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25(Mon)

謊言



前傳,在布列回到家鄉後、成為審查官前的故事。

標題是謊言。

看似和內文完全無關,但覺得這暗示應該很明顯了?偶爾猜猜看也是種樂趣嘛w(只有自己認為

那麼、閱讀愉快w






壁爐的的火燃燒著,燃燒著的木柴偶爾會發出劈啪聲,坐在桌邊的布列依斯提起筆,筆尖輕觸紙面卻又收回,嘆了口氣,他將筆往前一拋,將紙張揉成一團扔進了垃圾桶。

不知道可以寫些什麼呢……

從來不知道自己會如此的畏怯傳達自己的訊息,不管怎麼下筆就是覺得內容有哪裡不對勁。

「……我到底在搞什麼啊……」嘆了口氣,布列依斯將頭埋進臂彎間,有些懊惱的喃喃自語。

離開連隊、離開布隆海德城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布列依斯一直都沒接到古魯瓦爾多的訊息,雖然說以黑王子的情況來看,沒有消息就是對方仍在這世間活蹦亂跳,依舊以著那雙石榴紅色的眼睛靜靜凝視著世界。

——但布列依斯就是覺得有些彆扭,這種彆扭連帶影響了他寫信的情緒,關心的言詞多了像自作多情、關心的言詞少了似乎又有些小家子氣。

「真是幼稚……」再嘆口氣,又拉出幾張信紙,深吸口氣默數秒數,布列依斯試著穩定自己的情緒。

早就知道古魯瓦爾多是怎樣的個性了不是嗎?介意這種枝微末節的事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反而會獲得古魯瓦爾多困惑不解的表情、以及無聊的評價——從以前就是如此了,不需要介意這些。

一邊如此默唸,一邊深呼吸,幾次過後,布列依斯重新提起筆,寫起信來。

「哥哥,信還沒寫完嗎?」少女裹著披肩,從房間門口探出頭來,有些好奇的詢問。

布列依斯立刻回過頭,起身走向自家妹妹,彎下身摸摸頭,「抱歉……梅莉亞,我先給妳說睡前故事好嗎?」

搖搖頭,少女露出笑容,「我不是小孩子了啦——不用哥哥唸睡前故事給我聽也能睡著的,只是哥哥不要寫信寫得太晚喔。」

「……我知道,不會太晚睡的。」布列依斯彎了眉眼,露出了柔和的微笑。

「能再多說說哥哥寫信的那個人的事嗎?」少女拉了拉自家兄長的衣角,撒嬌道:「我想多聽聽哥哥在連隊時的事。」

對梅莉亞的要求基本不會拒絕的布列依斯牽著妹妹到自己身邊坐下,然後將信紙和筆收起,打算明天再將信寫完。

反正……今天大概也寫不出什麼……陪梅莉亞聊聊天也不錯。

這麼想著,布列依斯溫聲詢問:「想聽什麼?」

「哥哥之前跟我說過連隊的訓練吧……除了訓練之外,哥哥在連隊還做過些什麼事呢?」

雖然哥哥在連隊時也有寫信給她,但實際聽到的、和從紙張上看到的感覺總是不太一樣的,因此少女總是樂此不疲,就算自家兄長提起的事在信件上早有撰寫,甚至曾說過數次也是相同。

——她想知道更多哥哥的事。

「也沒什麼……大多時間都是在接受訓練,訓練之外就是要去探查渦,不過我們大多是在外圍,進入內部的工作還輪不到我們……在外圍就常常會碰上很多怪物了。」

「但哥哥都獲勝了吧?哥哥果然很厲害!!」少女堅定的如此認為,她一臉與有榮焉的模樣逗笑了自家兄長,換得了力道溫和的輕拍。

「也是要靠大家的團隊合作才能辦到的。」雖然很開心自家妹妹對自身實力的肯定,布列依斯依舊出聲解釋,「有時靠我一個人……還是做不到的。」

比起古魯瓦爾多……自己的確不如,不管是戰鬥意志還是其他的什麼,他做不到像古魯瓦爾多那樣的乾淨俐落。

「但哥哥一定是最厲害的。」少女一臉確信,布列依斯只得掛著無奈的溫和笑意輕拍少女的頭,少女眨眨眼,很快的轉移了話題,「哥哥是怎麼和那個人認識的呢?」

布列依斯微微垂下眼簾,梅莉亞的疑問讓布列依斯再次陷入回憶之中,回想到兩人初見的時刻,布列依斯輕聲嘆息,「那個人啊——第一次看到古魯瓦爾多的時候……」

布列依斯聲音輕緩的述說著,如今回想起連隊的日子,那一點一滴都是他最珍而重之的回憶,不管當下是愉快或討厭,現在回憶起來都是鮮明的不可思議。

「然後,古魯瓦爾多他——」回過頭,布列依斯就發現自家妹妹已經枕著自己的肩膀睡著了,輕笑著摸了摸梅莉亞的頭,小心翼翼輕手輕腳的將自家妹妹抱起。

替梅莉亞拉好被子,又摸了摸她的頭,布列依斯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想了想,還是重新撿起了信紙和筆。

『古魯瓦爾多,見字如面:

你最近過的如何?沒又給自己找麻煩了吧?

