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26(Wed)

每天都在死去的國王與他的騎士



都是短篇,所以算是個總集吧。

在腦海中繞了數圈的孩子,正在利用他們兩位試圖延伸出一個世界這樣,閱讀愉快w

是自創。




1.


騎士彎下身親吻國王只餘白骨的手指,然後放下好幾束白百合,白百合撲滿了棺木,騎士所採摘的白百合數量多到已經漫出棺木之外。

伸出手慢慢描摹著國王的骸骨,騎士慢條斯理的將國王的衣服整理整齊,再次親吻國王。

窗外的月亮逐漸變了顏色,由銀白轉為血紅,空氣中瀰漫開血的味道,眾多的白百合快速枯萎凋零,迅速的腐朽。
騎士凝視著棺木。

棺木中的白骨開始被肌肉連結、血管和神經束也開始生長,一絲一絲的蔓延開來,當所有的血管、神經與肌肉生長完畢,皮膚也開始生長。

原本燃燒著蒼色的火焰的空洞眼窩中也生出了一雙腥紅色的眼珠。

國王慢慢眨了眨半生長完成的眼皮,淚水滑落臉頰,被等在一旁的騎士輕吻著舐去。

「日安,陛下。」

「日安,朕的騎士。」

國王踏出棺木,騎士緊緊跟隨在國王身後。

——



2.


國王很少離開城堡。

但他每一年都必須要離開城堡一次,這樣他的僕偶們才能替城堡做徹底的整修——國王與城堡相連,在他待在城堡中時,所有對城堡的變動都會在他再次活過來時回復原樣。

只有國王離開城堡,暫時切斷與城堡的聯繫,才能對城堡本身的設定做出更改。

但騎士不能帶著個骨頭架子在光天化日下行動,於是國王按照自己的身體製作了很多能臨時容納他靈魂的假身——只是在國王靈魂所遭受的詛咒影響下,每具假身都很容易毀壞,需要頻繁更換。

騎士看著國王停下了腳步。

「朕的騎士。」

「我在,陛下。」

「扶好朕的新身體。」

國王將新的假身從次位面中拖出,在騎士小心翼翼的接過那具身體並扶穩後,傾身吻上新的軀體,將靈魂轉移過去。

看著親吻著懷中軀體的那個殼子倒下,騎士低下頭看著懷中的國王。

「陛下?」

靠在騎士懷裡張握了下手,國王搭著騎士的手臂站穩了身體,然後拍了拍衣袖上的土塵,指向倒在地上的假身。

「吃了它。」

「遵命,陛下。」

騎士彎身行禮,然後抓起那具身體走到國王看不見的視線死角。

當國王等回了他的騎士,國王微微皺眉,然後扳過騎士的臉,舔去騎士嘴角的血跡。

「不要浪費朕的血肉。」

「是,陛下。」

「......沒有下一次。」

「遵命。」

*

雖然是使用假身,但還是需要提供其運轉的能量,於是騎士費了番心思找了應該比較能合乎國王挑剔味蕾的餐館,

國王慢條斯理的切割著肉排。

「朕的騎士。」

「陛下?」

「朕似乎從未問過。」

國王放下了刀叉。

「朕的血肉味道如何?」

騎士微微一愣,然後對著國王微笑。

「陛下的血肉味道相當好。」

——


3.


「你會是朕唯一的騎士。」

國王端坐在王座上,望著跪在他面前的騎士,如此承諾。

「把之前對神的誓言捨棄吧,效忠於朕的騎士不需要有另外的信仰。」

從王座上起身,走到騎士面前的國王拔出了劍,壓上騎士的右肩。

「你的鮮血只能為朕而流、你的所有美德只需對朕表現。」

劍鋒抵上了騎士的脖頸,並劃出血痕,又加了幾分力量,國王觀察著騎士的面部表情。

「你將會是朕手中的劍,劍不需要個人的意志,只需遵從朕的命令斬除所有敵人。」

國王認真的將他的要求一一述說出口。

騎士凝望著國王,然後露出微笑。

「遵命,陛下。」

騎士試探似的伸出手,而國王也相當自然的將手搭了上去,讓騎士虔誠地親吻國王手上的戒指。

「您的意志將是最高的旨意。」

「我的一切都是您的所有。」

「我將是您手中的劍。」

國王收回了壓在騎士肩上的劍,並調轉了劍柄將劍遞給騎士。

「朕允許。」

——


4.


「朕的騎士……」國王踏著緩慢的步伐向騎士走去,一向平板的嗓音難得有了些起伏,抬起手指向衣襬,國王有些不解,「你能解釋朕的衣服是怎麼回事嗎?」

一向長至及地的衣袍下襬被微微收起,折至腳踝。

手上還捧著數件國王衣衫的騎士半跪在地,「陛下,您昨日、前日、前前日都曾被及地的衣襬絆倒,為了您的安危,還是將您的衣襬收起比較妥當。」

國王慢吞吞地眨了眨眼,「但,朕的騎士,保護朕是你的工作,不該寄望在修正外物上,這是本末倒置的行為。」

騎士維持著半跪的姿勢抬起頭,「陛下的意思是……?」

「那就一直跟在朕的身邊吧,不論何時何地,朕的騎士,擔負起你的責任。」國王如此拍板,然後伸出了手。

「遵命,陛下。」騎士接過國王伸出的手,親吻國王的手背,然後應諾。

等騎士起身後,國王扯了下衣襬,「朕的騎士。」

「我在,陛下。」

「你的手藝倒是不錯。」

「陛下謬讚。」

——


5.


那是國王剛接受詛咒的時候。

雖然國王替城裡的仕女人偶建造了內鍵,並輸入了仕女所需的所有技能與知識,但知識與實際應用的連結並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完成的事。

過大的拉扯力道讓國王皺起眉,揮手讓正在自己身後梳頭的人偶退下,然後呼喚城內唯二的智慧生物之一。

「朕的騎士。」

「我在,陛下。」

國王指了指自己拖曳到地上的長髮,「處理好它。」

「我需要時間學習,陛下。」

「……那便給你三天,給朕滿意的成果。」

「遵命,陛下。」

——


6.


國王站在城堡的花園中,折下一節乾枯的枝條。

「朕的騎士。」

依舊跟從在國王身後的騎士往前一步,應聲,「陛下。」

國王看著手中的枝條逐漸化為粉塵,微微皺起眉頭,「朕的薔薇園去哪了?」

騎士垂下了目光,彎下身,「陛下,紅夫人與白夫人出發去追尋她們的愛情了。」

「……朕的薔薇園何時會回來?」國王微微側過頭,凝視著騎士。

騎士伸出手,讓國王將手搭在他的手上,「或許,您只需要再睡一覺,陛下。」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No title

好可愛的國王跟騎士阿
國王有點呆呆我可以偷偷抓回去養嗎?

Re: No title

>紫蝶

騎士說不行。OWO

No title

我也很喜歡這個系列,有種病態的美感(?)

Re: No title

>海皇洛琳

病態嗎?感覺好開心wwwwwwwwww
是因為國王與騎士的精神世界感覺和其他人不同的關係?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