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12(Thu)

布列依斯R5紀念文 3



布列是個平凡人。

他的夢想、思維、心理承受力都很一般,很普通,但就因為這樣他的逃避自私與脆弱的一面在R5中才更顯得真實……雖然我很怨念沒有寫到他死亡前的心理轉折,但獲得了很大的腦補空間也算是好事……


此篇在後段寫法有些偏向意識流,因此看完全篇後如果不懂請點進文末連結......那是、將描述修的更好理解的說明篇,基本差異只有最後一段啦。(被揍)

感謝閱讀。




也願你有個好夢,布列依斯。

所以拜託趕快脫離R5抑鬱期QAQ我需要你的骰子QAQQQ




布列依斯記得父親和母親總是這麼對他說:

『你是哥哥,所以要好好保護妹妹。』

『梅莉亞身體不好,要好好照顧她。』

當時布列依斯還是會忌妒妹妹搶了父母寵愛的年紀,但他一向乖巧聽話,雖然心中依然有些忌妒、有些不滿,但是——那是他的妹妹,小小軟軟的、會對他笑、會叫他哥哥、依賴著他的可愛的存在。

但是偶爾的偶爾,布列依斯還是會覺得妹妹的存在有些煩人。

——走到哪裡都要跟,很愛哭,不順她的意就哭得厲害哄也哄不停,帶著她就一點也『男人』不起來,反而像是隻帶仔的母雞。

只要帶著妹妹,就沒有其他人想和他一起玩了——布列依斯曾如此的困擾著,因此扔下妹妹的念頭曾在他腦海中不斷的徘徊,但是每當梅莉亞對他笑的時候,布列依斯就會想起父母的叮囑。

『因為是哥哥,所以要保護妹妹。』

布列依斯也總是這麼告訴自己,努力的按捺心裡的厭煩照顧著總是黏在自己身後的軟軟小麻煩——而當然,終於無法忍耐的暫時將小麻煩拋下後,卻讓小麻煩受到了傷害——這樣狗血劇場的發生也是再自然不過的事。

父母並未苛責布列依斯,畢竟他已經做得足夠好,比起同年齡的其他孩子要好得多,但這讓布列依斯更加自責,罪惡感驅使他更加盡心的照顧著梅莉亞,幾乎到了無微不至的地步,而他的父母對此樂見其成。

『布列依斯是個好哥哥呢。』

期望與無形的言語逐漸組成了龐大的根系,一點一點的纏繞在布列依斯的靈魂上,然後慢慢的扎根、生長,在最後成了建構他意志的『基礎』。

『因為是哥哥,所以……………………』

所以就算有所怯孺,他也必須挺直背脊站在梅莉亞身邊為她遮擋風雨,直到梅莉亞能獨立的那天為止。

布列依斯原本以為自己這一生就會如此度過,但渦的侵襲改變了世界,那些男孩們提到連隊時是一臉嚮往,是的,英雄是人人崇敬、景仰、並且想要成為的目標,布列依斯自然也受此吸引並懷抱夢想。

在自身意願、以及想保護梅莉亞的念頭驅使下,布列依斯和同鄉的男孩們同時跟隨著剛巧來到此處的連隊成員離開了家鄉。

——如果這樣能保護梅莉亞就好了、如果這樣能讓梅莉亞幸福的長大就好了。

那只是如此單純的願望。

但當到達連隊後,布列依斯才意識到事情並非想像中的簡單,各種各樣的課程與鍛鍊逐層的淘汰了許多人,他自身的資質並不算好,萬幸的是,他的毅力和執著卻是比誰都強烈,因此他最終還是撐過來了,但當布列依斯勉強能掛上訓練生的名頭時,和他來自同樣地方的人基本上一個也沒有留下。

成績及格的訓練生開始跟隨著教官進行實習,第一次出任務,布列依斯差點嚇得哭了出來,對上那些異形的緊迫感只有現場經歷才能感受到,那是他第一次如此接近死亡。

回不去了要怎麼辦?梅莉亞該怎麼辦?

死亡就等同於未來的零,布列依斯強烈的認知到了這一點。

——必須變強才行。

布列依斯在那時第一次注意到古魯瓦爾多,對方似乎完全無所畏懼的表現總讓他有些羨慕。

而幾番輾轉,他們成了室友。

——根本是地獄等級的孽緣。

布列依斯是如此評價的。

那個人的生活常識就某方面來說比梅莉亞還不如,而且過度隨遇而安加上自我中心的個性實在讓布列依斯看不慣,但從進了連隊就不自覺緊繃著情緒的布列依斯沒意識到,他開始從對方身上尋求一點日常的安定感——照顧、嘮叨對方成了他變相紓壓的一種方式,就算對方不怎麼願意合作,而最終他們還是熟悉了彼此。

隨著時間過去,布列依斯也漸漸習慣了這樣的生活,但每次出任務前他仍會隱隱的焦躁好一段時間,並更加苛求整潔與事物的整齊,而隨之遭殃的就是與布列依斯同寢的黑王子。

古魯瓦爾多曾如此對布列依斯抱怨:『我不是你的安心毛毯。』

但那又怎樣?

