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7-21(Thu)

噓,他在安睡(砂鍋丸子) 0


布列依斯X古魯瓦爾多。




0

陽光從被風掀起的窗簾縫隙灑落室內,映照出一片斑駁的光影,半躺在床上的布列依斯放下手中厚重的書籍,目光落在了無限遙遠的一點,一向對自身要求嚴謹自律到近乎苛刻的審判官難得的放空了自己的思緒,讓它們自由發散。

被光暈迷了眼,恍恍惚惚的回憶起過去,說是過去,其實也不過是五年前的事。

腐朽而古老,即將傾頹的王國,國王為了鞏固自己的政權不斷削弱貴族的權利,甚至連已經廢除的活人祭都重新舉行,似乎也為了要宣告王國即將被推翻,天災不斷,不知從何時開始有了個傳言:被囚禁在黑塔上的王子是妖魔的化身,是死神的代言人,他會替世間帶來災禍與毀滅。

在國王的壓迫下,貴族終於聯合起來對抗王權,國王最終被送上了斷頭台,王族也被瘋狂的暴民殺的近乎死絕,當時局開始穩定下來,貴族們想起了殘存的王之血脈,被囚禁在黑塔之上,遠離了一切的王子。

那時他才剛獲得教院騎士的資格,甚至還保留著少年的一些莽撞熱血頭昏的特質,他跟隨著自己效忠的領主來到了黑塔,那是他第一次見到那個人──古魯瓦爾多,被死神附身的黑王子。

「日安。」正自己下著國際象棋的王子漫不經心的掃了他們一眼,平淡的招呼過後,就又回到了自己的世界之中。

那是一雙漠視一切,將一切視為死物的眼睛。

領主請求王子登上王位,那時他總算從那張總帶著一絲嘲諷笑意的臉上看出了情緒變換。

怒火、憎惡、快意、嘲諷。

「我拒絕。」

而後王子站起身,噙著一抹意味詭譎的笑走近了領主,他反射性的向前一步檔在了領主身前,就看到古魯瓦爾多似乎有些訝異的略略睜大了雙眼並且挑眉,含著三分諷刺意味的笑容又回到了他的臉上,像剛剛一閃而過的殺意不是來自於他一樣。

「哼嗯……還真是相當的忠誠呢。」古魯瓦爾多回過身擺了擺手,「趁我現在心情不錯,帶著你的主人快滾吧。」

他護著驚魂未定的領主離開了黑塔,之後,他接下了領主要他前往黑塔遊說王子的任務。

「又是你啊。」古魯瓦爾多撐著下巴眺望遠方,連一個眼神都沒有施捨給站在門旁的布列依斯。

「我是來請殿下改變主意的。」布列依斯說道。

這一個多月來他天天拜訪,傳言中一去無回的黑塔現在成了他相當熟悉而且可以自由來去的地方,雖然不知道為何總表現出其他人與我無關態度的王子會容忍他這麼長一段時間,但有此機會他便不會放過。

「都一個多月了還不放棄說服我,這麼固執是為了什麼?那些人賦予我的稱號有什麼?讓我想想……妖魔的化身、死神的代言人,怎麼看都不像是能使王國富饒的君王吧。」

「殿下有著王族的血脈。」

「虛妄愚蠢不切實際的理由,連自己都無法信服的藉口,就別妄想拿來遊說他人信服了。」總算將視線放到布烈依斯身上的古魯瓦爾多嘴角的微笑諷刺意味更濃,「你的臉上寫滿了:我不相信這個人能成為合格的國王。」

