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12(Tue)

喧囂之外



對,又是前傳。(被打)

那麼、希望閱讀開心wwwwwww





布列依斯走在喧鬧的人群之中,小心地避開了熙來攘往推來擠去的人流努力前進著,今天是收穫節——歡慶一年的勞作所獲得的成果,就算是生活再過不去的人家,在今日也必定會有所準備的節日。

這是自從正式加入連隊後,他們非常非常難得才能碰上的,與節慶同期的一次假期。

街市廣場的中央有著點燃的巨大火堆,街道四處也都點著較小的篝火以供照明,鈴鼓的拍擊聲響起,金屬片在少女腰肢扭動時飛旋而起,相互撞擊產生的清脆聲響錯落在鈴鼓的聲響之間,饒有節奏。

原本單純的鈴鼓聲中逐漸加入了直笛、曼陀林、口琴,甚至連鐵桶都拿來充當大鼓拍擊,不管當下的樂曲是否適合、不管這些樂器的聲音是否和諧,越來越多的人們拿起了他們擅長的樂器加入歌舞,沒有樂器或不懂這些的人們或舞動著肢體、或拍擊著手掌,或大聲歌唱。

笑著接下一旁已經喝到紅了臉的男人扔來的蘋果,布列依斯再次找準了人潮之間的縫隙鑽了進去,並抱緊手中裝著在這一路上被鬧瘋的人們塞入懷裡的水果、麵包、和點心糖果的紙袋。

「繼續唱啊——」

「再喝再喝!!」

「男人只吃這一點怎麼行,多吃點多吃點!」

「跳的漂亮!!小美人再跳一首!!」

「你跳這什麼東西能看嗎?快滾下去!不要湊熱鬧了!」

人群亢奮的精神像是能點燃空氣一樣,蒸騰的氣氛使布列依斯的臉也略略紅了起來,或許也是有拒絕不了而半強迫被灌下好幾大杯麥酒影響的關係,但不可否認,在這樣的氣氛下,情緒想不跟著興奮起來也是相當難的一件事。

好不容易走過了拐角,離開了人群最為密集的街市廣場,洶湧的人流頓時削減了不少,布列依斯吐了口氣,摸了摸溫度仍有些過高的臉頰,深深吸了口降溫不少的空氣便重新邁開步伐,很快地,他就看到了雖處於喧鬧的人群之中,卻依舊隔絕於外的古魯瓦爾多——黑王子依靠在石牆上,維持著抱臂環胸的姿勢,擺著一張淡漠的表情凝視著人群。

明明是如此熱鬧的場景,但古魯瓦爾多的周圍卻是清冷的寂靜,外界的喧囂似乎與他全無關係,他以著全然旁觀的眼光凝視著世界,無法融入其中,永遠被排擠於世界之外——就和掛在天空的月亮一樣。

漫無目的的稍微發散了下思維的布列依斯皺著眉走向古魯瓦爾多,然後將蘋果直接塞進黑王子懷裡強迫對方收下,接著就在古魯瓦爾多依靠著的牆面旁所擺放的木箱上坐了下來,「在看什麼?」

用衣襬擦了擦蘋果的表面,然後雙手捧起咬下,古魯瓦爾多繼續有些出神的望著喧鬧的人群,「他們為什麼能這麼開心?」

「嗯?」布列依斯側過頭去,黑王子的臉龐在火焰的光影照耀下顯得有血色許多,那張除了戰鬥以外沒什麼多於表情的面容如今浮現了些許好奇,布列依斯眨了眨眼,頗為不解的提問:「你沒參加過類似的……節慶嗎?我記得你有提過隆茲布魯的一些慶典節日,身為王族應該會參加吧?」

「唔……雖然說慶祝的城堡舞會是參加過不少次,不過這種類型的倒是只在書本上見過……雖然也有想讓洛斐恩帶我離開城堡去看看,但他從來都沒答應過我。」像是洩憤一樣的用力咬下一口蘋果,古魯瓦爾多仔細的凝視著人群中每個人的表情,然後將目光轉向布列依斯,再次重複了自己的疑問,「他們為什麼會這麼開心?」

