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10(Wed)

KISS 22題(2)



寫到自己覺得有點過甜到膩味…………(遮臉

應該會挑個幾題寫獵奇向不然神經會有點受不了。(抖抖)

大部分依舊都是以牌組(星幽界)為主要背景,所以OOC是當然的。(被揍

這篇是收錄以下篇章:
7. 唇
8. 喉
9. 首筋
10. 背中

同樣希望閱讀愉快唷。





七、唇(愛情)


古魯瓦爾多曲起膝蓋、支起手臂,居高臨下的俯瞰著靠在沙發椅背上的布列依斯,石榴紅色的眼底流竄著些許不快。

布列依斯勾起一抹溫和的淺笑,舉起手撫上古魯瓦爾多的臉頰,然後輕輕的拍了幾下,「怎麼了?」

俯下身,端詳了審查官好一會,黑王子輕哼一聲,相當直接的咬吻了上去。

布列依斯順從的勾住古魯瓦爾多的脖頸,順便用手掌壓住對方後腦,沒有因為蔓延開來的疼痛和血腥味而有所停滯,啟口順溜的將舌頭勾纏了上去。

舌頭滑過齒列,帶著些許鐵鏽的腥氣,黑王子直接坐到了審查官大腿上,讓自己更有反擊的餘裕。

利恩抽了下嘴角,在那兩人即將把手探進彼此衣服裡時伸手遮住同樣位於大廳的史普拉多和雪莉的眼睛,「不要亂看,眼睛會爛掉。」

這絕對是古魯瓦爾多不開心布列依斯分出注意力去照顧宅邸中年紀偏小的幾位戰士而跑來宣告所有權了。

——是說這兩個傢伙老是用這招玩不膩嗎?

實在無法理解這兩人情趣所在的暴風駕馭者用力按住死命掙扎抗議的兩個小孩,一邊皺著眉思忖著。



八、喉(欲求)


黑王子並不喜歡被碰觸脖頸,除了不想讓要害暴露人前之外,也是因為脖頸被碰觸而帶來的麻癢總是讓他頭皮發麻——但總是有例外存在。

古魯瓦爾多仰躺在床上,微微皺著眉將頭昂起,將脖頸完全暴露在布列依斯眼前,偶爾真的忍受不了那種麻癢時,才會動手拉扯審查官的銀白色長髮以示抗議。

審查官低著頭,相當專注的在黑王子的頸項上落下細密的吻,偶爾被扯痛頭皮時才會輕輕拉過黑王子的手,安撫似的握緊,卻未因此停止吮吻的動作。

「布列依斯……」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黑王子輕輕喘息著。

「嗯?」安撫似的空出手撫上古魯瓦爾多的臉頰,咬吻的正興起的布列依斯微微瞇起眼睛。

他感覺的到古魯瓦爾多吞嚥唾液的響動、還有因為緊張而略為紊亂的心跳……

眼神只迷離了一會就恢復了原狀,布列依斯伸出舌尖在黑王子的喉結上打轉,並張口咬住了氣管輕輕摩娑,不意外的聽見古魯瓦爾多倒抽口氣,拉扯著自己頭髮的力道也越發大了些許。

「古魯瓦爾多……沒事的……放鬆點。」用犬齒半惡意的摩娑著氣管外層的皮膚,感覺到對方吞嚥唾液的動作越發頻繁,還是捨不得太欺負人的布列依斯終究是出聲安撫。

皺著眉踢瞪了下雙腿,古魯瓦爾多深吸口氣,從鼻腔中發出有些不滿的嗚咽,按捺住想將對方掀翻到一邊的衝動出聲抗議,「你、換地方咬。」

「那可不行——」輕笑著,布列依斯抬起頭吻了下古魯瓦爾多的眼角。

「……你再這樣咬下去我都要覺得你想吃掉我了。」踢了下布列依斯的大腿,古魯瓦爾多瞇起那雙石榴紅色的眼睛,微微扯了下嘴角,似笑非笑。

「——誰說不是呢?」撫了下古魯瓦爾多的頭髮,不置可否的輕笑幾聲,布列依斯再次俯下身去舔吻對方的頸項。



九、首筋(執著)


古魯瓦爾多從背後將布列依斯圈進懷裡,並將下顎擱置到審查官肩上,再伸出手將對方手中的書翻到下一頁,「這邊看過了。」

「古魯瓦爾多,我還沒看完。」說是這麼說,但布列依斯也沒打算將書頁翻回的打算,只是調整了下姿勢,相當安然的偎進黑王子的懷抱,抬手扯了下對方的臉頰肉,「要和我一起看就配合我的速度。」

