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30(Tue)

情人眼裡




答應給利恩的犒賞文OWO

利恩X丸子

砂鍋搶戲、阿貝躺著也中槍。



艷陽高照,連續在沒有遮蔽的荒野上行走了幾個小時候,一向嬌貴的黑王子很快的就抵擋不住艷陽的曝曬,奄奄一息的掛在暴風駕馭者的背上被揹著前進,頭頂還蓋著對方友情出借的斗篷。

「好熱……討厭的太陽……」虛弱無力的沙啞嗓音,但黑王子並沒有放棄把怨念傳達的想法。

「已經夠好了,王子殿下你就別再計較了,我不是都背著你走了嘛。」將王子殿下再往上抬了抬,「我已經看到森林了。」

一向追求自由自在隨心所欲的暴風駕馭者怎麼都想不透,自己到底是為什麼要這麼任勞任怨的被一個嬌貴的貴族使喚。

將全身軟綿綿的黑王子安置在樹蔭下後,暴風駕馭者從腰上解下水袋,遞給了被曬暈頭的黑王子。

「……是熱的……」才碰觸了水袋一下,黑王子就皺著眉露出了嫌棄的表情。

「……不想喝的話……那你要等好一陣子才有水喝了,王子殿下。」摸了下被太陽曝曬的有些微溫的水袋,被黑王子的表情刺激到的暴風駕馭者挑眉。

「嗯,快點回來。」

「…………」

這種無力感是什麼?要是其他人敢這麼拿翹,早就被他一拳揍過去然後丟著自生自滅了,但為什麼這種話從對方口裡說出來他就只能無奈照辦?

「嘖,等一下。」抽了下嘴角,站起身走出好幾步的暴風駕馭者在心底如是想。

拿著重新變的冰涼的水袋回到原地,接過水袋的黑王子喝了好幾口水後,就抱著水袋拼命磨蹭。

撐著下巴坐在一邊的暴風駕馭者嘆了口氣,心底那麼點怨念就這麼消散。

算了,反正挺可愛的……



酒紅色的眼睛充滿水霧,眼底滿滿都是自己的身影、蒼白的皮膚被粉色染出艷色,讓自己不由得想加深這樣的色彩、勾纏著自己的四肢柔韌修長,腰部被勾夾的有些疼痛,連著指甲在身上劃出的傷痕,都是自己能力的證明、喉頭發出的嗚咽和呻吟更加勾起自己的慾望,用吻將之吞沒時還能感覺到對方難耐的哆嗦、身體弓成讓自己更方便舔吻的美麗弧度,吮吻著留下自己的印記、眼底的驚懼轉換成情慾和依賴的時候給予自己的是莫大的滿足感……

自己到底是有多欲求不滿……?