「你這麼問我也……」布列依斯有些困擾的皺起眉,「不過……有時只是一種氣氛,大家聚在一起、喝酒吃肉……唱歌跳舞……就只是追求大家聚在一起的熱鬧而已。」

古魯瓦爾多歪了歪頭,「……不懂。」

對看慣了貴族、大臣所謂合乎禮儀的模板微笑的黑王子而言,平民們喜形於外的情緒表現是他完全無法理解的範疇——雖然他並不討厭。

「也沒奢望你懂啊,養尊處優的王子殿下。」單手撐臉,被酒意影響,布列依斯大嘆口氣,表情是以往所未見的生動,「……就算在連隊也是挑剔的要死的傢伙。」

「我沒有挑剔。」皺皺眉,古魯瓦爾多相當認真的反駁。

布列依斯歪著身體戳了戳古魯瓦爾多的腰,「每次吃東西都像是遭罪一樣的表情……有些人可是連挑剔的資格都沒有呢,能有東西吃就該感謝了。」

「……你喝醉了。」盯著布列依斯的臉色和有些異常的舉止觀察了半天,黑王子做出了結論。

「我才沒醉。」瞪了古魯瓦爾多一眼,布列依斯撇過頭去。

眨眨眼睛,古魯瓦爾多決定保持沉默不予以反駁,於是又轉過頭盯著人群看了好一會,直到發現布列依斯似乎是真的有些撐不下去才挪了過去,將布列依斯的手拉著繞過自己肩膀,手再繞過腰將人扶起,「回去了,抓緊。」

反正更丟臉的公主抱也抱過了……只是用扶的就算了……就算了。

像是自我催眠一樣的在腦海中進行了數個迴圈的自我說服,抱緊懷裡的紙袋,的確覺得頭暈目眩行動困難的布列依斯很乾脆的放棄了掙扎的行動,然後道歉:「……抱歉。」

「不用道歉,反正你很輕,扛著也沒費多少力……喂,你幹嘛打我。」雖然布列依斯並沒有施加多少力道,但被人用關節敲擊,不管是多小力還是覺得有些疼痛的古魯瓦爾多不太高興的皺起眉。

「閉嘴。」布列依斯一眼瞪了過去。

「我可是好心扛你回去的,你這是什麼大逆不道的態度……」古魯瓦爾多輕哼,就算清楚出身於非王權國家的布列依斯本來就不太有所謂的尊卑觀念,黑王子臉上依舊是顯而易見的滿滿不悅。

古魯瓦爾多氣鼓鼓的樣子讓布列依斯很快的又起了點愧疚心,他勉力抬起靠在黑王子肩膀上的手,輕輕地拍了拍對方的臉頰,「……我不太舒服所以……對不起?」

「我沒生氣。」繼續扛著布列依斯躲避著人潮衝擊,古魯瓦爾多很輕易的就被安撫了下來。

「嗯。」略為放鬆的嘆息,布列依斯用頭輕輕蹭了下古魯瓦爾多的肩膀,「真的沒生氣?」

「你要是再囉嗦我就把你丟在這了。」明顯不想糾纏於這個話題的古魯瓦爾多出聲警告。

「——是、是,我閉嘴就是了。」

略微側頭盯了布列依斯一會,古魯瓦爾多撇撇嘴,還是決定暫且放過布列依斯敷衍的冒犯。

反正當這傢伙完全清醒一定會來向自己道歉的。

相處了幾年,也已經算是了解布列依斯個性的古魯瓦爾多如是想。

回到營地,布列依斯一身的酒氣並沒有招來嚴厲的苛責——負責監察的教官們有半數以上也因為節日的關係而醉的神智不清,少數清醒的也因為旁邊就有著現成的帶頭違規案例而只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將布列依斯放到床上,古魯瓦爾多歪著頭思考起接下來該怎麼辦,基本上沒多少照顧人經驗的黑王子手維持著放在對方衣領上的姿勢良久,最後還是留有五分意識的布列依斯自己強撐著搖搖欲墜的身體把自己打理乾淨、換上衣服再躺回床上。

坐在另一張床上,古魯瓦爾多盯著布列依斯的所有動作,直到對方躺下,並開始發出細微的鼾聲後,才躡手躡腳的爬上對方的床,居高臨下的看著對方似乎顯得不太舒服的睡臉。

——然後動手戳了戳。

平時這樣的騷擾很快會被對方強行制止,但大概是酒精的影響,布列依斯睡得相當沉,不管黑王子的動作由戳加劇為捏、扯、拉,布列依斯頂多是翻身躲避開來,卻沒有醒轉的跡象。

這樣的情況很快就讓黑王子失了興致,他撇撇嘴,直接掀起棉被鑽了進去,然後在布列依斯身旁找了個好位置躺下,「居然沒跟我說晚安……」撇撇嘴,黑王子嘟噥出了方才使勁妨礙對方睡眠的最主要原因。



Fin.


題目 : Unlight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tag : Unlight 光影組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No title

後面的對話好有畫面wwwww布列平常果然是那種會 呃 控制面部表情(這樣講好奇怪)的人嗎w

No title

>與院
有畫面就太好了wwwwwww
個人設定上呢......布列其實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那種人,不太會示弱、很在意形象、拘謹......雖然後來和殿下處在一起久了有稍微改善點,但大體來說還是不太捨的下臉面的。(艸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