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31(Wed)

閒走(廢棄)




修文完畢。OWO





利恩認真的覺得,所有認為自己應該已經死去,卻在某一天突然滿血復活還跑到奇怪的異世界的人,應該都會滿腹糾結疑惑無處發洩最後乾脆變態掉。

當然,對此他是幸免於難了。

因為來到這世界後沒多久,他便遇見了自己還活著時的好友──當然現在也是──某個自己已經想不起名字的國家的劍聖,阿貝爾。

說真的,有個神經比較粗壯強韌的人陪著心情真的會開闊很多。

嗯,這只是相對性的比較,並不是指他自己的神經有多纖細敏感。

「煩惱也沒用,人生難得有第二次機會……如果真的有陰謀,那也都是之後的事了。」相比在甦醒後糾結了好一段時間的利恩,阿貝爾倒是看的很開,他原本就不是很會糾結心思的那種個性。

突然復活雖然疑點很多,更加不知道暗中操控了這個結果的人的目的,但在和利恩討論了大半天,發現他們目前能掌握的線索根本等於零,什麼也不能做,阿貝爾覺得倒不如放下心等待到最後。

船到橋頭自然直嘛。

劍聖非常樂天的想著。

不過有個認識的人可以說話還是相當幸運的,孤身一人待在這種除了敵人以外什麼都沒有的世界太久的話,大概會瘋掉吧。

於是劍聖與暴風駕馭者兩人理所當然的成了旅伴。

怎麼能把說話的對象放走呢?兩人結伴也安全的多了。

「我說……阿貝爾。」利恩甩出飛刀將襲來的魔獸釘在原地,在劍聖一刀將之了結的同時開口,「應該還會有其他人復活吧?」

既然都復活兩個人了,那三個四個甚至更多個應該也不是什麼麻煩事。

就是不知道能被復活的標準是什麼……

甩了甩劍上黏連的血肉,正把卡在劍上的蝙蝠扯掉的劍聖沒有回頭,「只復活兩個人能做什麼呢?」

「也是,先說,我沒嫌棄你,但一想到得在只有我們兩個的情況下一直相處不知道多久,就覺得很恐怖。」

……的確相當可怕。

想像了一夏那種情況的劍聖點點頭,同意了暴風駕馭者的說法。



古魯瓦爾多將目光落在天空的某處,默默的任由神狼在他身上撕咬,傷口傳來的疼痛讓他微微瞇起了眼,被壓制在地上的黑王子的精神有點恍惚,他總覺得以前也曾有過這樣的事。

或許是自己死前?

全身被壓制著、血從身體裡流出、逐漸失去了力氣……

眨了下眼,疼痛感已經逐漸麻痺,古魯瓦爾多緩緩吐氣,將劍朝著神狼刺去,並一腳將神狼踹開,溫熱的鮮血弄的滿身,和自己的混在了一起。

半掙扎著推開狼的屍體,古魯瓦爾多微微喘氣,他身上到處都是撕裂傷,全身鮮血淋漓,好幾處過大的傷口還不斷往外湧出鮮血,因為失血過多有些腦袋發昏呼吸不暢,踩過狼的屍體,黑王子調整了一下呼吸的頻率,等頻率穩定下來,才又慢慢的撐著樹木往前走。