這段時間我過得還算不錯,梅莉亞的身體狀況最近也不太需要我擔心,如果梅莉亞能就這樣好起來就是最好的事了——對了,你應該記得的吧?梅莉亞是我妹妹的名字……她很好奇你的事,一天總是要問上好幾次才行,就算我已經說過好幾次了……她也依舊很愛聽,而且似乎很喜歡你……真不懂你哪裡討到她的喜歡了。

不說這個,每次和她說起這些,總是覺得又回到在連隊生活的時候……果然還是很懷念那時候的日子呢……不知道現在還在連隊的大家過的怎麼樣,最近總還是會聽到渦的消息,希望剿滅的過程一切順利。

好好保重自己,別老是又把自己弄得全身是傷了,現在我可沒辦法隨時幫你治療傷口……

再過一段時間我會再去布隆海德看你的——順便檢查你是不是真的有保重好自己,總之,到時你可要好好招待我。

P.S:有空的話,記得給我寫信,你要回信給我,我才會再寄信給你——不准回只有一兩句話的信,我也想知道你的近況。』


……大概……這樣就可以了吧。

拿著信紙看了半晌,布列依斯雖然覺得內容有些短,但也覺得這樣的內容對於一個至今仍沒聯絡的人來說,似乎也是足夠有誠意的份量了。

拿了封蠟將信封封好,放在桌上,布列依斯吹熄了燈,躺到了床上,決定明天就去按照古魯瓦爾多之前所說的方式將信件寄出。



古魯瓦爾多異常小心的用拆信刀切下封蠟,然後展開了信紙。

布列依斯的字跡依舊如往的端正整潔,看著信件內容,古魯瓦爾多很輕易的就聯想到了布列依斯寫信當時的表情——想必是一臉嚴肅、偶爾還會皺起眉、提到妹妹時又會微笑起來……在要求自己回信時一定又是一臉彆扭……

那樣的畫面變化實在太過清晰,古魯瓦爾多不禁為此有了一時間的閃神。

原來去連隊他並沒有會與人深交的打算的,但和布列依斯就是在諸多意外之下漸漸的熟悉了起來……結果就是現在這樣了。

不管黑王子想不想,他熟悉布列依斯在任何情況下的所有表情,而且很輕鬆的就能在腦海中勾勒出畫面來。

手指無意識的在信紙上來回勾畫著,古魯瓦爾多抿了抿唇,抽出了幾張公文紙攤開,然後瞪著紙發起呆來。

——他實在是、不太擅長寫信這回事,何況還要把內容寫得能讓布列依斯滿意……

麻煩死了。

古魯瓦爾多不由得撇嘴,雖然在心底抱怨著,但黑王子依舊認真的思考該如何撰寫這封信,布列依斯的來信正在他的眼前攤開,古魯瓦爾多調整了下架子的角度,讓自己能更輕鬆的瀏覽信件內容。

筆尖微頓,斂了斂眼簾,黑王子在公文紙上劃出了流暢的字跡。

『見字如面:

最近的話、還算好吧,如果不算那些煩人的老不死老是找我麻煩的話……不過也還應付得來,反正他們也就那麼點智商,想要什麼、想做什麼要猜到實在是太簡單了——何況還有老頭子幫我。

所以我沒給自己找麻煩,那明明是那些人主動找我麻煩,不要弄錯主次,我很無辜。

你妹妹喜歡我是因為我哪裡都討人喜歡,像你不就挺喜歡的嗎?

