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11(Mon)

花環



我貧瘠的腦袋總算把目標放到無比少女的花環梗上了。(凝重)

孩子氣的兩人爆炸可愛/////艸

是說我這樣一直狂寫連隊時期沒問題嗎?(嚴肅臉)

因為我真的很愛兩小無猜……唉唉這大概戒不掉了。(遮臉)

不管這些啦w總之希望閱讀愉快唷~






古魯瓦爾多躲懶的秘密地點在春天會開滿許多白色和黃色的野花,花朵小小的,只有拇指指甲蓋一般大,有著毛絨絨的簇狀花蕊,在風中搖曳的模樣看起來小巧又惹人憐愛——但古魯瓦爾多不太喜歡,因為當他躺下午睡時,飛揚起來的花粉總是會讓他打上好一陣子的噴嚏。

布列依斯倒是挺喜歡這些花朵,這讓他想起還在家鄉時,教梅莉亞編織花環的回憶——梅莉亞的手很靈巧,縫紉、烹飪等家務活都做得很好,但偏偏在編織上卻是沒什麼天賦,每次教、每次學,但梅莉亞總是學不會——最後總是氣沖沖地鼓著臉把花扔到一邊,直到自己將花環放到她頭上才喜笑顏開。

午後從林葉間隙落下的陽光讓人有些昏昏欲睡,很快就不敵睡神召喚的黑王子靠在布列依斯身上——能有現成的軟墊他為什麼不躺——閉著眼睛睡的正好,而布列依斯則是慢慢翻閱著書籍,維持一個姿勢閱讀久了總會覺得有些疲憊,布列依斯將書本闔上,閉了下眼睛,將書放到一邊。

古魯瓦爾多還在睡夢之中,也沒打算把人吵醒給自己找麻煩,布列依斯隨手折下花朵,然後慢慢的編織起來。

窸窣的碎響讓古魯瓦爾多睜開了眼睛,但也沒從布列依斯身上移開的打算,將目光落到對方手中的花圈,黑王子眨了眨眼,對這個呈圓環狀的物品起了點探究的興趣,他略略昂起下顎、努努嘴,「……這是什麼?」

「花環。」動作熟練的交錯著花朵柔軟的枝條編織著,布列依斯連頭也沒回的就拋回了答案。

「用來做什麼的?」調整了下姿勢,古魯瓦爾多將下巴靠在了布列依斯肩膀上,石榴紅色的眼睛一點偏移也沒有的盯著布列依斯手部的動作。

「戴在頭上做裝飾。」稍微移動了一下肩膀的角度,布列依斯只猶豫了一下,就任由黑王子像是沒骨頭一樣地趴在他身上了。

略略瞪大了眼睛,黑王子的語調略為拔高了些許,「你要戴?」

古魯瓦爾多皺著眉,似乎不太能理解布列依斯為何要將這種東西戴在頭上。

反手曲起指節敲上古魯瓦爾多的腦袋,布列依斯沒好氣道:「只是想起了梅莉亞很喜歡這個才想編編看的——嗯,這樣就好了。」

滿意的點點頭,布列依斯手中的花環編織的很密實,花朵錯落在碧綠的枝葉之間,鮮嫩可愛。

伸直手臂將花環拿遠了些,布列依斯端詳了一會,就直接把花環放到了古魯瓦爾多頭上,「給你。」

「我才不要——」坐直了身體,古魯瓦爾多立刻把手伸向頭上的花環。

總算能正眼看到古魯瓦爾多的布列依斯思考了一會,說道:「很像王冠呢。」

「這種花草編成的東西哪能稱為王冠。」從頭上將花環拿下,黑王子對此表示不滿。

微微挑眉,布列依斯毫不客氣地反擊,「不少神祇的冠冕都是用植物與花朵構成的——你想聽我舉例嗎?」傾身向前,拿過古魯瓦爾多手中的花環,布列依斯再次將花環放到了黑王子頭上,端詳了好半晌,布列依斯點點頭,「很適合你。」

布列依斯倒是沒有說謊,古魯瓦爾多的樣貌天生精緻但又因為那過度蒼白的皮膚而顯得缺乏生氣,花環帶有的生命力倒是襯得那張精緻的臉孔更加高貴了些許——前提是別開口說話。

「……那你也要戴。」皺起眉,黑王子不怎麼甘心的試圖拖布列依斯一起下水。

「——嗯,好啊。」在幫梅莉亞做花環時不曉得戴過幾次的布列依斯答應的一點都沒有猶豫。

因為布列依斯答應的實在太過乾脆,總覺得自己有些吃虧的古魯瓦爾多皺著眉,按捺著將頭上東西扯下的慾望等著布列依斯再次編好花環——這沒花上多少時間,布列依斯很快地就完成了一個比古魯瓦爾多所戴著的要稍小一些的花環。