古魯瓦爾多所以把自己弄成這副淒慘的樣子,只是單純想知道這個身體的極限在哪裡……還有,如果未來覺得無聊想自殺到底能不能順利的死回去。

跌坐在樹下,喘了幾口氣,感覺到正在快速復原的傷口處傳來的刺癢,古魯瓦爾多不適的微微皺起眉,忍耐著想把傷口再次割開的衝動。

這個身體的恢復速度根本就是怪物……暈眩感也跟著傷口的復原逐漸消失後,黑王子瞇起眼睛瞪著手掌,撇撇嘴。

真是麻煩的身體……復原速度異常快,就不知道能承受到多大限度。

失血看來不是問題……下次試試弄斷不同位置的骨骼好了……還有內臟受損的情況……唔,大腦和脊椎還是先用別人的來試試看……

黑王子的思考又偏到了相當危險的方向。



古魯瓦爾多打了個大大的噴嚏,又把身體縮了縮,哆嗦了一下,然後繼續一臉陰鬱的盯著被枝葉遮擋大半的夜空。

他很累、很想睡,但在這種情況下,怎樣都無法安穩的陷入睡眠狀態。

入夜後的溫度有點、好吧,是相當的冷,而他身邊什麼保暖的物品也沒有,身上的衣服還無法完全起到保暖的作用,只能努力把自己縮小一點,好減少熱量的散失。

吸吸鼻子,鼻頭都蹭紅的黑王子眼眶也快紅了。

古魯瓦爾多覺得自己從來沒這麼遭罪過。

又打了個噴嚏,黑王子的臉色又差了幾分,委屈和氣憤的情緒在心底不斷翻湧著。

腦海中一陣刺痛,似乎有什麼掠過,卻又很快的沒了蹤影,這讓古魯瓦爾多的情緒又下降了好幾個百分點。

終於受不了停不住的噴嚏,憤然起身的黑王子打了個大大的哈欠,揉了下眼睛,吐了口氣,認命的開始行進。

在找到可以在晚上保暖的用具前,他還是在夜間行動吧……



溫和的陽光透過枝葉縫隙落入森林中。

讓劍聖在前方大刀闊斧開路的暴風駕馭者熟練的將行進痕跡抹去,還有閒心和劍聖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

「哎哎……怎麼都還沒碰到其他人呢?」暴風駕馭者把手背在腦後,感嘆。

「也還好吧,也不過幾天而已,我以前修行的時候大半年不見人都是正常的。」也因此,劍聖對此倒是適應良好,還頗有些自得其樂的意境。

「你都跑到地圖上沒有記載的深山野林去被瀑布打擊、和熊博鬥,那種地方一般人哪會去啊。」利恩吐槽。

「…………」總覺得好友似乎對自己的修行內容有某些微妙的誤會,但礙於這些行動自己還真的都實行過的關係,阿貝爾只能把目光飄移到別的地方去,然後保持沉默。

利恩聳聳肩,扒了下頭髮,湊過去拍拍阿貝爾的肩膀,「兄弟,相信我,我真的沒有嫌棄你。」

「……你不一直強調這點的話我會比較開心。」阿貝爾挑眉,「而且……也不是你一直念著要看到其他人就能看到的吧……」哪那麼神?

「說不定會從天上掉下來一個呢。」利恩雙手插回口袋,開起玩笑。

話的尾音才剛落下,兩人正上方就突然產生劇烈的騷動,枝葉颯颯作響,然後伴隨著不少枝葉落下的那團影子就被退後一步的阿貝爾接個正著。

還真的是從天上掉下來的?

劍聖和暴風駕馭者對視一眼。

「這樣看來我應該多說幾次?」利恩笑道。

「多了我也不可能接住,你就別烏鴉嘴了。」

在兩人抬槓的時候,被劍聖接個正著的黑王子一臉迷糊的打著哈欠,蹭了下目前這個讓他靠的相當滿意還有溫度的靠墊,很乾脆的閉上眼睛又睡了回去,完全沒去考慮眼前的人是否會對自己造成危害。

事情的起因很簡單,決定日後晝伏夜出方針的古魯瓦爾多利用夜晚走了一大段路,在陽光升起、氣溫開始上升後,他開始思考自己該在哪裡好好睡一覺,左思右想,黑王子還是覺得樹上最安全,畢竟這段時間碰上的魔物都是地面類型,樹上的安全系數的確比較高,當然,也有前一晚在地面受凍的陰影在。

花了點時間找了合他心意的樹和樹枝,累了許久的古魯瓦爾多就這麼昏睡過去,然後睡迷糊忘記自己目前在樹上的黑王子在感覺到下方有響動想看看是怎麼回事的時候,就這麼從樹上掉了下來。

抬槓完,看向一臉心安理得靠著自己睡得很熟的陌生人,阿貝爾將視線轉向好友,無聲的詢問對方意見。

從一語成讖後,笑容就定格在怪異上的暴風駕馭者聳聳肩,輕咳幾聲,「我沒意見。」

也是,照這情況看來等等要出力的都是自己,他自然沒有意見。

劍聖覺得自己問了個笨問題。



被擁抱著的感覺很溫暖,古魯瓦爾多不由得把身體更加依偎向溫暖的來源,然後習慣性的蹭了蹭。

感覺到古魯瓦爾多動靜的阿貝爾低下頭,不由得失笑,走在前頭的利恩回過頭,挑眉。

從好友的表情讀出疑問,阿貝爾笑著開口:「啊、沒什麼……只是覺得撿到了小動物。」

「小動物?」利恩把眉揚得更高,看似有些質疑。

了解自家好友有時會刻意誇大自己的情緒,阿貝爾也沒在意,略略抬了抬抱著古魯瓦爾多的手臂,示意利恩將注意力放在古魯瓦爾多身上,受到響動干擾的古魯瓦爾多皺眉,然後側過頭將自己一頭扎進阿貝爾懷裡。