「……真麻煩。」收緊手臂,把人圈的更緊了一點,黑王子皺起眉,「明明是你看太慢。」

「好的文字值得慢慢品味,古魯瓦爾多,囫圇吞棗要不得。」再次抬手扯了扯黑王子的臉,布列依斯微微側頭,「不然,我唸給你聽?」

「……也是可以。」既然不需要視覺,古魯瓦爾多乾脆側頭把臉靠向布列依斯頸窩,聆聽著審查官緩和而平穩的嗓音,撒嬌似的蹭了蹭,過了沒多久,似乎是覺得無聊了,便不怎麼安份的騷擾起布列依斯。

布列依斯並沒有因為古魯瓦爾多不間斷的細微騷擾而停下朗誦的動作,語氣、音調都像是沒有受到任何干擾一樣的平穩——直到古魯瓦爾多咬上了他的頸背為止,「……古魯瓦爾多,別鬧了。」

「不要。」輕啄著頸椎末端的突起,磨牙磨的正歡的黑王子理所當然的拒絕。

微微皺起眉,有些後悔剛剛躺的太安然導致現在完全失去抵抗能力的審查官輕輕嘆息,「這樣我很難唸下去。」

「那你不用唸了。」明顯把審查官的頸椎骨當成磨牙用品的黑王子相當乾脆的回應。

動作一頓,布列依斯再次嘆息,「……咬小力點。」

布列依斯很清楚這種時候就算阻止古魯瓦爾多也基本沒甚麼用處,於是也只交代了黑王子要注意控制咬合的力道,就重新將注意力投注回書本上了。

「我盡量。」也沒在意布列依斯只看書不理自己,古魯瓦爾多相當隨意的回應。

——反正只要自己再咬大力點布列依斯就又會開口了。

總有百般手段讓審查官的注意力從其他地方移轉到自己身上的黑王子如是想。



十、背中(確認)


帶著幾分粗暴的將古魯瓦爾多壓制在床上,布列依斯拿著白銀之劍擦著黑王子的臉頰狠狠刺下,冷聲警告,「安分點。」

感覺到布列依斯幾乎要實質化的怒氣,黑王子抿抿唇,皺了下眉頭,停下了掙扎的動作,眼角餘光瞥著布列依斯的臉色,有些心虛的囁嚅,「……這個姿勢不舒服……」

「你想更不舒服一些?」布列依斯挑起眉,聲調中依舊是充滿了冷的能掉冰渣的怒氣,但還是抽起劍放到一旁,略為放鬆了對黑王子的箝制,讓對方能將姿勢調整成較為舒緩的趴臥,然後用力拍了下古魯瓦爾多的背脊,「趴好。」

火辣辣的疼痛讓黑王子還是壓抑不住的倒抽一口氣,審查官瞇起眼睛,最終還是低下頭吻了吻古魯瓦爾多的鼻尖權當安慰,接著就拿起小刀開始小心的將沾黏著血肉的衣服除下。

「忍著。」感覺到手下肌肉的緊繃與顫抖,再次低下頭親吻古魯瓦爾多,布列依斯的動作又放輕了不少,但不管他的動作有多小心,要去除黏進翻開皮肉中的衣物纖維必定會拉扯到傷口,黑王子的額頭很快就因此而布滿了汗水,指節也因為緊抓著被單而有些泛白。

費了好一番力氣才將傷口上的衣物全數去除,布列依斯拿起溼毛巾輕輕的擦去古魯瓦爾多背上已經乾涸的血跡,再拿出酒精沾上棉花塗抹在傷口上,不斷傳來的劇烈疼痛讓黑王子除了死抓著被單咬牙切齒以外什麼都做不了。

一邊輕撫著黑王子的腦袋,將傷口消毒完畢,布列依斯將手輕輕按上了古魯瓦爾多的背脊,掌心發出了淡淡的光暈,「下次要是再玩這種把戲……」緩慢的移動著手,確認傷口癒合後才轉移到下一個傷口上,「酒精我就會用倒的了。」

「……你才捨不得。」輕哼了一聲,因為傷口的疼痛逐漸緩解,加上布列依斯正以著相當溫和的力道按壓著他的身體,古魯瓦爾多懶洋洋的瞇起眼睛。

敲了古魯瓦爾多的腦袋一下,布列依斯低下頭去——沿著尾椎骨一路輕巧的吻上,直到感覺古魯瓦爾多難耐的哆嗦起來,才抬起頭壓低了嗓音警告,「你可以試試。」

略微掙動了一下,古魯瓦爾多慢慢的從床上爬起,「……我要洗澡。」

再次啄吻了下古魯瓦爾多的背脊,布列依斯詢問道:「需要我幫忙嗎?」

眨了下眼睛,古魯瓦爾多思考了一下,點了點頭,「要。」



tag : Unlight 光影組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