「給我。」黑王子伸出手去,而布列依斯也順從的把花環交到了他手上,拿著花環觀察了一番,黑王子才慢吞吞地站起身,一臉鄭重地走到布列依斯面前,將花環放到了布列依斯的頭上。

被古魯瓦爾多的鄭重其事弄得有些無措的布列依斯眨了眨眼,略略抬起頭望向了對方。

「——你才適合。」打從心底覺得布列依斯的樣貌和花環搭配度是百分之兩百的黑王子如此斷定。

「但我覺得你的氣質比我適合啊。」布列依斯如是說。

這樣的言語莫名觸到了古魯瓦爾多的某條神經,他立刻為此表達不滿,「不然找弗雷特里西來做裁判。」

「呃?」完全不理解事態是怎麼發展到現在這種需要找人當裁判地步的布列依斯一楞,就被古魯瓦爾多用力拉起拖走,「等、古魯瓦爾多,等一下……為什麼要找弗雷特里西教官……」

跑過了大半個營地,吸引了不少或明或暗目光的兩人——其中一個是完全沒把這些目光放在心上,其中一個是完全沒時間去注意——就這樣戴著花環和滿身草屑花瓣出現在弗雷特里西的眼前。

「——所以,誰比較適合?」非常隨意地帶過中間的過程,古魯瓦爾多仰著頭,一臉執拗的死盯著弗雷特里西。

唉唉,這兩個小鬼會不會太可愛了點?

打從心底覺得古魯瓦爾多這種偶有的孩子氣和犯傻般地較真行為相當可愛,弗雷特里西伸出手,揉了揉古魯瓦爾多和布列依斯的頭,「都很適合啊,一個是國王一個就是神仙教母啦。」

「——教官!!!」馬上自己跳進神仙教母稱呼的布列依斯頓時出聲抗議,但又說不出什麼太過地抗議言語,最後氣勢很快萎靡了下來,「請不要這樣開我玩笑……」

古魯瓦爾多倒是頗為愉快的勾揚起嘴角,「哼嗯——有著一雙巧手的神仙教母啊……」

布列依斯狠狠一眼瞪過去,對著古魯瓦爾多做出『等一下你就死定了。』的口型,就直接把頭轉到一邊眼不見為淨了。

饒有興致的看著兩人的互動,弗雷特里西再次拍了拍兩人的肩膀,「好啦好啦別鬧彆扭了,放飯時間要到了,快去食堂吧,晚了就沒晚餐了。」

彆扭著表情,還在介意神仙教母稱呼的布列依斯向弗雷特里西微微鞠躬,悶聲說道:「抱歉打擾教官了。」

古魯瓦爾多則是摘下了他和布列依斯頭上的花環扔給了弗雷特里西,「那沒事了,這個就送給你,嗯,給你和伯恩哈德。」然後也沒管弗雷特里西願不願意收下,就拖著布列依斯轉身就跑。

拿著兩個花環站在原地,弗雷特里西撓了撓頭,盯著編織的相當仔細的花環看了好一會,才露出有些懷念的微笑。




Fin.



tag : Unlight 光影組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No title

我被萌到了!!!!!!!!!

我完全被萌到了!!!!!!!!!!!!!!!!!

為了抗議布列而跑去找教官評論的呆王子好可愛啊!!!!!!!!!!!!!!!!!!!!!!(尖叫)

話說...神仙教母是什麼?OAO?

No title

>裔水

這暱稱好像有點眼熟......(錯誤搭訕方式)


有被萌到是我最開心的事了/////艸
寫連隊時期就是抱持著要讓人笑、要讓人萌的心情在寫的......|兩小無猜大好////艸
畢竟連隊時期就是要萌到炸掉後面才會很痛。(到底)


神仙教母、欸......一般定義來說應該接近童話故事裡說的仙女,像是幫灰姑娘變南瓜馬車的就是/
原來這稱呼很少見嗎?OAO

No title

那絕對不是你的錯覺,因為我之前在噗浪上亂搭訕過(X)
亂插話過(O)
痛有痛的美(X)
有病的布列和王子都好棒喔~~
整個都有病的王族也好棒,我超愛這設定的(艸)
不過偶而這樣純純(蠢蠢)的也很棒,王子好可愛!>///<

神仙教母...有在史X客裡頭聽到,大概知道是仙女之類的但是確切的定義不太了解XD
是我孤陋寡聞啦XD

Re: No title

> 裔水

喔喔好棒////艸
這代表我認人無能的毛病有治癒的傾向嗎?(X)

痛、很好啊w
其實我也滿喜歡虐的,只是多半寫不太出來。(騙人)

非常感謝喜歡我對我家布列和殿下的私設,一些妄想能被喜歡真的太好了/////艸
歡迎多來玩喔//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