓷杯,在震動紅茶產生波紋的同時,也傳出了一陣清脆的聲響。

黑王子快速地眨了下眼,眼中的波動很快的又靜寂下來,慢慢隱沒。

紅茶依舊蒸騰著熱氣,在茶湯上蕩漾的波紋靜止後,一切又再次回到了原本的樣子。

雜亂的腳步與交談聲再次接近,黑王子再次怏怏的迴轉目光望向窗外,面上卻隱約浮現了些許不耐煩。

他已經多少厭棄了窗外一成不變的景色,那濃烈的翠綠開始讓黑王子感到扎眼,不斷凝視著那片綠色,讓他閉上眼睛就是一片刺目的鮮紅。

他想念曾經的四季變化,更想念那片充滿了濕潤氣味的黑森林——但那些景色目前都只能在他的腦海中回放。

等到再也沒有腳步與交談聲傳來,透來的燈光也漸漸變得昏暗,古魯瓦爾多才緩緩從高背椅上起身,離開了依舊明亮的窗前,望向正在調暗室內燈光的銀髮男人,並難得的開口說話,『朕要換到能看見森林的露臺上。』

銀髮的男人望向了黑王子,臉上是滿滿的不贊同,「——這會讓您的畫壞掉的,陛下。」



『背對的視野

畫中為一名背對眾人,正在眺望著窗外風景的男子,關於畫中男子的身分有多種說法,目前大多傾向認為這位男子是隆茲布魯王族中人。

繪者不詳,推估應於3300至3400年間繪製而成,現存於每年只有3~6月開放參觀的布隆海德城內。

由殘缺的繪者手稿中得知此畫似乎在繪製中途因為某些原因而更改了構圖與作畫方式,更改構圖的原因至今仍然不明。

繪製者以細膩的筆法和光影處理呈現出當時王宮室內的布置,畫中許多細節更可作為史學家研究當時王族宮廷生活的素材。除了室內物品的細節繪製,此畫在窗外景色的刻畫上也相當細緻,但在應該作為視覺中心的人物處理上卻相對粗糙,因此也有一說指出此幅畫作尚未完成。』

將手指從畫前的說明牌上移開,手中提著公事包的男人仔細的打量著眼前的畫,從畫中窗外的景色到桌旁模糊隱約的人影,一樣樣都沒有遺漏,打量的鉅細靡遺。

腳步聲傳來,於是男人回過頭去。

「——抱歉讓您久等了,羅亞特先生。」身著合身西服的銀髮男人伸出手招呼,「有失遠迎,失禮之處還忘海涵。」

與銀髮男人雙手交握寒暄,提著公事包的男人回以微笑,「不,冒昧在非開放的時節來訪,還要感謝您願意撥冗相見。」

「請別這麼說,您信中所說的事我也相當感興趣——請隨我來吧。」銀髮的男人搖搖頭,向著門平舉起手臂並率先邁開步伐。

「有勞了,隆茲布魯先生。」

——羅亞特……嗎?啊啊……還真是、久違的姓氏。

隨著兩人的腳步聲遠去,回轉過身凝視著再次空蕩下來的室內空間,一陣恍惚間,古魯瓦爾多耳邊頓時響起熟悉的嗓音。

——也替我畫一幅畫如何?古魯瓦爾多。

記得那傢伙是這樣不客氣的說的吧……話說回來,還真是很久沒想起過那個人了,但也或許,是刻意不去想起的也說不定。

黑王子百無聊賴的想著,重新閉上了眼睛。



「啊啊——這的確是……」銀髮的男人小心翼翼的觸碰著畫框,「的確如您所說,抱歉,請原諒我的失態,您知道的,這實在令我驚訝。」

「我能明白,當初發現時我也像您一樣,該怎麼說?」停頓了半晌,男人總結,「——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不禁這麼想呢。」聳聳肩,他輕笑出聲,「美妙的巧合,或許該說是歷史的大發現?」

稍微放鬆了臉部的肌肉,銀髮的男人跟著鬆緩了表情,他頷首,「是的——歷史的大發現,我必須感謝您將這幅畫送回隆茲布魯,甚至願意不收取任何報償。」

男人搖搖頭,「這是屬於『這裡』的東西,我留著也沒任何意義,要知道,物歸原主才是最好的,我只是盡我應盡的義務。」

「無論如何,隆茲布魯感謝您的無私。」銀髮的男人起身,小心的將桌上的畫重新收起並彎身鞠躬,「非常感謝。」

男人搖搖頭「請務必也好好保存這幅畫。」

銀髮的男人一臉鄭重的點頭,「這是自然。」



打了個哈欠,古魯瓦爾多轉頭望向原本是一片漆黑斷層的方向——那裡現在出現了另外一半的房間,以及至今始終背對著他的人——接著挑眉,『結果還是那時候一樣不敢面對我的窩囊模樣嗎?』想了想,接著加大了刺激,『布列依斯。』

深紅色的身影一震,接著有些僵硬的轉過身來,那張端麗的臉上露出了糾結的表情,『……好久不見,古魯瓦爾多。』



Fin.?




題目 : Unlight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tag : Unlight 光影組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