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05(Sun)

王子R5紀念文 4



王子R5祭奠祭的最後一篇。

是卡超級久的王妃視角,裡面的心理揣測都是我自我的解讀。w

R卡捏自然也是有的,也有一些自我創造的情節。

那麼,慣例的閱讀愉快~





 




 

長子繼承國家、次子輔佐、而三子,能起到輔佐並糾正兩人的作用那就是最完美的了……

瑪爾菈輕輕撫過正在哭泣的嬰孩的臉,溫和淺笑。

——這是她的孩子。

有著隆茲布魯高貴血脈的孩子,瞧瞧那頭美麗的銀灰色頭髮,還有如同先先代君王一樣美麗尊貴的石榴紅色眼睛。

他擁有著最高貴的血統。

但從這孩子開始記事起,瑪爾菈的眉頭就沒有舒展過——這孩子太過古怪,相較於同齡兒童,他太安靜了,只是安靜也沒什麼,但他甚至喜歡待在陰暗、潮濕,只有那些下人才會常駐的地方。

在一次看見這孩子一身血汙的抱著一具兔子屍體時,瑪爾菈幾乎要捏斷手中的扇子骨,她倒退了幾步,覺得呼吸困難、羞恥、顏面無存——隆茲布魯的血脈豈能如此喪失儀態,就像、就像是個下賤的屠夫。

瑪爾菈無法容忍這一點,於是她命令家庭教師加強那個孩子的禮儀。

這孩子需要教養。

他需要明白什麼是王族應該具有的儀態與素質。

瑪爾菈微微瞇起眼睛,看著正乖巧的與家庭教師面對面相對的古魯瓦爾多,踩著輕巧的步伐緩緩離去。

但她從未見過如此不受教的孩子。

將自己泡在那些藥水與屍體中,而非那些有用的歷史、經濟與人文——瑪爾菈無法理解,她對此感到憤怒、沮喪,並因此打碎了一個水晶花瓶。

瑪爾菈找上了洛斐恩——那個在陛下干預後接替家庭教師工作教育古魯瓦爾多的學者——並為此表達了深切的憤怒。

——他沒有資格將一個王儲引入歧途,讓他去做那些屠夫與獵戶的工作。

結果是不歡而散,瑪爾菈再次損失了她的扇子與一個漂亮的水晶杯。

瑪爾菈用扇子遮住了臉龐,她那雙祖母綠色的眼睛含著些許輕蔑的瞥過古魯瓦爾多,隨後從他身邊滑步而過——她決定徹頭徹尾的忽視這孩子的存在,就當自己從未誕下他,但瑪爾菈處死了幾個談論此事的仕女——王儲就算再自甘墮落也不是這些賤民可以隨意談笑的資源。

當在地下室發現那些屍體標本時,瑪爾菈只是輕輕端起茶杯,啜飲了口紅茶,那個孩子與她無關,她服從陛下的一切決定,那個孩子要去哪都好,就只要別在她面前礙眼,提醒她,這是她誕下的錯誤就行了。

不過世間總是充滿了不如意的事,當陛下得了急病倒下、兩個稱職的繼承人也像受到詛咒一般死去後……瑪爾菈咬著牙簽署了讓古魯瓦爾多回國的文件——為了隆茲布魯的驕傲、為了維護隆茲布魯的血脈。