利恩扯了一下嘴角,「是挺可愛的……不過這也太沒警覺了一點吧。」

又蹭了蹭自己靠著的靠墊,古魯瓦爾多的意識逐漸清晰起來,才後知後覺的想到,以目前他所在的位置,絕對不可能有靠墊這種東西存在,何況……這靠墊還有溫度。

猛然睜開眼並抬頭,正好對上阿貝爾的視線,完全不知道此時該怎麼反應的黑王子只好僵著身體沉默不語,當然,那瞪大的雙眼和有些泛紅的臉頰,已經清楚明白的表現出了古魯瓦爾多的情緒。

眼下的情況有點尷尬,古魯瓦爾多完全沒想過能在這個世界碰到其他人類──更別提是在這種、被人以公主抱的方式帶了一路的情況下。

這是何等、何等恥辱──身為……身為……什麼?

從惱羞成怒到茫然的過度相當短暫,古魯瓦爾多抿抿唇,繼續和阿貝爾對瞪。

劍聖倒是相當大方的把人放下,確定對方站穩後才把抓著對方手臂的手收回,然後又把手伸出,率先自我介紹,「你好啊,我是阿貝爾。」

「…………」因為對方無所謂的態度而放鬆些許的古魯瓦爾多盯著對方伸出的手,頓了頓,黑王子抬頭直視對方眼睛,「古魯瓦爾多。」

發現黑王子沒有把手伸出的意願,阿貝爾沒多想,乾脆的直接抓起對方的手上下晃了下,「請多指教,下次睡在樹上時要小心吶。」

被阿貝爾的行為驚嚇到的古魯瓦爾多壓根忘了把手抽回的事,半呆滯的等到劍聖主動鬆手才回過神來。

雙手環胸站在一邊看兩人互動看得相當津津有味的利恩也跟著出聲招呼,「你好,我叫利恩。」

古魯瓦爾多的注意力這才轉移開來,側頭望去,向對方點頭回禮,想了想,又慢吞吞的補了一句,「你好……」

三人互相招呼完後是一陣沉默,古魯瓦爾多的目光在利恩和阿貝爾之間徘徊了一會,確定兩人沒有要再對自己說話的意思後,向兩人點頭致意就轉過身準備隨便找個方向離開,但才剛轉身就被劍聖出手攔住。

「欸、等等嘛,你接下來想往哪個方向走?」

「……不知道……」想了想,黑王子老實回答。

「那和我們一起走怎麼樣?有個照應。」指了指暴風駕馭者又指了指自己,劍聖提議。

「……不……」黑王子皺皺眉,正想開口拒絕。

「有個旅伴好處可是很多的,你一個人就不無聊?」一旁的暴風駕馭者噙著有些不懷好意的笑容開口了。

接著,黑王子在沒幾回的對答與社交應對中節節敗退,最後在他自己也有點糊塗的狀況下就同意成為劍聖和暴風駕馭者的旅伴。

實在沒什麼成就感,這傢伙之前是怎麼平安長到這麼大的?

突然覺得有點罪惡感的利恩如是想。



古魯瓦爾多的野外求生能力……在暴風駕馭者把自己的標準降了無數個等級後,還是無法昧著良心得出合格這個結稐。

「……這個絕對、絕對不能吃。」指著色彩鮮豔到不行的菌類,暴風駕馭者幾乎要無力掩面。

捧著一堆色彩斑斕菌類的黑王子一臉不解。

會採這些菌類回來,是因為黑王子之前在獨自旅行的時候,他還真的把這些東西吞下肚過。

「顏色鮮豔的東西有九成有毒,這是常識吧?」利恩的嘴角不由得抽搐起來。

「……吃過也沒出過什麼問題……」被利恩鄙視的眼神看的有點火氣上升的黑王子撇過頭微微鼓起臉頰,嘟囔。

黑王子覺得自己很無辜。

你吃了沒問題不代表他們吃了沒問題啊喂。

利恩在心底狠狠吐槽。

阿貝爾在利恩忍不住爆發之前先開口緩和氣氛,「好了好了,就讓古魯瓦爾多來幫我生火好了,食物就交給你了。」

「也只能這樣啊。」本來以為多一個人負擔尋找食物的工作,自己可以稍微輕鬆一些的利恩頹喪的垮下肩膀,認命的去尋找食物了。

然後在黑王子把自己弄得一臉黑卻連個火苗也沒點著之後,開始覺得問題大了的劍聖也不禁頭痛扶額,但在看到雖然依舊癱著一張臉,但周身氣場已經開始低落下來的古魯瓦爾多後,阿貝爾最後還是保持著沉默拍拍對方的肩膀聊表安慰。

練習次數多了應該就會進步的。

劍聖樂觀的如是想。


tag : 光影組 Unlight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