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21(Thu)

KISS 22題(1)




自我挖坑的結果(艸

和砂鍋丸子20題一樣都是極短篇或短篇的組合,不同的地方、嗯,親吻22題應該會甜到發膩吧。w

我自認為是屬於光影組啦,不過依據我的私心我家布列總是、氣勢病態很足夠,用砂鍋丸子來標註CP好像是比較精準一點。(總算有自覺)

基本上是以牌組為背景的這也代表王子和布列都挺有病

OK~總之本篇含有以下六題:

1. 髪
2. 額
3. 瞼
4. 耳
5. 鼻梁
6. 頬


閱讀愉快唷wwwwwww







一、髮(思慕)


黑王子有一個盒子,並非裝飾了貴重珠寶——而是再普通也不過的木盒子,他將這個盒子珍而重之的放在床頭,睡前偶爾會打開來看看,偶爾的偶爾,會抱著盒子在床上打滾,更偶爾的偶爾,會將裡面綁成一束的銀白色長髮拿出來親吻——尤其是審查官不在的時候。

「好慢……」用臉頰蹭了下頭髮,古魯瓦爾多把頭埋進了棉被裡,帶著些許倦意閉上了眼睛。

「那個——布列依斯先生。」貓耳少女抖了抖耳朵,眨了眨眼,盯著審查官的背影猛瞧。

「有什麼事嗎?艾茵小姐。」回過頭,審查官端著溫和的淺笑,略略收了下嘴角表達了隱晦的疑惑。

艾茵有些緊張的垂下了耳朵,抓著衣角扭捏了好一會,才下定決心出聲詢問:「布列依斯先生的頭髮——」

從跟在審查官背後行走起,貓耳少女就一直覺得對方的頭髮有些不協調。

審查官只是微微一愣,就撫上了自己後腦的那束被切斷的頭髮,「啊、艾茵小姐注意到了嗎?」微微瞇起眼,審查官露出了極為柔軟的笑意,「這是古魯瓦爾多要的,說是在書上看到的傳統,雖然我覺得更像是詛咒一點……」

貓耳少女再次抖動了下耳朵,為審查官潛藏在字裡行間的無底限縱容而感到惡寒的哆嗦。



二、額(祝福、友情)


布列依斯勾下了古魯瓦爾多的脖頸,在遭到抵觸的力量反抗了好一會後輕嘆口氣,向明顯不太情願低頭的黑王子招了下手,然後補上了滿含不容置疑意味的命令句,「古魯瓦爾多,低頭。」

盯著布列依斯看了半晌,黑王子輕哼一聲,還是順從的低下了頭,讓審查官在他額頭上落下輕淺的吻。

輕笑著撫了下古魯瓦爾多的頭髮,布列依斯開口:「武運昌隆,古魯瓦爾多。」臉上依舊維持著柔和的笑意,審查官單手握拳,並舉起手來。

重新直起身,略微揚起下顎,黑王子跟著勾揚起嘴角,「啊,當然。」然後同樣舉起手,和審查官以拳相擊,「勝利女神的加護我就收下了。」

搖搖頭,有些哭笑不得的布列依斯敲了下古魯瓦爾多的額頭,「走吧,別讓大小姐久等。」



額——2


黑王子撐著臉,側臥在床上,手抓著審查官的手腕,神色間有幾分執拗。

雖然也沒打算真的就此抽手離開,但布列依斯還是嘆了口氣,「古魯瓦爾多,你不小了。」

「做人要有始有終,布列依斯,你開了頭就給我親到壽命結束那天為止。」黑王子振振有詞。

對瞪了半天,布列依斯終究還是妥協——雖然他本來就沒拒絕的打算,但為了避免黑王子繼續得寸進尺,適當的表露出為難的態度還是必要的——他伸手將古魯瓦爾多的頭髮再稍微往後撥了些許,然後彎下腰吻上了對方的額頭,再替黑王子拉好被子,「晚安,好夢。」

滿意的躺回枕頭上,黑王子打了個哈欠,「晚安。」



三、臉(憧憬)


古魯瓦爾多撫摸著布列依斯的臉,手指從眼角眉梢撫過、滑過鼻梁、在唇上徘徊流連,然後沿著下顎的線條再回到眉眼之間,黑王子相當專注於這個行為,而布列依斯也只是維持著端正的坐姿,任由古魯瓦爾多在自己臉上作怪。

