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06(Sat)

終焉




CP依然砂鍋燉丸子

雖然是七夕賀文,但悲劇。

可以作為記憶‧時間‧倒影的一部份真相OWO





古魯瓦爾多覺得自己在往下墜落,他睜開眼睛,覺得自己像在水中,朝著水底逐漸下沉,從他鼻腔與口中呼出的氣變成了氣泡向上漂浮,恍惚之間,古魯瓦爾多覺得自己從那些泡泡中看見了過去。

懵懵懂懂的自己、眼中的一切都在腐朽的自己、靜靜的觸摸著屍體的自己、被放逐的自己、漫無目的四處遊蕩的自己、加入連隊的自己……

但這些影像都只能在腦中一掠而過,留不下任何一絲印象。

隨著泡泡的消失,這些記憶也跟著從腦中消除了痕跡。

記憶泡泡出現的越多,古魯瓦爾多就覺得自己的思考越發遲鈍,像生鏽的齒輪,吱嘎作響著,逐漸崩落,直到邁向停止。

古魯瓦爾多覺得自己身體下沉的速度變得更快了,隨著泡泡不斷吐出,他覺得自己的身體越來越沉重,他的四肢已經不聽使喚,身體和意識像被切割開來,身體就像是個大大的殼,將他的意識囚禁在這裡。

在彷彿永無止盡的下沉中,古魯瓦爾多不禁有點慌亂的想出聲,卻只有嘶啞微弱的氣音,這次吐出的氣泡更多了。

然後……從氣泡堆中書出現的是光芒。

……那是誰?

銀色的長髮、有些冷淡的神色、對著熟人總帶幾分譏誚的言語。

金盞花的香氣。

撫摸、親吻。

啃咬、舔拭。

疼痛、快感。

古魯瓦爾多想喊叫出聲,卻發現自己已經發不出聲音,相對的,從口中又冒出一連串的記憶泡泡。

應召回國的自己、坐上王位的自己、領兵出征的自己、被大臣們孤立的自己、再次被放逐的自己……

古魯瓦爾多閉上了眼睛。

又是金盞花的香氣。

茫然、無措。

焦躁、怨憤。

失落、悲傷。

一開始就知道,被選擇的終究不可能是自己。

古魯瓦爾多緊閉的眼角落下了眼淚。

所以先放開手的是自己。

被丟棄的總是自己,只有這次,必須是自己先丟棄才行。

記憶泡泡已經不再出現,古魯瓦爾多的意識也逐漸渙散,隱約之間,似乎有冰冷的液體不斷的落在自己身上,最後吐出一口氣,古魯瓦爾多讓自己陷入全然的黑暗之中。

雨越來越大,將染了滿地腥紅的鮮血逐漸沖刷殆盡,也讓已經喪失溫度的皮膚染上了死寂的青白。

猙獰的血色被清洗乾淨後,古魯瓦爾多舒展了眉頭的表情平和的如同安睡,總緊抿著的嘴角已然放鬆,雙唇微微張開,嘴角的弧度有些上揚,似乎在作著美夢。

任憑滂沱雨水打濕自己的布列依斯半跪在旁,握著劍的手緊了又緊,才慢慢的鬆開,將古魯瓦爾多的上半身撐起,手指輕輕觸碰上古魯瓦爾多的臉頰,慢慢勾描起來,描摹著又有些恍惚的低下頭親吻描摹對方的唇線,啃咬著、舔拭著。

布列依斯慢慢抬起頭,凝視著神色安詳的古魯瓦爾多。

攬著古魯瓦爾多肩膀的力道越來越大,隨著骨骼的斷裂聲,布列依斯的表情逐漸平靜。

「你果然很聰明,古魯瓦爾多。」

「你贏了。」

將古魯瓦爾多攔腰抱起的布列依斯輕笑幾聲,溫和的低語。



布列依斯握緊仍然沉睡不醒的妹妹的手,眼神溫和。

潘德莫尼的醫療技術可稱頂尖,可惜這樣的資源幾乎不對外開放,對一般的平民來說,這樣等級的醫療昂貴的根本無法負擔。

不過對監查局內的成員及其家人來說,這是可以任由使用的資源福利,於是為了治療妹妹所罹患的怪病,布列依斯用盡一切手段從低層的見習生爬到了現在的監查官職位。

過去曾加入過的,連隊的殘存者大部分都成為了污染者,原因不明,布列依斯覺得自己就像獵犬一樣,跟在昔日同伴的身後,伺機咬斷他們的喉嚨、斷絕他們的生機,雖然大多數都邁向了自我毀滅,但也總有那麼幾個頑強的傢伙。

