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31(Wed)

甦醒(廢棄)




一直修改,我真是三心二意的人啊啊哈哈......

嘛,大概就決定是這個版本了吧,聖女之子真是相當尷尬的存在......(眼神死)

主要是布列X王子(有逆確定),但王子是被眾人所寵愛的。OwO

修文完畢。(抹汗)




她還記得,第一次睜開眼,看見的是鮮紅的火焰,本能的對那些閃耀著光芒的艷紅趕到退卻,她縮縮身子,緊接著,一雙手捧住了她的臉頰。

毋之子,汝須成為毋之眼、毋之手足、代行毋之意志。

汝將召集亡者,使其為毋手中之劍……


大量的知識被灌注到她的身體之中,她知道了,自己是被聖女大人所創造出來的人偶,她必須替聖女大人引領那些因聖女的慈悲而喚醒的亡者,讓他們取回記憶與更強的力量。

從出生之後,她就待在聖女之塔,閱讀各種書籍,整理聖女大人在創造她的時候就存放在她內鍵裡的龐大知識,要成為一個成功的引領者,掌握這些知識以供活用是她無法推卻的義務,就算再難理解,她也會努力咀嚼消化。

「大小姐,時間到了。」有著萱草髮色的青年站在她眼前,對她彎身行禮後伸出手來。

來介紹一下,這個看起來有點迷糊的青年是執事布勞,主要的日常工作便是照顧她的起居,並提供她一切的資源和幫助,其實是相當能幹的一位術師。

「請隨我來,大小姐。」

她將手搭上對方的,借力站起後靜靜跟在對方身邊。

今天是她第二次決定自己未來引導對象的日子,至於為什麼是第二次……

聖女之子的平淡的表情瞬間扭曲了一下。



隨著軀體的成形,銀灰髮色的青年慢慢的睜開了那雙石榴紅色的眼睛,似乎是還無法理解自身目前的狀況,神情顯得恍惚而迷離,腳下的法陣正忽隱忽現,隨著光芒的逐漸黯淡而消去。

『初次見面,古魯瓦爾多。』看對方的目光落到了自己身上,她微微拎起裙擺,行禮病自我介紹,『我是聖女之子,你在這個世界的引領者。』

目光在周圍探巡一圈,回到了嬌小的女孩身上,古魯瓦爾多的神情依舊有些恍惚,但依然清晰的提出了疑問,『這個、世界……?』

『是的──影之世界,也是屬於亡者的世界。』她直視古魯瓦爾多,為對方的鎮定──她之後才明白這其實應該稱為遲鈍──而在心中給與了高度的讚賞,『我會引導你找回你的記憶與力量,而你在找回記憶之後,必須替聖女大人達成她的願望,作為讓你返回人世的代價。』

『跟隨我吧,懷抱著遺憾死去的亡者。』人偶少女對著黑王子伸出了手。

古魯瓦爾多保持了沉默,那雙眼睛毫無波瀾,他靜靜的望著眼前的人偶,然後勾起一抹極淺的笑意──他注意到了那明顯非人的特徵──下一秒,他拔劍出鞘,在人偶與一旁觀看的青年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下,揮劍將人偶砍成了兩半。

她感覺到自己的身軀碎裂開來,布勞衝上來接住了自己,然後強行將眼前似乎還想繼續砍下去的青年還原成無意識的靈魂狀態,古魯瓦爾多在那瞬間露出了單純喜悅的表情,略微昂起頭,那是即便死亡也沒有改變的,身為王族的傲然。

『我不需要……』

而她只依稀聽見古魯瓦爾多低語的一部分,意識就直接停頓。

拜古魯瓦爾多所賜,她理解了何為疼痛。

布勞可是修了很久才修好她的,看著自己被拼湊回來的感覺差勁透了。

「您……決定好了嗎?」布勞維持著四十五度躬身,詢問。

她的目光在三個滾動著的靈魂球上轉了轉,憑著一股怨氣開口,「我還是選他。」

「大小姐……您確定還是選他?」布勞似乎有點遲疑。

「就是他。」斬釘截鐵。

「……我明白了,大小姐。」布勞彎身鞠躬,其他的兩個靈魂自原地消失,被她指出的靈魂開始了變化:法陣再次延展開來,股動著的靈魂從球狀展開,逐漸變成人形、再從半透明的霧狀逐漸凝實成為實體,就算不是第一次看見,這樣的過程也讓她相當著迷,並再次感嘆聖女大人的強大力量。