不過你不在真的有點無聊,受傷也得過一段時間才能好了……光這點就麻煩的要死,如果你未來沒其他計畫就來我這裡吧,我會提供很好的福利的——基本也沒人會跟你競爭就是了,雖然那些老不死麻煩了點……你妹妹也帶來吧,反正連你都養了,順帶連你妹妹一起養也沒什麼。

對了,之後寄信給我記得一件事,不要寫出任何名字,這次我隨信把阿路西爾送給你,你要回信時就用牠吧,記得好好照顧,阿路西爾吃生肉、而且你不能關著牠,我會給你腳鏈,你用這個鎖著牠就好。

P.S:這樣的回信可以了吧?』

將停棲在一邊棲柱上的獵鷹的腳環解開,把信捲好後捆綁上獵鷹的腳,然後叫來了洛斐恩,讓他連信帶鷹一起委託送出。

當洛斐恩提著裝了獵鷹的籠子退下之後,古魯瓦爾多起身,把自己窩進了一旁的躺椅上。

莫名的情緒反應讓黑王子有些煩躁,他抓過一旁的軟枕,用軟枕蓋住了自己的腦袋。



布列依斯小心的將獵鷹扣在棲架上,看著那隻獵鷹傲慢的神色,總覺得有些似曾相識。

——不就是他初次見到古魯瓦爾多時,對方的樣子嗎?微微昂起下巴、石榴紅色的眼底全是漠然與蔑視,就算被批評也不為所動。

果然是物似主人型。

手指小心的撫過獵鷹的頭頂,布列依斯如是想著,接著囑咐一臉興奮的自家妹妹要小心別靠太近以免受傷之後就拿著信回了房間。

展開信,沒看多少內容就輕笑出聲。

從信件內容布列依斯就能想像古魯瓦爾多在寫信時的表情——幾分漫不經心、提到那些老不死的大臣時總會流露幾絲輕蔑不屑、提到那位學識足夠讓人敬重的老者時會有幾分的不愉與信賴……

還真的是、有幾分想念的。

布列依斯掛著笑容將信小心疊好收進抽屜裡,然後開始忖度自己該怎麼回信、並且將前往隆茲布魯的事項提到最前。

『見字如面:

你還是老樣子,但你看來過的還算不錯,這樣我就安心了。

要進入冬天了,自己注意一些吧,記得你以前在冬天總是會手腳發冷起不來床,要穿多一點衣服保暖、多喝點熱的、別挑食……你感冒總是好得很慢,小心別讓自己生病了——能受的起你生病鬧脾氣的人可不多見。

說到麻煩,我覺得你也該反省自己才對,一個巴掌拍不響,你那種態度和個性不讓人找你麻煩才奇怪吶……有以前的眾多事例可以證明,不用否認。

至於我的話,最近……也就那樣吧,不好也不壞,生活大多數都是這樣,沒有你期待的刺激變動,我妹妹也是,啊、她很喜歡你送的那隻獵鷹,每天都會用你給的手套帶著牠出去散步——這讓她有活力了不少,如果能一直這樣健康下去那就太好了。

對了,那隻獵鷹還挺像你的,那種眼高於頂的樣子……真的很像,你養了牠很久吧?有聽過物似主人型這句話嗎?

至於行程……冬天不好出遠門,天氣太差了,以我妹妹的身體狀況會受不了,等到春天天氣轉好的時候我就過去,到時再跟你討論我的待遇問題。

P.S:寫信時不能用名字指代就某方面來說實在是有些困難度……』


寫完信,布列依斯解開了阿路西爾的腳環將信綁了上去,然後帶著阿路西爾爬到屋頂上,把獵鷹放飛。

看著阿路西爾飛遠,依舊待在屋頂上的布列依斯猛然打了個噴嚏才回過神來,搖搖頭將多餘的情緒甩掉,布列依斯回到屋內。

不管布列依斯是如何期望的,未來總是不盡如人意,梅莉亞的身體狀況在入冬後急遽變差,一天醒著的時間越來越短,而在梅莉亞昏迷不醒的第二天,當導都的監察人員敲響布列依斯家大門的時刻,春季的約定就成了一紙美好的想望。

布列依斯披上了鮮紅如血的長披風,重新執起了白銀之劍,這次他的劍尖所指的是過往的同伴。

古魯瓦爾多讓阿路西爾送了幾次信,內容一次比一次簡短,每當布列依斯結束任務看到這些信件時,每每都覺得心口發疼。

『你瞞了我什麼?』

這是古魯瓦爾多讓阿路西爾送來的最後一封信,當布列依斯逃避般的將此事拋諸腦後之後,黑王子再也沒寄過信。

輕撫著阿路西爾的頭,布列依斯顫抖著雙手將紙條綑上獵鷹的腿。

『……我妹妹病倒了,只有導都能有治療的方法。

之後……不用再回信給我了。』


這也是布列依斯寄給古魯瓦爾多的最後一封信。




Fin.


題目 : Unlight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tag : Unlight 光影組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No title

布列說殿下不回信就不寄信但是太想人家了所以還是會繼續寄信?(亂猜

No title

>與院
會回到連隊時期的單方面碎碎念模式(分隔兩地版)吧。
不過,畢竟是布列寄的信,對殿下來說大概就和洛斐恩的交代是同等級的,覺得很麻煩但還是會順從......的程度。XDDD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