她很清楚那些大臣的眼中的野心,而她絕不會對此妥協,就算必須讓完全不適任的人坐上王位也一樣。

——這是場博奕。

瑪爾菈深吸口氣,然後高高昂起下顎,再次用扇面遮擋起自己的表情。

一切都為了隆茲布魯。

她看著那個孩子坐上王座,總算能暫時放鬆的吐了口氣。

但噩夢從未結束過。

——殺人案、惶恐不安的人民、騷動而想從中撈取利益的大臣。

瑪爾菈不由得思索,她簽下那份文件的決定是否正確。

——這個孩子根本是個災難,災禍的源頭、噩夢的締造者。

瑪爾菈輕咬著扇骨,在房內焦躁的來回踱步。

如果可以,她並不想讓這孩子回來,但她別無選擇——那群飢渴的瘋狗與豺狼正試圖瓜分王權,就算讓災厄進門也總比讓垃圾進屋汙染一切來得好。

站在塔樓上,瑪爾菈望著古魯瓦爾多騎著戰馬的背影,冷冷的勾揚起嘴角。

接連的捷報讓瑪爾菈放鬆了些許精神,她放下了手中的文書,微微向後靠去,然後閉上了眼睛。

但或許是命運想毀滅隆茲布魯,當托雷依德陷落的消息傳至國內時,瑪爾菈就有了不祥的預感。

當見到重回國內的古魯瓦爾多,瑪爾菈幾乎要當場暈了過去,她向後退了幾步跌坐在椅子上,手壓著胸口大口喘氣。

——這個殘破不堪的、破爛而不完整的人、不,是肉塊……

咬緊牙,瑪爾菈用盡所有力量壓下了古魯瓦爾多重傷歸國的消息,並將古魯瓦爾多關進了一個禁止人員隨意進入的房間。

——不能讓人發現一國的國王變成這種模樣,那些貪婪、無恥、瘋狂、不知感恩的……不、絕對不能。

不能讓那些貴族與大臣稱心如意。

攢緊手中的文書,瑪爾菈咬牙,手在桌上重重拍下。

她別無選擇。

……是的,一切都是為了隆茲布魯。

瑪爾菈跨進了她一向避之唯恐不及的地下室,她找上了那位宮廷學者。

她不會讓那些貴族與大臣達成他們的祈願——不管要用什麼手段都是必須的,一切為了隆茲布魯。

瑪爾菈輕輕提起裙擺,在得到滿意的答案時立刻轉身離開——她一刻也不願在這裏多待。

只要讓大臣接受那個樣子的存在即是古魯瓦爾多就行了,之後那種樣子的人形偶要多少有多少,但現在必須讓所有大臣知道——那就是古魯瓦爾多,擁有隆茲布魯血脈、正當的王位繼承人。

只要能撐過這段時間……她可以再去抱養一個旁系的孩子。

只要能在之後的朝議上讓那些大臣知道古魯瓦爾多仍然活著……

瑪爾菈原本以為一切都會順利的發展下去,但那個孩子果然是她的噩夢——從他出生那天開始就成了不斷糾纏她的夢魘——那個孩子血洗了議事廳,沒有了大臣,兩個正統的王座擁有者一個瘋狂、一個即將死去,瑪爾菈幾乎崩潰。

她遣退了所有仕女,砸碎了房內所有的瓷器、花瓶與飾品,狼狽的跪坐在地掩起面容,勉強將自己的儀容整理好,瑪爾菈神色頹敗的出現在國王的寢房中,她握著已經幾乎沒有意識的國王的手,輕聲哀泣。

她無法理解這個孩子。

為什麼要這麼做?

這是生養你的國家、你擁有這個國家最為高貴的血脈、這個國家給予你榮耀,你卻毀了這個國家的未來……

隆茲布魯的榮耀啊——

原本一切都會好的,但都被這個孩子親手毀去,現在她該要怎麼辦?她該怎麼做才能保住王族的驕傲與尊嚴?

瑪爾菈頓時不知所措。

啊啊……一切都是這個孩子的錯……他從一開始就是異常的、不祥的——

這個孩子從一開始就不該存在,這個汙點從一開始就該抹去。

應該要毀去的,早該毀去的。

是她不該放任這個汙點成長起來,她早該將這個毒瘤從隆茲布魯身上割去。

……是的,一切都為了隆茲布魯。

除掉它就都會好的。

除去這個不祥的徵兆、災厄的根源……毀掉它,是了,毀掉它。

瑪爾菈祖母綠色的眼珠有些混濁了起來,她深吸口氣,拿過了放在枕下的匕首,搖搖晃晃的前往古魯瓦爾多被監禁的地方。

這是王家的醜聞、恥辱、汙點,這個東西本來就不該存在——

她早該這麼做的。

早該如此。

瑪爾菈將匕首穿透了古魯瓦爾多的胸口,看著古魯瓦爾多嘴角揚起的那抹弧度,瑪爾菈幾乎赤紅了眼珠。

——毀了一切就讓你這麼開心?果然是早該抹消的存在、災厄、噩夢、死神、蠹蟲。

太噁心了,這樣的存在太噁心了。

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毀了它。

將古魯瓦爾多的胸腔攪的粉碎,癱軟在地上急速喘氣的瑪爾菈緩緩伸手撫上濺到自己臉上的血跡,在空無一人的房內放聲尖叫。




Fin.




tag : Unlight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