而一想到這裡,布列依斯不由自主的想到那個人,在連隊之中,關係可以稱的上相當不錯的那個人。

黑王子──古魯瓦爾多。

過去也曾經有些曖昧的關係的,畢竟連隊中女性相當稀少,有時候出長期任務時總會有需要發洩的時候,找個看得順眼的同性床伴,在連隊中也不算少數,會和古魯瓦爾多扯上關係,一開始不過是因為想避免掉因為自己的長相所引來的其他傢伙的糾纏而已。

想到被有些慌張的自己隨便抓來當擋箭牌,一臉冷淡的以沉默打發掉所有調侃的話語的古魯瓦爾多,布列依斯就不禁想微笑。

布列依斯也是把人拖進帳棚,嚴詞警告對方絕對不要因此誤會而生出什麼不該有的念頭後,才知道對方因為在進行所謂真理的探索──說白了就是走神放空,根本沒把他抓住他時的邀請聽進去,對調侃的話語保持沉默,有八成是沒弄清楚到底是什麼情況,有兩成則是還在翻譯那些調笑的粗俗言語。

布列依斯還記得自己當時糾結的表情。

總是沒把人放在眼裡的樣子、冷冷淡淡很難相處、我行我素個人主義。

不過是反應遲鈍還有不喜歡和人兜圈子而已。

結果他們最後也發展出了關係,畢竟生理問題也是有實際上解決的需要。

布列依斯嘴角的微笑逐漸收起。

總有一天,會碰見的,布列依斯很清楚,古魯瓦爾多成為汙染者的時間要比任何人想像的都要早的多。

家人是無可割捨的血脈牽絆,布列依斯是說什麼也不會放棄治療妹妹的機會。

古魯……瓦爾多……

是唯一會讓他覺得有些掙扎的清除對象,但也、僅止於此。

從獵殺名單上看到古魯瓦爾多的時間比他所想像的要快,最後布列依斯還是選擇暫時放過古魯瓦爾多。

事後被嚴重的批判了一番。

也沒什麼,只是有些看不慣而已,那樣頹廢的古魯瓦爾多,根本……

要掌握汙染者的行蹤並不容易,因此布列依斯知道古魯瓦爾多會暫時從獵殺名單上移除掉。

布列依斯知道這樣的事只能發生一次。

對布列依斯來說,世界上僅存的親人是最重要的。

但或許是之前的相處太過隨意,他都忘了,就算平常表現的再散漫,古魯瓦爾多依舊有著身為王儲的驕傲。

再次見面,是陰天。

仍然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樣子,卻像是下了什麼決心,那次的戰鬥讓布列依斯一度以為自己會死去。

但結果仍是自己的劍穿透了對方的心臟。

古魯瓦爾多倒在地上,胸口湧出大量鮮血,然後布列依斯看見了古魯瓦爾多眼角滑落的眼淚。

雨逐漸落下。

最後一擊時,只是一個細微角度的改變。

布列依斯緩緩跪下,手卻遲遲無法伸出。

好手段,也是極狠的手段。

古魯瓦爾多。

心中的怒意根本壓制不住,除去被算計的恥辱感,更多的情緒布列依斯根本無法分辨。

當布列依斯控制不住力道,弄斷古魯瓦爾多的肩胛骨時,對方早已感覺不到任何疼痛。

「你果然很聰明,古魯瓦爾多。」

「你贏了。」

布列依斯知道自己會死死記住這一刻直至死亡。

拿到了死亡證明,布列依斯親自找了棺材和墓碑,再與墓園聯繫找了塊空地,將古魯瓦爾多的屍體埋葬起來。

之後,布列依斯每天只要時間許可,除了去看望妹妹,就是在古魯瓦爾多的墓前放上一束白百合,然後盯著墓碑站上一段時間。

明明知道被算計,布列依斯卻沒辦法阻止自己的行為。

被死死制約住了。

布列依斯輕撫著墓碑,微笑,「報復心重的傢伙。」




Fin.

tag : 姬王子 布列依斯X古魯瓦爾多 砂鍋丸子 Unlight 王子受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