就某方面來說,能對古魯瓦爾多的抱怨以此回應嗤之以鼻的布列依斯我行我素與自我中心的程度實在不亞於黑王子。



支撐頭部的手肘自座椅邊緣滑落,布列依斯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又再次陷入了過往回憶之中,眼神微暗,深吸口氣,飛空艇緩緩降低了高度,艙門打開後冰冷的夜風颳過臉頰——眼前的城堡對他而言並不算陌生,畢竟他曾來過無數次——布列依斯傾身躍下。

深吸口氣,握緊手中的劍,布列依斯挺直了背脊,對上了那雙望向自己的石榴紅色眼瞳——從黑王子眼下微微的暗影,可依稀看出對方肉體層面的憔悴,但那雙眼瞳正帶著嗜血的光芒微微發亮。

布列依斯張開口,無聲開合,他知道古魯瓦爾多能看懂。

劍刃相擊,金屬相互摩擦間發出了銳音與火花,在黑夜中轉瞬即逝。

「……你的身手退步了,古魯瓦爾多。」

「那就殺了我吧,布列依斯——就像對待其他人那樣。」

習慣性的相互諷刺言語交鋒,雙手交握,眼神對視之間,他們交換了彼此的秘密,並對此心照不宣。

——他知道他正在為那些大臣感到煩悶。

——他知道他已經做出最為殘忍的選擇。



彷彿想振作起精神似的,布列依斯眨了眨眼,而後恍然。

啊啊——是了,古魯瓦爾多也早已死去。

意識到這點的同時,布列依斯突然覺得眼眶酸澀地發疼,他想笑,卻無力揚起嘴角;他想落淚,卻發現自己已經流不出一滴眼淚。

淪落到這種地步的過程布列依斯早就記不清了,那段時間的記憶雜亂又斑駁,直到現在才如同大夢初醒。



梅莉亞的身體狀況一向不好,這讓原本就寵她的布列依斯對她更為牽就,甚至巴不得將梅莉亞捧在手心,也因此,布列依斯總是捨不得拂逆梅莉亞的要求。

他不記得看到梅莉亞倒下時自己有多恐慌,更遑論那時他的家人已經只剩下梅莉亞一個——她還那麼小,還有那麼多的夢想沒有實現,為什麼就必須躺在病床上等待死亡的降臨?這是多麼不公平?

在那瞬間,布列依斯滿心都是在詛咒這個世界,於是他最終選擇握住導都伸來的橄欖枝——並簽下以命換命的不平等合約。

這和解決那些渦中的怪物不同,布列依斯一開始連做夢都是自己滿身鮮血的模樣,不管到哪都是一片鮮紅,黏稠的阻攔著自己的腳步,牆上、地上、空氣中,到處都是一張張眼神空洞的人臉在凝視著自己,他曾因此一度精神耗弱,但最後也麻木的習慣了。

他還得撐下去不是嗎?為了梅莉亞,這些除了哀鳴與詛咒以外什麼實質傷害都做不到的虛影,只要無視就可以了。

輕輕撫過梅莉亞的頭髮,布列依斯斂起眼眸,微微出神,直到一旁的醫生前來提醒自己會面時間已到才回過神來。

再次撫過梅莉亞的臉頰,將滑落的被子挹好,布列依斯才踏著有些沉重的腳步離開病房,並在剛踏出病房後深深吸了口氣——他並不喜歡病房那種死氣沉沉的空氣,彷彿連自己的生命力都會一起被剝奪,但每跨進一次,也都讓他更加堅定一定要讓梅莉亞醒來的意志。

握緊了手中的名單,布列依斯再次穿上了重甲,披上了深紅色的披風。



嗆咳幾聲,布列依斯伸手按住了頸部,目光渙散了起來,痛覺已經無法被大腦所判讀,只覺得體溫不斷的從體內溜走,眼前是一大片的腥紅色——他早已看的膩煩且麻木的、代表著生命的顏色。

咽喉裡滿是血腥味,布列依斯望著艾依查庫顫抖著的背影,稍稍的欣羨起艾伯李斯特來。

——總歸是有人陪伴著的,和孑然一身,獨身走在無法回頭的道路上的自己完全不同,有另一人會為了自身的死亡而悲傷痛苦。

……真的是、與自己完全不同。

仔細想想,他的後半生完全被摩羅斯的惡意所籠罩——他總得在每個人生的分岔點選擇扔下一樣自己的所有物,直到除了生命以外一無所有,而現在,他終於連生命都必須丟棄——更加殘酷的是,他所以為最為重要而小心翼翼捧在手心的,其實早在一開始就已經失去。

——在他以為自己渺小的願望能夠達成的瞬間,他幾乎都要勾勒出未來的美好藍圖的那一刻卻發現,他始終被困在玻璃鳥籠中,他所想守護的、他心中唯一一小塊的淨土,就在那瞬間崩壞的一點也不剩。

布列依斯發出微弱而嘶啞的悲鳴。

一齣荒腔走板而可笑的人偶劇,在終幕揭開時,布列依斯幾乎以為自己聽見了命運女神們對他的嘲笑——他的命運從一開始就是一團纏成死結的線,他無法從中找到出口,只能在網中將自己越纏越緊,直到窒息。

——大概,先失去理智的還是自己。

布列依斯不由得如是想。

否則怎麼會呢?

他怎麼捨得將刀刃送入梅莉亞的胸口?

不過是虛幻不實的夢被真實打碎而已。

——從一開始就是錯誤。

這是對他信念的全盤否定,也是將他的『自我』全部擊碎。

這對布列依斯而言,是最為深刻且痛徹心扉的絕望,他在那瞬間不知所措,而等到他恢復意識,手上就沾滿了螢綠色的液體。

他親手毀去的所有、他要怎麼繼續活下去?

自裁?不,布列依斯深深畏懼著死亡。

——不管是誰,只要能給他一個理由……一個理由……

手無力的從頸邊垂下,視野越來越暗,布列依斯緩緩的閉上眼睛。

他所緊抓的蜘蛛絲已然斷裂——他永遠只能身處地獄。



Fin.


說明篇


tag : Unlight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