猛然睜開眼睛的暴風駕馭者在心底糾結,看著把自己裹成球狀在自己身側熟睡的黑王子,自暴自棄的抹了把臉,然後直接把黑王子往自己懷裡撈。

「唔嗯……你幹嘛……?」被吵醒的黑王子反射性的瞪向吵醒自己的罪魁禍首。

看著臉頰有點泛紅、眼底還有些淚光的黑王子,因為剛剛的春夢理智還有些脆弱的暴風駕馭者很認真的覺得,不吃掉是相當對不起自己的行為。

還在迷糊之間,被突然吻上的黑王子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暴風駕馭者當場壓倒。

「這樣的姿勢很難過……」被徹底壓制在暴風駕馭者身下後,有些清醒的黑王子皺皺眉,手搭上對方的肩膀推了推。

吻了吻黑王子的額頭,暴風駕馭者微笑,「很快就不難過了,只要你乖一點、配合一點……」

「…………」沉思一會,黑王子抿抿唇,「要怎麼配合……?」



和好友重逢後的劍聖覺得,自己的好友基本已經沒藥可救,被套牢的徹徹底底。

「王子殿下,好歹削皮你也自己來吧!」暴風駕馭者看著被黑王子遞回給自己的蘋果和小刀,抽了抽嘴角。

「……削皮很麻煩……算了,直接吃也可以……」黑王子眨了眨眼,聳聳肩,然後擦了擦已經被對方洗乾淨的蘋果,就要張口咬下。

然後,劍聖就看到自己的友人一臉糾結的拿過蘋果和小刀,削起了蘋果皮,甚至還將蘋果切成了好入口的大小,然後,盯著黑王子吃蘋果的樣子,露出微笑。

雙手環胸站在一旁的劍聖差點拿頭去撞一旁的樹幹。

趁著黑王子專心啃蘋果的時候,劍聖將好友拉到一邊,手勾上對方肩膀,一臉嚴肅的詢問,「你平常就這麼照顧那位殿下?」

「……啊?」

「我說你,對一個貴族這麼照顧還真不像你的個性,你不是一向討厭那些貴族嗎?」

暴風駕馭者露出厭惡的表情,「我是很討厭那些虛偽的貴族,表面體面其實裡子早就爛的乾乾淨淨,讓人噁心。」

然後下一秒表情有點遲疑,「……其實古魯瓦爾多還是挺可愛的……」

黑王子坐在原地努力的將蘋果吞下肚,看著暴風駕馭者和劍聖的互動,慢慢皺起了眉。

沒過多久,暴風駕馭者就發現自己被黑王子徹底無視了,劍聖看著黑王子偶爾投向自己的,充滿審視意味的目光,又看看站在自己身邊正在思考自己到底哪裡惹到對方的好友,突然覺得自己壓力有點大。



其實以劍聖的觀點來看,黑王子雖然沒有一般貴族虛偽的習氣,但那種篤定他人會按照自己意思行動而頤指氣使的王子脾氣就已經足夠讓人消受不起。

但似乎他的友人相當樂在其中就是……而且不管是怎樣的行為,似乎在暴風駕馭者腦中都會轉換成可愛這個結論。

原本還百思不解這位黑王子是怎麼被嬌慣成這種性格的劍聖,在另一名成員加入後就徹底明白了,這位掌控了光的審查官大人才是一切的罪魁禍首……暴風駕馭者先前的所作所為在這位審查官的舉措下一點都不值一提。

什麼叫溺愛?這才是溺愛。

睡眠時……

「好夢,殿下。」吻吻對方的臉頰,審查官自然無比的將黑王子帶到自己懷裡,然後用披風裹住。

「晚安……布列依斯……」抱緊審查官的腰,心安理得的窩在對方懷裡的黑王子一臉滿足。

早晨時……

「日安,布列依斯……」乖乖湊上前蹭蹭審查官的臉頰道早。

「日安,殿下。」例行的早安吻,然後審查官拿出毛巾擦了擦黑王子的臉。

行動時……

「殿下,把手給我,別擅自行動。」

「喔。」

用餐時……

「殿下,乖乖吞下去。」

「布列依斯,我不喜歡這個……」

「吞下去。」

餵食啊……他該慶幸利恩還沒墮落到如此地步嗎……雖然應該也快了,劍聖轉頭望向從審查官出現後就滿臉陰霾的友人,在心底嘆息。

喀嘰。

劍聖看了看暴風駕馭者手中變成碎塊的果實,還是拍了拍好友的肩膀,無聲安慰。

敵人基礎太過強大,要打倒需要萬分努力。



劍聖很想知道他的好友究竟喜歡黑王子哪一點。

然後暴風駕馭者一臉苦惱,「……我也想知道啊……我哪知道為什麼不管古魯瓦爾多作什麼事情我都覺得很可愛……」

……你真的病重了,利恩。

劍聖抿抿唇,還是把這句話吞回了肚子裡。

而正是戀愛重症末期病患的暴風駕馭者也開始了自我剖析。

「其實本來看王子殿下超──不順眼的……傲慢、冷漠、自我中心什麼的……」

「真正搭伙之後才發現這傢伙呆的要死,一般常識缺乏、生活技能全無、社交技巧零分,不照顧他這傢伙根本沒幾天就會掛掉。」

「本來覺得很煩……可是,順手照顧一下那傢伙之後,那傢伙瞪大眼睛驚訝的表情真的……」

反正看到那個表情心底就莫名有種滿足感。

「還會時不時黏過來蹭一下……」

然後就會心癢癢的,有種想摸回去的衝動。

說到最後,暴風駕馭者乾脆以手掩面,劍聖看著好友有些發紅的耳朵,開口,「聽你這麼說,根本就沒有討厭的地方?」

「討厭的地方?是很多,明明教過好幾次卻還是會把毒蘑菇採回來、到現在繃帶也還不會綁、睡覺做噩夢時會咬人……」

暴風駕馭者滔滔不絕的抱怨。

劍聖保持沉默。

這表情哪裡討厭了……有抱怨還會微笑的嗎?



劍聖看向蹲在自己對面,盯著自己不放的黑王子微微挑眉,「有事嗎?」

黑王子歪了下腦袋,眨眨眼,開口,「你不喜歡我。」

……啊?