但這次,她打算用另外一種方式來培養對方──將她的內鍵和對方的一小部分意識做了連接,把對方先前醒來的記憶抹除,然後直接扔到影之世界。

她決定,先靜靜觀查,在適當的時機出手引導、甚至見面。

她絕對、絕對不是害怕再被砍一次太丟臉。

聖女之子如是想。



突然恢復了意識是一種很奇特的感覺。

古魯瓦爾多如是想。

在一片黑暗中,身體周圍像是被什麼柔軟的東西包裹著,微微的暖意讓自己不由得放鬆了下來,意識有些恍惚,和以前自己……以前……?

發現了記憶似乎出了些問題,那種不確定感讓古魯瓦爾多逐漸從半夢半醒的狀態中清醒了過來。

皺皺眉,古魯瓦爾多睜開了眼睛。

落在臉上的陽光並不刺眼,天空的顏色有些偏向藍灰色,雲朵稀疏的墜在天際,而自己,正透過樹木枝葉間的空隙仰望天空。

慢吞吞的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塵土,他發現自己正站在林間的一條小道上,周圍的空氣中充滿了樹林獨有的氣味──青草的氣味、枝葉腐敗的味道、又充滿水氣──路徑綿延到樹林的另一端,似乎有著引誘人延著此路前行的意味。

古魯瓦爾多眨眨眼,對於眼前的情況有些不知所措,他知道自己已經死去,也模糊的記得在終結前的一大片血色,但生前的其他記憶就像是從腦海中被整塊挖走一樣,除了破碎到沒有回想價值的一些瑣碎知識,其餘的什麼都沒有留下,他只知道自己的名字,其餘與自己相關的一切,都沒有任何印象。

沉吟了一會,古魯瓦爾多試著從那些殘存的碎片中去拼湊出和自己相關的事,但除了嚴重的暈眩和腦袋一抽一抽的疼痛,或許還夾雜了胸口莫名的悶澀感以外,什麼都沒有得到,扶著一旁的樹幹,等待暈眩感過去的同時,古魯瓦爾多觀察起四周。

景物不算相當陌生,或者說,植物看來和自己餘下記憶中所知的相差不遠,整片森林卻安靜的詭異,直到微弱的窸窣聲響傳來。

本能催促著古魯瓦爾多拔劍,他微微緊繃著身體肌肉──戰鬥對黑王子而言似乎與記憶無關,那是更接近本能的存在──並盯著傳出聲響的方向,然後瞪大眼睛。

斬殺掉朝自己飛來的,近乎半個人大小的數隻蝙蝠後,古魯瓦爾多隱約查覺到,自己或許到了完全不同的世界。

沒有再將劍收回鞘中,抿著唇,古魯瓦爾多一時之間有些拿不定主意。

莫名其妙的復活、又跑到奇怪的世界,不可能沒有外力干擾,莫名的,總有種被操控的感覺,這讓古魯瓦爾多相當不悅,加上他本身沒有任何名字之外的記憶,對世間根本談不上留戀,再死一次也沒什麼差別,何況,心中有某個聲音在極度索求著死亡所帶來的安寧。

是的、安寧。

那種被黑暗所包圍的、讓自己意識逐漸消失的、安寧。

或許這個世界不會太過無趣?古魯瓦爾多腦海中突然出現了這樣的想法,他不否認自己對這個陌生的世界還是懷抱著一定程度的好奇心,甚至壓過了瞬間竄上心頭的無措慌張。

最後古魯瓦爾多還是決定探索這個未知的世界,就算是打發時間吧,反正,要是想死隨時都可以……

抱持著這般有點危險的想法,黑王子踏上了旅程。


tag : 光影組 Unlight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