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07(Mon)

伯恩X布列短篇




我又從噗浪中挖出了年代物。

完全忘記貼到這裡來了。(痴呆症末期

CP如標題、牌組設定有。

那麼,閱讀愉快~~






還真是與這個世界完全不相符的力量屬性。

這是伯恩哈德對那位尚未見過面的新成員的第一判定,但不可否認,就是因為這樣的屬性差異,讓伯恩哈德少有的對新成員起了點好奇心,大概宅邸中的其他成員也是如此,因此當人偶預定要帶著歷練過的新成員回到宅邸的日子到來時,大廳就聚集了不少人——還有不少人選擇是定時經過探看。

「還真難得啊......伯恩你居然會有好奇心這種東西。」半彎著腰趴在沙發椅背上,弗雷特里西笑著向伯恩哈德蹭了過去。

「弗雷特里西,閉嘴。」手中的書本翻到了下一頁,出聲警告弗雷特里西的伯恩哈德卻沒有拒絕對方的親近。



似乎和古魯瓦爾多有著相當密切的關係。

而當一向不大與人接近的黑王子也出現在大廳時,在大廳的所有人目光便有意無意的朝著對方身上瞟去,而以往對這種窺探不太在意的黑王子卻反常的躁動不安,他掃向所有人的目光都飽含殺意與不耐。

「那小子是怎麼回事?遲來的青春期?」弗雷特里西戳戳伯恩哈德的肩膀,湊近對方耳邊如是說。

「我以為你會想說更年期,弗雷特里西。」嘴唇只是輕輕掀動著,伯恩哈德的表情依舊毫無波瀾。

這下換弗雷特里西差點嗆著了,「咳,伯恩,更年期是我們這樣的大叔啊......」

「加上死後年分誰不是大叔輩?」

而當古魯瓦爾多的躁動到達頂點時,細碎的腳步夾雜著鎧甲的響動逐漸接近,眾人所等待的兩人過沒多久便出現在大廳。

人偶的心情明顯相當愉快,她向大廳內的戰士揮了揮手,開始了相當簡潔的介紹,「他是布列依斯。」

古魯瓦爾多快步向前——黑王子有著不少次主動攻擊新進戰士的前科,雖然也有不少戰士抗議過,但人偶卻是將這個當作一種特別的歡迎儀式而縱容了下來——伯恩哈德注意到古魯瓦爾多似這次乎完全沒有拔劍的意象,因為古魯瓦爾多完全沒有將手搭上劍柄,而那名新進的戰士只是輕輕嘆息就張開了雙手,在古魯瓦爾多一把抱住他時拍了拍古魯瓦爾多的腦袋和肩膀。



和外表完全不同,其實相當有攻擊性。

伯恩哈德看著場內——弗雷特里西被抓來當裁判後順便拖著他也一起來——布列依斯相當俐落的壓制住了艾依查庫,然後在三招內就把對方請下了場。

每一招都十分精準,而且都瞄準了要害和難以隔擋的部位。

「啊——好痛,下手還真重啊,你這傢伙。」摸摸頭從地上爬起,艾依查庫齜牙。

動作流暢的收劍,布列依斯微微側頭,「抱歉,手滑了。」

「不過就說你一句長的像女人嘛,幹嘛這麼計較,庫勒尼西那傢伙就不會在意。」艾依查庫拍拍褲子,拍著布列依斯的肩膀。

打量了下艾依查庫,布列依斯微微挑眉,「我誠心的建議,這種話你還是少說比較好。」

「嘛——反正你贏了,我會遵守約定啦。」

「這真是再好不過。」



某種層面來說,其實下手相當殘暴。

沉默著架起茨架擋下了魔物的攻擊,看著另一邊已經被布列依斯削斷雙翅然後一劍穿胸的妖精王妃,伯恩哈德收回了思緒,同樣快速結束了這場戰鬥,一轉過頭,就看見古魯瓦爾多指著妖精王妃的屍體,似乎有些激動的和布列依斯說著什麼。

看了看分立兩旁氣氛微妙的古魯瓦爾多和布列依斯,被夾在中央的伯恩哈德按了按額角,「該走了。」



莫名的有賢妻良母的氣場。

人偶蹦蹦跳跳的接近,然後被布列依斯抱起,並滿足的笑著把花環戴上了布列依斯頭頂。

看見這個畫面,伯恩哈德想起了弗雷特里西某次的玩笑話。

『布列依斯太有媽媽的氣質了,和布列依斯搭檔,只要再加上一個大小姐或其他年紀小的戰士,看起來就會很像一家人出遊吶——啊?不信?那就來打個賭吧。』

當初似乎被不少戰士嗤之以鼻,結果實際搭檔過後一個個都成了弗雷特里西的笑料——算是一種心理暗示的取巧,原本並不會將自身帶入的,一旦被提點,時刻注意的話,要不往那處想其實有某種程度上的困難度。

「伯恩哈德伯恩哈德——給你花環。」

被布列依斯抱在懷裡的聖女之子拉住了衣袖叫喚,伯恩哈德半彎下腰,接過花環後摸了摸人偶的頭。



Fin. ?



tag : Unlight 布列受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