他無言以對。

端詳了他的表情半晌,似乎被取悅的古魯瓦爾多笑出聲,「呵呵……你……叫什麼名字?」

雖然第一天來此時就做過介紹,但也知道王子根本沒有放在心上的布列依斯只是抿抿唇,再次報上了自己的名字:「布列依斯。」

「布列依斯……布列依斯……嗯──這樣吧,如果我成為國王,你能成為我的臣子輔佐我的話,我就答應成為國王。」玩笑似的語氣,但古魯瓦爾多的表情卻很認真。

他愕然的睜大眼,沉默半晌,迎向了王子的視線,「……請殿……陛下記得此刻的承諾。」

「哼……我可沒有那些虛偽的貴族的壞習慣。」笑的異常燦爛的王子的刻意拉長的語調有些意味深長。

當時的他沒有能體會話語中的異樣。

在他稟報過領主消息的當晚,在他熟悉的方向,天空被火焰染紅,他慌忙從床上跳起,卻在窗外瞥見了士兵的身影,當時他才略有所覺。

振翅聲吸引了他的注意,一隻漆黑的鳥兒從他未完全關上的窗戶飛進,腳上繫著一條項鍊,很久之前的記憶被猛然打開。

『你是誰?』

『不要哭了嘛,我會幫你把項鍊找回來的。』

『我會保護你的,這樣你就不會被欺負了吧?』

太久太久之前的記憶,所佔有的時間也太短暫,遺忘是理所當然。

像是被驚醒一般,布列依斯從回憶中掙脫出來,又咳了幾聲,抹去從嘴角溢出的血跡,輕笑。

古魯瓦爾多是他的罪,而他自己的時間也即將走到盡頭,國王不會讓他這個知道太多事的人活太長,只有死人才能謹守秘密。

布列依斯嘴角緩緩勾起,握緊了手中的項鍊,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古魯瓦爾多,你總是讓我覺得哀傷啊……

當布列依斯再次醒來,他發現自己已經到了亡者的國度、黑暗的世界。

醒來前聽見的聲音這麼對他說道:『你仍有執念。』莫名的存在手中的項鍊提醒著他他的執念所在。

說是亡者的國度,但其實除了陽光昏暗了點外,其餘基本和人間相同,要不是自己的心跳慢的不可思議、體溫也較之前低、不需要吃喝睡眠,他一定還以為這只是自己的妄念所產生的世界。

不,比起人間,這裡或許還是稍微危險了那麼一些。

揮劍將襲來的魔物斬殺後,擦著劍的布列依斯在輕微的恍惚中這麼想著。

來到這個世界之後,布列依斯總是有些煩躁,總是不由自主的想著:那個人,是否也在這個世界甦醒?


0.5

他是父王最小的孩子,一個因意外而誕生的王子,他的母親地位不高,生下他就因為身體調養不當而去世──這自然只是表面上的原因,若有誰相信,那就是徹頭徹尾的傻子了。

他的兄長已經成長的足以擔起王國的責任,他這麼一個沒有背景沒有勢力的年幼王子,被漠視已經是足夠好的待遇。

只不過,他沒想到父王會拿他來作為祭品。

在祭台上看著逼近自己的刀刃,他腦中只剩下不想死的念頭,等到他恢復神智,祭台上還活著的就只剩下他了。

之後嗎?他就被囚禁在黑塔裡,整整十年。

這樣的話,布列依斯應該是第一個對他好的人吧?只可惜記得的只有自己。

斜靠在牆上逐漸滑坐在地的古魯瓦爾多看著蔓延開來的火焰,嗆咳了幾聲,咳出了大口的鮮血,嘴角卻勾起滿意的微笑。

手邊的鳥兒磨蹭著自己的手背,輕笑幾聲,換來劇烈的嗆咳和更多嘔出的鮮血,將手邊的項鍊纏上鳥兒的腳,戳了戳鳥兒的翅膀,低聲道:「去吧。」

滿地的鮮血與火焰,刺目的鮮紅,是古魯瓦爾多對世界最後的印象。

其實他並沒有想過自己會再次醒來,盤腿坐在地上,支著手撐著下巴的古魯瓦爾多如是想。

四處張望,是自己所應該不熟悉的世界,說應該不熟悉,是因為自己腦袋裡像是有人塞了一整套百科全書一樣,看到一種生物就知道名字,自然也清楚的知道自己現在是在哪裡。

亡者的國度、黑暗的世界。

倒是挺符合自己黑王子的稱呼不是嗎?

因為被囚禁黑塔好幾年少與人交流,還是殘存不少孩子氣的古魯瓦爾多已經興致勃勃的準備好好探索這個新的世界,暫時將布列依斯拋到了腦後。

古魯瓦爾多再清楚也不過,若他會醒來是因為執念,那麼他已經給布列依斯製造了足夠的執念。

他總會來到這個世界的,他不急,成為亡者的他有足夠多的時間等待。

所以,比起人間,這裡更加的美好不是嗎?布列依斯。

悠閒的邁開步伐的黑王子如是想。

tag : 姬王子 布列依斯X古魯瓦爾多 砂鍋丸子 Unlight 王子受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Anti.江戶川

Author:Anti.江戶川
文章集散地。
就讓靈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吧。

UL主推CP:姬王子姬
刀劍主推CP:雙狐、髭膝(源氏兄弟)
偶爾可能出現其他配對。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艾利斯的夢世界
搭訕用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ASK