劍聖的眉挑的更高了。

「……反正我也不喜歡你。」哼了哼,像是強調意思一樣的點點頭,自顧自的丟下結論,黑王子很快的起身,拍拍衣襬,轉身離開。

連回話的機會都沒有的劍聖真真有些哭笑不得。

這是想表示他不在意自己看法的意思?會這樣特別跑來自己面前說就已經算是很在意了吧……

似乎有點賭氣的味道……?根本就還是個幼稚的小鬼……

劍聖不由得失笑。

用糖果點心來哄不知道行不行……?



掌控光明的審查官大人最近心情相當不佳,有種仔細保護的寶貝被其他雜魚搶走的感覺,相當不愉快。

第無數次發現自家王子殿下的視線漫無目的的轉啊轉的,最後總是會落到暴風駕馭者身上,然後就此停滯住的審查官,臉上依舊保持著無懈可擊的溫和表情,拍撫著習慣性黏上來討抱的黑王子,心底烏雲密布。

自家王子殿下到底是喜歡那傢伙哪一點?

審查官百思不解,當然,審查官也沒蠢到去當面詢問,要點破目前還遲鈍的沒自覺的黑王子?要他說,乾脆永遠都沒自覺算了。

審查官在心底陰暗的想著。

以劍聖的角度來看,審查官目前的表現……就和知道女兒有了論及婚嫁的男友的父親差不多,雖然平常那種過度保護的溺愛表現比較像母親……

劍聖饒有興致的觀察著。

「你不干涉?」看著不遠處即將黏到一起的兩人,雙手環胸,覺得自己最近總被閃的劍聖轉頭望向閉眼休憩的審查官,詢問。

「干涉?」審查官勾起一抹端麗的笑,語調溫和,「殿下喜歡就好。」

看著用表情表達出不相信的劍聖,審查官也沒多作解釋,只是站起身,看向因為自己的動作,注意力被吸引的黑王子,微笑著招了招手,接住接受召喚乖乖膩過來的對方後,對著劍聖微微一笑,然後轉過頭去繼續對自家王子殿下表示親近──吻吻臉頰、拍拍背、摸摸臉……

看了看瞇著眼一臉享受的黑王子,又瞥了下不遠處臉色鐵青的友人,劍聖撓撓頭髮,「……原來如此。」

不是不干涉,是沒必要干涉嗎?

劍聖突然覺得應該對好友致上深深的同情之意。



暴風駕馭者抱緊窩在自己懷中的黑王子,蹭了蹭,看著對方疑惑的表情,又有些頹喪的垮下肩膀。

因為審判官的關係,暴風駕馭者幾乎和黑王子沒了肢體接觸,每當看到黑王子在審查官那刺眼的要死的笑容和手勢召喚下乖乖朝對方走過去時,暴風駕馭者就有種想把審查官碎屍萬段的衝動。

那笑容真是怎麼看怎麼挑釁。

就算已經把人拆吃入腹,但對方還是對自己的感情無知無覺,這種怨念真的是沒處發洩的。

戳了戳暴風駕馭者的肩膀,黑王子一臉疑惑,「怎麼了?」

「……沒事……」

他能說嗎?

扭過頭去的暴風駕馭者表情猙獰了一下,然後就把下巴擱在黑王子肩上賴著不動了。

「王子殿下……」

「嗯?」

「你喜歡我嗎?」

「喜歡。」

「你也喜歡布列依斯那傢伙吧……或許阿貝爾也是?」想到最近似乎關係變好的劍聖和黑王子,暴風駕馭者就有點忌妒。

「不一樣。」

從對方傳來的回應讓暴風駕馭者驚嚇了一下,然後期待起來,「……怎麼不一樣?」

歪歪頭,黑王子皺眉,難得長句的解釋,「反正喜歡你的喜歡和對布列依斯和阿貝爾的喜歡不一樣。」

心情開始有些飛揚的暴風駕馭者繼續提問,「……那你比較喜歡誰?」

一秒即答,「布列依斯。」

然後暴風駕馭者瞬間在心底淚流滿面。

好吧,好歹是不一樣的喜歡了,好歹是有那麼一點自覺了……雖然那個不經思索的答案還是有刺傷到他……

暴風駕馭者在內心安慰自己,沒注意到黑王子吐了吐舌頭,露出惡作劇得逞的淺笑。




Fin.

tag : Unlight 王子受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