「唔……」跨坐在審查官身上的黑王子沉吟著,並非常仔細的端詳著對方的面容,然後做出了結論,「我果然很喜歡你這張臉。」

「喔?」伸手扶穩了古魯瓦爾多,略微揚眉,布列依斯表示了疑問,「怎麼說?」

「嗯。」古魯瓦爾多點點頭,然後湊近布列依斯,手指在對方臉上一點一點,「你看——眼距、鼻長、唇寬……都很完美,骨骼和肌肉整體的比例也很棒。」

黑王子吻了吻審查官的眼尾,「銀色和紫色的搭配也很棒……所以果然很想要呢,你的頭。」

「它會是我最完美且引以為傲的收藏品。」黑王子歪了下腦袋,「不過我會把你的頭藏的好好的,因為它只有我能看、能碰觸。」

「活著的比較好吧。」輕輕壓下古魯瓦爾多的腦袋,布列依斯回吻,「這樣我才能向這樣回應你不是嗎?」

黑王子眨眨眼,想了想,點頭贊同,「那當你不能回應我的時候,我就會把它砍下來。」

「好啊。」微彎了眉眼,審查官愉快的頷首同意。



四、耳(誘惑)


拍了拍因為明顯情緒不穩而死賴在自己身上不肯起身的古魯瓦爾多的背脊,布列依斯調整了下坐姿,讓自己不會因此不舒服,連帶讓黑王子也跟著不適,輕咬了下黑王子的耳廓,布列依斯的聲音滲入了不少安撫的意味,「怎麼了?」

「那個女人煩死了。」扯了下布列依斯的頭髮,古魯瓦爾多一臉怏怏不樂。

「——哪個女人?」審查官一邊漫不經心的詢問,一邊慢條斯理的解開了黑王子的斗篷與領巾。

古魯瓦爾多一邊蹭著布列依斯,一邊埋怨,「還有誰?那個影子裡總掛著一堆屍體的女人啊,陰陽怪氣的每次看到我都會殺過來……又殺不死她,很煩。」

說到底還是在這個宅邸中的人基本上無法再死一次的問題,黑王子是喜愛屍體與殺戮不假,如果廝殺的對象自己喜歡就算了,但如果是自己討厭的卻又怎麼殺都殺不死,只能說是相當惹人煩。

「我去和貝琳達小姐談談?」依舊貼著古魯瓦爾多的耳邊說話,言語間的空檔還會輕輕舔過耳骨,手環上黑王子的腰,扯下對方皮帶的審查官如此提議。

「你給我離那個女人十公尺遠。」黑王子縮了下肩膀,繼續埋頭磨蹭著布列依斯的頸窩,還不忘發出反應異常強烈的警告。

「古魯瓦爾多……現在還提到別人會不會太煞風景了?」吮吻著依舊唸叨著那位女將軍的黑王子的耳垂,幾乎要將對方整身剝光的布列依斯嘆息。

古魯瓦爾多啊嗚一口咬住布列依斯的耳骨,磨了磨牙後不耐煩的催促,「不要像女人似的扭扭捏捏,想做就直接做,我給你這個權力。」



五、鼻梁(愛玩)


「布列依斯——」黑王子拉長了音調湊近呼喚,然後就從後方摟住審查官的腰,下顎也很理所當然的擱上了對方的肩膀。

向正在進行對話的艾伯李斯特露出帶有幾分歉意的淺笑,布列依斯轉過身,先摸了摸古魯瓦爾多的頭表示有注意到他的存在,又拍了拍背示意對方起身,「什麼事?」

古魯瓦爾多突然抬起頭,湊過去用力咬了下布列依斯的鼻尖,然後伸出舌頭舔了舔,對著一臉愕然的審查官露出惡作劇的笑容後就乾脆的轉身離去。

審查官摸著鼻子眨了眨眼,無奈的帶著還留有齒痕的臉轉身面對掛著一臉調侃笑容的帝國騎士。

「……見笑了。」

「不,倒是相當有趣。」



六、頰(親愛、厚意、満足感)


審查官專注的翻閱著書頁,桌上擺著一杯已經半涼的紅茶。

黑王子趴在桌子的另一邊,盯著對方看了好一會,直到確認短時間內對方不會把目光落到自己身上後才出聲,「布列依斯……欸、布列依斯——」

古魯瓦爾多維持著每過幾秒就叫喚一次的頻率,但卻沒動手打斷布列依斯翻閱書籍的動作——像是伸手壓住書頁、或者是直接從對方手中將書籍抽走——就只這樣執著的呼喚著對方的名字。

翻閱到一個段落,布列依斯抬眼對上了那雙石榴紅色的眼睛,然後起身、彎腰、捧起古魯瓦爾多的臉——最後在對方臉頰上落下了極輕的吻以示安撫,「再等我一下?或是坐到我旁邊來。」

黑王子眨了下眼睛,然後就著被捧著臉的姿勢,將臉側到沒被親吻的另一邊。

布列依斯嘆了口氣,卻沒多少傷腦筋的意味,他再次捧起古魯瓦爾多的臉,在另外一邊的臉頰上落下親吻,「再等我一下?」

「嗯。」似乎是覺得滿意了,黑王子點點頭,重新趴回桌子上繼續盯著審查官瞧。




tag : Unlight 光影組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